産業集群賦能中國智造

    告別單打獨鬥,協同創新共贏。

    可折疊甚至拉伸的手機屏幕、國內最輕薄的柔性OLED車燈屏體……位于首都正南50公裏的河北固安産業新城,不斷刷新著新型顯示産業上下遊的諸多“第一”。一個富有活力的新型顯示産業集群正在這裏迅速崛起。

    新型顯示産業是我國先進制造和新一代電子信息領域的基礎核心之一,在國家戰略性新興産業中具有重要地位。固安在新型顯示産業上的突破,得益于産業鏈上下遊企業協同發展,以全産業鏈共建産業生態。

    告別單打獨鬥,協同創新共贏,正成為以智能制造為代表的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的新方向。

    在今年兩院院士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優先培育和大力發展一批戰略性新興産業集群,推進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推動制造業産業模式和企業形態根本性轉變,促進我國産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圍繞這一目標,長于産業新城運營的華夏幸福,將“産業優先”的發展策略和“産城融合”的發展理念有機融合,堅持龍頭帶動,全産業鏈布局,共建産業生態,打造一批戰略性新興産業集群,賦能中國制造轉型升級,推動産業結構轉優化,促進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

    “每一個産業集群都是中國智造的‘夢之隊’。”華夏幸福執行總裁趙威表示,華夏幸福聚焦電子信息、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航空航天等十大産業,為産業新城所在區域打造上百個産業集群,成為“中國智造”的一張張名片。

    千億級全産業鏈

    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産業,代表了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方向,是培育發展新動能、獲取未來競爭新優勢的關鍵領域。其中,新型顯示、集成電路、高端軟件等核心基礎産業,是我國亟待攻克的重點産業。

    在新一輪的全球顯示産業發展浪潮中,AMOLED(有源矩陣有機發光二極體)顯示技術作為液晶顯示替代性的技術脫穎而出。前不久,由北京維信諾科技有限公司主導建設的我國首條第六代全柔AMOLED面板生産線在河北固安啟動運行。

    維信諾公司副總裁、創新研究院院長黃秀頎表示,這條生産線的啟動運行,將有效增加國內AMOLED面板供應,滿足國內終端廠商對高端顯示面板的需求,改變國內智能、可穿戴終端廠商在顯示技術領域受制于人的尷尬局面。

    相關技術專家介紹,在柔性AMOLED顯示屏項目上,韓國三星幾乎壟斷了國內手機市場,一片全面屏的售價高達60美元。隨著維信諾AMOLED面板的投産,大批國內手機廠家有望擺脫過于依賴三星的局面。

    在固安産業新城,以維信諾(固安)第六代全柔AMOLED生産線項目為核心,目前已匯集京東方、鼎材、翌光等10多家高科技企業,集群效應日益顯現。一個全産業鏈、全要素、全生態的千億級新型顯示和智能終端産業高地初具雛形。

    區域發展新引擎

    在百公裏之外的河北香河,上演著另一個類似故事。

    此前一直以家具著稱的香河,其産業特色正在被機器人所取代。作為“制造業皇冠上的明珠”,機器人是衡量一個國家科技創新和高端制造業水平的重要標志。在這裏,一個以機器人為主的高端裝備産業集群正在加速推進。包括安川都林、美國ATI工業自動化、德國尼瑪克、匯天威、伊貝格等上下遊龍頭在內的130余家企業匯聚于此,入駐企業涵蓋機器人産業中的控制係統、伺服電機、減速器、係統集成及示范應用等多個領域,形成了京津冀産業鏈最全的智能機器人産業集群。

    紛紛變身産業高地,不僅讓固安、香河徹底擺脫了昔日工業洼地的形象,也為所在區域的經濟發展注入了強大引擎。

    廊坊市政府相關負責人介紹,以大數據、智能制造、移動互聯網、雲計算為代表的戰略性新興産業已成為推動廊坊經濟轉型發展的新引擎。統計顯示,2017年,全市規模以上工業中高新技術産業實現增加值215.3億元,同比增長9.9%,高于規上工業增速7.3個百分點,佔規模以上工業的比重達26.21%。

    共建産業生態

    “十幾年來,固安變化非常大,形成了一個産業集聚地,雲谷、京東方等項目已經逐步啟動,特別是華夏幸福幫助雲谷科技實現了科技成果落地轉化,是一個很好的産業范例,效果非常顯著。”在全球科技成果轉化大會暨第五屆中國OLED産業發展論壇上,中國光學光電子行業協會液晶分會秘書長梁新清介紹説。

    固安在新型顯示産業上的發展壯大,得益于固安産業新城的打造。過去16年,華夏幸福匯聚全球智慧,助力龍頭企業,打通産業鏈上下遊鏈條,先後將京東方、鼎材科技、翌光科技等新型顯示産業的上下遊企業聚集在固安産業新城,一步步構築起了固安新型顯示産業的大廈。

    新型顯示是國家搶佔産業鏈制高點的重要技術,也是河北省“大智移雲”産業的重點發展領域之一。華夏幸福將新型顯示産業定為固安産業新城的三大主導産業之一。與一般的産業運營商不同,華夏幸福深知單一産業的發展空間相對有限,産業集群的有效聚攏才是撬動地區整體發展升級的杠桿。

    “從一開始,我們就明確了龍頭帶動、全産業鏈布局的發展路徑,借助自身專業的優質産業資源導入能力,匯聚行業資源,打造産業集群,共建産業生態。”華夏幸福相關負責人説。

    集群化發展規律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原所長呂政十年前就預測,未來20年,中國制造業維持國際競爭力的重要支點將是“産業集群”。包括呂政在內的多位專家表示,集群化發展是工業化演進的基本規律,是制造業向中高端邁進的必由之路,也是提升區域經濟競爭力的內在要求。只有把全産業鏈做優做精並有機組合起來,才能發揮整體優勢,形成整體效應,助力中國制造從高原邁向高峰。

    《“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規劃》也提出,集約集聚是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的基本模式。

    “像新型顯示這樣的戰略性新興産業,是中國制造的痛點,也是培育發展新動能的關鍵所在。”多位專家表示,實現戰略性新興産業的發展,需要打造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載體和創新平臺,提高企業重大科技成果集成、轉化能力,其中最關鍵的是要聚合行業資源,發揮中國制造全産業鏈的優勢,形成協同創新的産業生態。

    在趙威看來,以“産業優先”為核心策略的華夏幸福,正是通過全産業鏈共建産業生態,不僅成為科技成果轉化的有效載體,也為中國制造的聚合發展闖出了新路。(文/《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陳浩傑)

責任編輯: 韓騰千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567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