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場館,你們還好嗎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高曉東 特約撰稿人張惠芳 楊喬喬 任婉晴/北京報道遊客在“水立方”嬉水樂園內消暑

  2018年8月5日,周日,北京,最高氣溫達到35。C。這一天,地處北五環的國家遊泳中心水立方(以下簡稱水立方)遊泳館裏,最多時有841人同時在館。這已經是水立方遊泳俱樂部成立的第六年。最近,連日暑熱高溫,每逢周末,全天遊泳人數超過2000人次。

  10年前的8月,2008年北京奧運會遊泳比賽在這裏舉行。遊泳比賽第一天,就有三項世界紀錄被打破,第二天又有5項世界紀錄被打破。最終,5天的遊泳比賽中,水立方産生了14項世界紀錄。整個奧運會期間,水立方誕生了21項新的世界紀錄。水立方成了遊泳運動員們的“福地”,被稱為“水魔方”。

  不過,就在新世界紀錄不斷誕生的同時,另一種聲音也開始出現在媒體上:賽後,這些耗資甚巨的場館將何去何從?

  時間給出了答案。

  水立方和鳥巢的商業經

  2008年奧運會期間,水立方的中方總設計師趙小均接受採訪時斷言,水立方在賽後會成為一個“賺錢的房子”。只不過,賺錢的方式上會發生改變,由依靠比賽門票收入,到旅遊景點,再到功能性設施收入。

  2008年奧運會結束後,僅半年內,水立方就實現營業收入1.04億元,這之中相當一部分為旅遊門票收入。但根據此前的規律,隨著下一屆奧運會的籌備和舉辦,上一屆奧運會場館的旅遊熱度會在4至5年內降到低位。水立方、鳥巢也概莫能外。

  隨著遊客人數拋物線似地下降,水立方收支情況開始出現變化,旅遊收入比重開始下降。

  在賽後的第三年,2011年,水立方非旅遊收入佔到總收入的68%,扭轉了前兩個年頭旅遊收入與其他項目七三開的局面。如今,遊泳、舉辦大型活動、旅遊配套設施的商業運作、特許商品及廣告開發,這四種經營收入佔了水立方整體運營收入的一大半。

  水立方運營方提供給《瞭望東方周刊》的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水立方總共接待遊客超過2000萬人次,舉辦各類活動1200余場次,為200萬群眾提供過遊泳服務。

  原國際奧委會主席雅克·羅格曾這樣評價水立方的賽後利用:“設施最完善、開放程度最高、運營效果最好的奧運遊泳館。”

  鳥巢與水立方僅一路之隔,賽後走過的再利用道路也極為類似。

  在奧運熱的余波中,旅遊門票收入曾佔到鳥巢總收入的90%。此後,門票收入佔比逐漸降低,2017年穩定在25%左右,其他收入則逐漸增長。與水立方類似,鳥巢不僅出租場地,而且開發了“鳥巢”這兩個字的商業價值。

  如今,在鳥巢的營業收入中,大型活動、旅遊服務、商業開發三分天下。根據鳥巢運營方提供給《瞭望東方周刊》的數據,自北京奧運會後開放運營至今,鳥巢共接待中外遊客超過3300萬人次,舉辦各類賽演活動310余場次。如今,鳥巢每年經營收入達2.5億元,可以完全覆蓋場館折舊、維護、能耗及人員等各項運營成本,至2017年已經連續三年實現運營盈利。

  事實上,早在2017年上半年,鳥巢大型活動的檔期就一直排到了2020年冬奧會開幕式彩排前夕的10月份。

  唯一的民營化奧運場館

  鳥巢和水立方代表了場館賽後利用的一種方式。地處北京西四環內的五棵松體育場則是另一種,它是唯一完全民營化的奧運場館。

  五棵松的完全民營化,首先體現在“冠名”上。從2011年至今,這座當年北京奧運會的籃球比賽場館先後經歷三次冠名更迭:2011年的“萬事達中心”,2016年的“樂視體育生態中心”和2017年的“凱迪拉克中心”。

  在國外,商業化冠名費用是體育場館的重要收入來源。萬事達一位相關負責人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因為五棵松體育館是唯一的民營化奧運場館,也是他們唯一的可冠名選擇。不過,冠名費用的高低,跟場館舉行的活動規格和職業賽事規格存在密切關係。

  這些年中,五棵松體育館承接的各類活動數量連年增長:2010年為30余場,2011年近80場,2012年接近100場,2014年超過150場,2015年超過420場,而2016年超過500場。這些活動中既包括頂級的籃球賽事,也包括蕭敬騰等明星們的演唱會。五棵松體育館的覆蓋人次也從2011年的60余萬,增長至2016年的500萬。

  根據公開報告,至2014年,五棵松體育館過半收入就已經來自冠名權和各類讚助商,達到了60%。

  平民化應用

  2008年北京奧運會使用了37個比賽場館和60多個訓練場館,37個比賽場館中有31個在北京,其中12個新建場館,11個改建場館,還有8個臨時場館。

  賽後至今,奧運場館的運營模式大體可以分為四種:一是高校場館,在奧運結束後主要用于學校教學和集會、恢復教育功能,比如北京工業大學體育館、北京大學體育館;二是作為全市配套建設,維係著原來的事業單位管理體制,比如工人體育館、首都體育館;三是以鳥巢、水立方為代表的BOT模式;四是以五棵松為代表的完全民營化的場館。

  不管哪一類場館,如今都已經成為老百姓活動的重要場所。比如,至今,鳥巢歡樂冰雪季已經舉辦了9屆,共190多萬人次參與。每逢冬季,市民和遊客都會聚集在鳥巢,戲雪、滑雪、滑冰、娛樂。

  北京奧運城市發展促進會秘書長付曉輝接受《瞭望東方周刊》採訪時説:“到奧運會比賽現場的市民畢竟只是少數,通過各種商業活動,可以最大程度地讓市民享受到奧運場館的價值。”

責任編輯: 葉祤熙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34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