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首頁 新聞時政市縣圖片視頻訪談社會專題旅遊悅讀書畫電力數據新聞微場景原創
寧夏頻道 > > 正文

當群主、玩自拍、趕時髦——西海固大媽們被舞蹈改變的生活

2021年05月25日 16:01:45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銀川5月25日電 題:當群主、玩自拍、趕時髦——西海固大媽們被舞蹈改變的生活

  新華社記者何晨陽、謝建雯、呂澤

  夜幕降臨後,在位于寧夏吳忠市紅寺堡區紅陽村的小廣場上,一群廣場舞大媽們跟著歡快的音樂節奏,熟練地抬手、伸腿、扭胯,歲月留在臉上的皺紋在綻放的笑容中逐漸舒展。

  50歲的王建月就是其中之一。“白天幹活再累,晚上也想跳,感覺人精神了,四肢也不僵了。”她説。

  紅寺堡區是我國最大的易地生態移民安置區,至今已有23萬移民從生態脆弱、土地貧瘠的西海固山區落戶至此。10多年前,王建月從260多公裏以外的小山村搬遷過來,如今,她不僅學會了春栽西瓜、夏摘枸杞、秋收玉米,更愛上了跳廣場舞。

  過去在西海固,女人活在“規矩”中,她們大多數一輩子都圍著灶臺、孩子轉。因此第一次看新鄰居跳廣場舞,王建月心動了,但沒有行動。

  “當時站在旁邊看,很羨慕。怕自己老胳膊老腿了學不會,但更怕別人背後指指點點。現在不擔心了,大家思想開放了,跳的人也多。”她説。不僅自己跳,王建月還發起組建了“紅陽跳舞”微信群,帶著群裏的30多個姐妹們一起跳。

  “當了一輩子農民,群主大小也是個‘官’。”鄰居楊曉麗笑著説,她也管理著一個廣場舞群,是姐妹們口中的“團長”,也是村裏第一個跳廣場舞的人。

  楊曉麗和王建月雖是老鄉,但搬遷前,兩人隔著大山,並不相識,而被大山阻擋的還有互聯網信號。搬出大山天地寬,楊曉麗學會手機上網後,一下就被這些同齡女性跳廣場舞的視頻感染了,本就開朗的她也開始跟著手機自學廣場舞。

  “一開始,學得很困難,感覺手腳都不是自己的。”楊曉麗説,“頂著壓力跳,反正我不怕別人笑話,有時候還在路上邊走邊跳,練得多了,肢體就協調了。”

  近年來,脫貧攻堅係列政策讓移民穩得住、能致富了,婦女們可自主支配的時間也多了,而廣場舞則充實了她們的精神生活。

  “有時候心裏不愉快了,出來跳一陣、笑一陣,回家睡得更香。”50歲的劉蘭芳説。

  紅陽村黨支部副書記趙萍也是一個廣場舞愛好者,她説:“都説三個女人一臺戲,那是她們沒事幹,才湊一堆説閒話。現在大家有空都去跳舞了,村裏閒言碎語少,鄰裏也更和睦了。”

  因為廣場舞,這些移民婦女擺脫了“小灶臺”的束縛,還學會了許多手機技能。自從學會玩自拍後,王建月經常錄制、上傳在家跳舞的短視頻,和姐妹們“雲交流”“雲點讚”;而楊曉麗也已經上傳了400多個廣場舞視頻,獲讚不少。

  “孩子大了,該為自己活了。現在能聚到一起,就在廣場上跳;聚不到一起,就把手機放在桌子上,對著手機跳,很方便。我們都互相關注,互相點讚。”楊曉麗説。

  如今,這群平均年齡50歲左右的廣場舞大媽們更樂意別人叫她們“姐姐”。她們喜歡挑戰,愛趕時髦,得空就會跟著手機學跳舞。劉蘭芳説,廣場舞更新快,舞蹈動作和音樂年年新、年年換,她們上了年紀,年年學、年年忘,但不變的是與時俱進地學與跳。

  楊曉麗手機上關注了很多大咖,她一年要自學幾十個新舞蹈,再教給姐妹們。“流行啥,我們就學啥、跳啥。這幾年興鬼步舞,但是難學,我們就復雜動作簡單化,跟上節奏沒問題。”她説。

  這些廣場舞“姐姐”們更自信、更美麗了。她們是村裏各項活動的編外啦啦隊,幾乎一年四季都有出場機會,春夏秋冬各式演出服共有七八套。

  “以前怕人看,現在不管,跳得好不好都運動了,對身體好就行。”王建月説,“現在生活好了,女人也有自己的活法。”(完)

[責任編輯: 張潔龍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7489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