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資産超GDP 退出寬松路在何方

日本央行最新數據顯示,今年8月,日本央行總資産額達到548.9408萬億日元,超過2017財年(201741日至2018331日)名義國內生産總值(名義GDP)的548.6648萬億日元。這是戰後首次出現日本央行總資産超過名義GDP的局面。日本央行的總資産不斷擴大是柄雙刃劍,雖然短期內資産規模擴大壓低了長期利率;但長期來看,這也將大幅推高退出寬松貨幣政策的成本,日本央行面臨兩難選擇。 

在執行超寬松貨幣政策之前,也就是在2012年末,日本央行總資産只有165萬億日元,僅僅5年時間過去,總資産膨脹了約3.3倍。日本央行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810日,日本央行總資産中國債有466.973萬億日元,股票交易基金(ETF)有21.741萬億日元。

在日本央行7月末的貨幣政策會議上,日本央行決定維持當前超寬松貨幣政策,每年購買ETF的數量依然維持在每年約6萬億日元的規模。未來日本央行的資産還將繼續增加。

雖然短期來看資産擴大壓低了長期利率,但從長期來看規模龐大的總資産對日本央行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負擔。日本央行如果退出貨幣寬松,國債利率特別是10年期國債利率將大幅上升,這將推高日本央行的購債成本,最終導致日本央行的財務狀況惡化。此前,市場放出風聲日本央行將在7月底的議息會議上調整貨幣政策,導致10年期國債利率屢創新高,日本央行不得不一個月三次執行固定利率購債操作以壓低利率。

市場人士擔心,日本央行的資産規模越大,將來退出寬松的代價就越大,成本就越高,退出寬松就越難。

7月份的貨幣政策會議上,日本央行對當前貨幣政策進行微調,在聲明中增加了政策利率前瞻性指引。聲明指出,長期利率可能依經濟和物價走勢而波動,日本央行將靈活實施其購債計劃。但市場人士認為,日本央行此次微調貨幣政策,將提高其政策靈活度。但短期來看,日本央行的資産規模還將繼續膨脹,大刀闊斧修改貨幣政策,甚至退出寬松可能性不大。

日本央行在聲明中指出,未來對10年期國債的購買將根據經濟和物價的走勢來判斷,這表明日本央行對長期利率變動的容忍度在提高。日本央行同時指出,未來對國債的購買將更加靈活、有彈性的執行。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再次強調,日本央行做出這樣的政策調整並不是為了提高地方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盈利水平,而是為了提高政策的針對性。他同時表示,日本央行將延續低利率水平,此次政策調整不能被視作日本央行將退出寬松的標志,這不代表央行貨幣政策轉向。日本央行當前的政策目標仍然是盡早實現2%的通脹率。他詳細解釋道,長期利率上下波動0.2%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2013年日本央行開始執行超寬松貨幣政策以來,地方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盈利惡化等副作用不斷凸顯。為降低銀行特別是地方銀行的運營成本,815日日本金融廳甚至修改了銀行法規,允許銀行、信用合作社等金融機構在工作日停業休假。受日本央行執行的超寬松貨幣政策影響,日本地方銀行、信用合作社的金融機構盈利狀況不斷惡化,維持各地的營業網點成本非常高。銀行法規修改後,地方銀行等金融機構可以根據實際情況減少工作天數,甚至可以每周只營業幾天,這將大幅降低運營成本。根據以前的法規,銀行等金融機構工作日必須營業。

但從目前情況來看,日本央行短期內對當前貨幣政策進行大刀闊斧改革的可能性不大,退出寬松還言之尚早。從政治議程來看,今年9月將舉行自民黨總裁選舉,當選的自民黨總裁將成為新任日本首相。目前日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連任的呼聲較高,市場人士歡迎安倍連任,以保持經濟政策的連續性。日本央行的超寬松貨幣政策是“安倍經濟學”的核心政策,在總裁選舉前後縮減寬松規模,大刀闊斧修改貨幣政策的可能性不大。 

此外,明年4月份日本將舉行統一地方選舉,7月份舉行參議院選舉,10月份將提高消費稅率。SMBC日興證券的末澤豪謙認為,在這些重要政治日程前後,修改貨幣政策的可能性也不大。大和總研的熊谷亮丸則表示,日本央行真正加息可能要等到2020年奧運會之後。BNP證券的河野龍太郎也認為,日本央行短期內不會採取加息等操作對當前超寬松貨幣政策進行大的改革。 

但越推後調整貨幣政策,地方銀行盈利惡化等副作用積累的越多。如果果斷調整,則短時間內日元匯率會大幅走高,1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也將失控,這又不利于實現早日走出通縮的政策初衷。對日本央行來説找一個合適的時間節點調整貨幣政策依然面臨兩難。

本刊記者  馬曹冉/文

 

責任編輯: 祝菁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514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