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首頁 新聞時政市縣圖片視頻訪談社會專題旅遊悅讀書畫電力數據新聞微場景原創
寧夏頻道 > > 正文

新“西行漫記”走筆——重走斯諾之路看變遷

2021年07月11日 15:48:01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銀川7月11日電 題:新“西行漫記”走筆——重走斯諾之路看變遷

  新華社記者王磊、張亮、馬麗娟

  85年前,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在中國西北“紅區”採訪4個多月,撰寫的《西行漫記》風靡全球,一個真實的中國共産黨和鬥志昂揚的紅軍形象衝破重重封鎖,首次亮相世界。在這本書中,斯諾把相當的篇幅給了黃土高原上一座小城——寧夏豫旺縣。在這裏,他見到了“真正的紅軍”,並為之傾心一生。

  歷史雖已遠去,信仰燭照人心。“中國共産黨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是什麼使他們那樣地戰鬥?”這是當年斯諾西行前腦海裏的疑問。85年後,新華社記者重走斯諾之路,來到這座已經更名為同心縣的西北小城,追尋中國共産黨人持續百年不變的初心。

寧夏吳忠市同心縣紅軍西徵紀念館前的小號手雕塑(無人機照片,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紅星照耀中國

  1936年夏,寧夏豫旺堡厚厚的古城墻上,一名紅軍戰士面朝旭日吹起嘹亮的軍號,身後紅旗迎風招展,埃德加·斯諾舉起相機,定格了這一幕。不久後,以這張經典照片為封面的《西行漫記》震驚世界,英姿勃發的小號手,及其象徵的年輕“紅色中國”,向世界傳遞出奮發不屈的“抗戰之聲”。

  彼時,中國共産黨領導的紅色區域遭到國民黨漫長而嚴密的封鎖,幾乎與世隔絕,中國共産黨及其領導的紅軍被污蔑為“流寇”與“土匪”。

寧夏吳忠市同心縣預旺鎮預旺中學(無人機照片,6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在世界各國中,恐怕沒有比紅色中國的情況是更大的謎、更混亂的傳説了。”作為駐華西方記者,斯諾對中國共産黨産生了濃厚的興趣。1936年6月,在宋慶齡的幫助下,斯諾冒著生命危險從北平長途跋涉至陜甘寧邊區,深度採訪了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領導人。

  結束在陜西的採訪後,在他和毛澤東正式談話中充當翻譯的吳亮平勸他説:“你沒有看到真正的紅軍就回去,那可不行!”

  大概兩周後,斯諾輾轉來到西徵紅軍總指揮部駐扎地豫旺縣。在這裏,他終于見到了“真正的紅軍”。

寧夏吳忠市同心縣,清水河水係環繞下的縣城(無人機照片,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我在寧夏和甘肅所看到的紅軍部隊,住在窯洞裏,富有地主原來的馬廄裏……他們睡在硬炕上,甚至沒有草墊……”斯諾發現,紅軍普通士兵平均年齡是19歲,農民佔紅軍的大部分,“他們堅忍卓絕,任勞任怨,是無法打敗的。”

  當時軍閥統治下的豫旺縣極度貧困,斯諾記錄了一份他看到的調查報告:“苛捐雜稅和欠債累累迫使許多農民賣牛賣田……百分之七十的農民欠債,百分之六十的農民靠借糧糊口。”紅軍解放豫旺後取消了一切稅收欠債,很受農民擁護。

  如今同心縣馬高莊鄉溝灘村楊家堡子裏,一排廢棄的土窯洞訴説著一段鮮為人知的過往。這裏曾是西徵紅軍後勤部,70歲的堡子主人楊振華還記得他爺爺常挂在嘴邊的話:“紅軍是為咱窮苦人打天下的。”

寧夏吳忠市同心縣預旺鎮(無人機照片,6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起初豫旺縣許多村民一聽説紅軍來了,紛紛躲了起來,後來發現紅軍不拿群眾一針一線,不糟蹋老百姓的莊稼,“我爺爺稱讚説真是人民的好軍隊,就捐糧、捐羊支援紅軍作戰。”楊振華説。

  在西徵前線,斯諾被準許進行不受限制的採訪,一個多月的時間裏,他的足跡遍布豫旺縣。長期研究這段歷史的寧夏黨史專家楊文元認為,這次採訪讓斯諾的思想發生了質的轉變。“中國共産黨為中國人民謀利益、謀幸福的理念深深打動了斯諾,經過此次西行也讓他由‘一二·九’運動時的旁觀同情、暗中支持轉為旗幟鮮明地公開讚譽。”楊文元説。

  百年初心如磐

  85年後,記者踏著斯諾的足跡再訪這座紅色小城,昔日紅軍西徵的炮火硝煙早已消散在歷史中。多輪扶貧開發,讓紅軍西徵故地一眼千年,滄海桑田。

寧夏同心縣豫旺堡鼓樓(4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唐亞蒙 攝

  在斯諾的照片裏,同心縣的地貌如火星表面一般幹旱荒涼。而如今,經過封山禁牧、退耕還林還草等一係列生態建設,同心縣昔日的旱垣草木蔥蘢,滿眼翠綠。拔掉“生態之困”這個最根本的窮根子,同心縣走出一條“旱垣披綠、産業多彩、農民增收”的脫貧致富新路子,紅枸杞、紫葡萄、壯牛羊、小雜糧等致富産業“茁壯成長”。

  走進楊家堡子,楊振華家白墻紅瓦的新居格外亮眼。2014年,楊振華家被認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在政府8000元産業扶貧資金支持下他養了10只羊,每年享受養殖和種植補貼。隨著羊的數量不斷增加,伴隨老楊大半輩子的“廣種薄收、靠天吃飯”的生産方式徹底改變,如今收入穩定而有保障。

  最讓老楊感激的是,他們全家在政府補貼下繳納了基本醫保,幾年前老楊妻子兩條腿做了膝關節置換手術,總共花了8萬多元,報銷後他只掏了不到8000元,“沒有共産黨,我老伴兒後半輩子就只能癱在炕上了!”

寧夏吳忠市同心縣馬高莊鄉溝灘村楊家堡子(4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唐亞蒙 攝

  革命的成功離不開老區人民的傾力支持,老區的發展更需要特殊的關懷。在中央的制度安排下,中核集團在中央單位定點幫扶機制下幫扶同心縣,福建省泉州市在閩寧協作機制下對口同心縣。央企巨頭和沿海發達地區“同心”協力,帶飛同心。

  進入盛夏,福建永春縣從事蘑菇種植的企業家陳世文在永春當地的生産基地因為高溫已經停産,而在同心縣下馬關鎮南安村的菇棚裏,陳世文去年開辟的“第二戰場”正值出菇旺季。“福建熱得出不了菇時,寧夏的氣溫正好適合菌菇生長。這樣我就能基本實現全年不間斷出菇了。”陳世文説。

  陳世文的到來,讓南安村建檔立卡戶馬忠梅在家門口找到了一份月薪4000元的穩定工作。“以前都很少吃蘑菇,更別説種了。經過一年的學習,我基本掌握了菌菇種植技術,未來計劃承包幾個大棚自己創業種蘑菇。”馬忠梅説。

  3月25日,位于寧夏中衛市中寧縣境內的寧夏固海擴灌揚水更新改造工程一泵站順利通水試運行。該泵站可保障寧夏吳忠市紅寺堡區、同心縣,中衛市中寧縣等中部幹旱帶5個縣區的68萬畝農田春播春灌工作(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同心縣,這個曾經“百分之七十的農民欠債,百分之六十的農民靠借糧糊口”的地方,現在的農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1萬余元,老百姓吃水難、行路難、上學難、看病難等問題得到極大改善。

  從20世紀70年代起,寧夏實施揚黃工程,同心縣部分地區擺脫水困。今年6月30日,投資23億元的清水河流域城鄉供水工程全線貫通,甘甜的黃河水經過濾後直達同心縣城和中西部鄉村百姓家中。

  水沁旱垣,生機涌動。昔日的豫旺終于“旺”了!

  3月25日,工作人員在寧夏固海擴灌揚水更新改造工程一泵站泵房查看運行數據。該泵站可保障寧夏吳忠市紅寺堡區、同心縣,中衛市中寧縣等中部幹旱帶5個縣區的68萬畝農田春播春灌工作(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信仰穿越時空

  夏日炎炎,同心縣紅軍西徵紀念館裏遊客絡繹不絕。斯諾經典照片“抗戰之聲”裏的那個紅軍小號手謝立全的形象已經被塑成雕像,不少年輕人在此合影“打卡”,尋訪百年未變的初心。

  同心縣河西鎮旱天嶺村,村支書丁建華先後榮獲全國脫貧攻堅奮進獎、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全國優秀黨務工作者等榮譽。

  這幾年,旱天嶺村靠養牛脫了貧,丁建華硬是練成了“牛保姆”“牛司令”,接生、治病、選犢,村民一個電話,他隨叫隨到。而他自己,卻從存款百萬元的包工頭變成身患腦瘤的“小老頭”。

  旱天嶺全村脫貧後,丁建華又有了一個小目標,就是讓全村人家家住新房、戶戶有小車。“如果老天暫時不要我的命,我就一定要實現這個小目標。”他説。

  西徵故地今何在?邁向振興新徵程。鄉村振興新的長徵路上,同心縣越來越多年輕人受紅軍精神的影響和感召,回家鄉接過父輩手中的“接力棒”,續耕同心新的篇章。

  同心縣預旺鎮南垣村,彭德懷等紅軍將領曾在這裏召開了盛大的軍民聯歡會,熱烈歡迎斯諾等人。25歲的南垣村村民張治飛打小就聽過斯諾的故事,大學期間他入了黨,並作為村裏為數不多的大學生參與了村志的編寫,從老人口中聽到了更多西徵紅軍的故事。

  大學一畢業,張治飛放棄大城市工作的機會,回村帶動村民科學養雞。不分白天黑夜,每兩個小時就要鑽進雞棚檢查溫度、濕度和小雞生長情況,但他不覺得苦:“紅軍不怕遠徵難,萬水千山只等閒。我這不算什麼。”

  85年前,19歲的小號手謝立全吹響的青春激昂之聲感召著一代又一代年輕的共産黨人。在這片斯諾探訪過的土地上,在巨變的山鄉間,在老百姓的心坎裏,紅軍小號手那倣佛可以穿越時空的號角依然嘹亮,紅星照耀下的中國朝氣蓬勃。(完)

[責任編輯: 紀桂紅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81127643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