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一些農村電商産業園“華而不實”

2017年01月25日 07:36:07 來源: 經濟參考報

  為完善農村市場體係,推動農村電商發展,商務部自2014年起開始實施電子商務進農村的試點項目。三年來,近500個縣被列入試點縣,試點縣可獲得國家財政2000萬元的資金支持。

  但記者近來調查發現,一些試點縣只是將電子商務進農村簡單理解為建電商産業園,且不少電商産業園“華而不實”,存在人氣低人才少、入園電商企業基礎差、政府引進的電商服務商能力弱等問題,農村電商發展仍困難重重。

  電商進農村“好看不好做”

  在一個工作日的下午,記者來到電子商務進農村的試點縣雲南省通海縣。電商孵化園內,所有玻璃門上都貼有企業的名稱,近一半的鋪面門都是關著門的,在靠近窗戶的一側擺著各個公司的主打産品,開門營業的店鋪裏面的工作人員多為一個人。

  “今天接到了兩個單子。”當地一家副食品公司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是去年7月來到孵化園的,現在主要負責公司線上導購工作,雖然每天有訂單,但基本上就只有幾單。即便如此,他每天都會來園區。

  “出勤情況是我們對企業考核的要求。”通海縣電商辦主任楊俊説,為調動企業的積極性,孵化園實行指紋打卡制度,而企業員工的出勤率與補貼資金挂鉤。

  為了防止入駐企業不積極開展線上銷售,另一個試點縣賓川縣的電商服務中心嘗試對企業徵收保證金,如果年底達不到要求將罰沒保證金。該縣電商辦負責人楊軍坦言,這只是一種意向性的,如果沒有達到也不會罰沒。

  記者了解到,在電子商務進農村的試點縣,當地政府對入園企業給予了很多優惠政策。如水電、房租、物業管理等多項費用都實行減免,有些園區還提供除電腦外的辦公用品,企業配置電腦就可辦公。

  然而,賓川縣一家從事生鮮銷售的公司成了“進了園又出園”的企業。“要收費了,誰還在裏面。”該公司負責人王汝榮説,他們去年11月從園區退出來。而有些企業去年7月份就撤出來了,有些甚至剛裝修好鋪面就搬出來了。

  不少企業在入園前,多是做線下銷售,線上業務幾乎是零。“園區電商服務中心的服務能力十分重要。”王汝榮説,不僅要引入線上流量做産品推廣,對生鮮産品而言,物流保鮮也是個問題。去年,該縣電商服務商對産品市場以及品牌推廣方面都出現了問題,導致銷售情況並不好。

  楊軍坦言,中西部縣區發展電商基礎相對薄弱,現在很多工作都圍繞培育電商氛圍在開展,我們也想辦法把大家吸引到園區中來,僅靠“單打獨鬥”電商氛圍會更淡。“我們在建設之初還希望在孵化創業創新發力,但目前來看真正的孵化企業並不多。”

  而在試點縣的電商村級服務點,2萬元的補貼成為一個“通行標準”,對店鋪進行裝修、購置貨架、植入代繳水電費等功能。根據要求,這樣的村級服務點必須覆蓋試點縣的每個行政村。這樣更多的只是方便工業商品下行,對于當地産品上行作用並不大。

  電商産業園和電商培訓遇冷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公布的第38次全國互聯網發展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6月,我國網民中農村網民佔比26.9%,規模為1.91億。報告稱對互聯網知識的缺乏以及認知不足,導致的對互聯網使用需求較弱,仍是造成農村非網民不上網的主要原因。

  首先,農民觸網熱情不高、意識薄弱。一家村淘合作人楊雪林有深刻的感受,當地超過6成對于電商還有抵觸情緒。同時,由于留守人群比重大,45歲以上的人群有近9成都不會使用網上購物平臺。

  “村民對于電商培訓的參與度也很低。”楊雪林説。他的團隊在村裏也做了一些培訓,但一場培訓下來最多就10來個村民自願來聽。

  “服務商提供的培訓內容與企業需求有一定差距。”一位參加過培訓的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自己多次參加培訓,但是培訓主要內容幾乎沒怎麼變動。而企業更需要學習的品牌推廣、營銷體係等內容服務商並沒有提供。

  在通海縣,也存在類似問題。“服務商內部人員結構不穩定,怎麼能做好工作。”楊俊説,到2016年3月,該縣引進的電商服務商總共就2到3人。現在服務商負責人又提出要辭職。

  一些基層幹部也反映説,中西部地區電商發展較為滯後,即便給予很多優惠條件,服務商也很難引入。

  其次,電商産業定位不準。“企業想靠電商活下去,是不可能的。”王汝榮説,雖然線上銷售拓展了企業銷售渠道,而電商品牌推廣與線下推廣差異性較大,且成本更高。他粗略計算過,如果要讓推廣稍微有些效果,那麼推廣的費用至少佔銷售額的20%。

  這就導致線上基本不賺錢,反而增加了企業成本,線下反哺線上更是“一種常態”。因此,雖然入園了,但是一些企業開始産生觀望心理。

  第三,績效考核過快,項目實施效果並未顯現出來。部分試點縣電商辦工作人員説,商務部將對第二批試點縣進行績效考核,他們最近都在忙著整理考核材料。他坦言,雖然這是階段性的績效考核,主要審計資金流向和項目實施進展,但要評價項目效果有些“操之過急”。

  “去年7月電商孵化園開園,半年時間就有多大成效是不實際的。”試點縣的一位工作人員認為,自去年獲得電子商務進農村試點後,縣裏就開始忙著細化相關政策,通過招投標引入電商服務商、協調裝修電商孵化園,但這都需要時間。

  多方建言破解農村電商困局

  記者梳理發現,496個縣被列入試點縣中,中西部、革命老區和國家級貧困縣的佔比明確提高,體現了國家希望通過電商進農村,強力扶持當地農村經濟社會發展、助力扶貧攻堅的政策意圖。然而在多地建産業園、推電商培訓遇冷後,應著重關注培育可持續發展的電商産業、增強試點縣電商服務商的服務能力等方面。

  “各地要根據自身區位特點打造優勢電商産業。”浙江大學CARD農村電商研究中心副主任曲江認為,每個縣的具體情況不一樣,有些縣的地理位置很好,就可以做一個附近幾個縣的物流中心;有些縣有比較好的農産品,就直接做電商;有些縣只有閒散的農戶,那就可以用來搞電商運營中心。每個縣都要因地制宜,在更高的角度格局去規劃。從産品到商品,從商品到網貨,中間的環節很多。必須是一盤大棋,必須整體統籌安排,必須要幾個縣聯動合作。

  一些從事電商的企業負責人也認為,要發展好電商,首先要政府、企業都要找準産業定位,細化産業分工。“要讓專業的人員做專業的事。”

  “要將人才培訓變為人才培養。”楊雪林認為,電商服務商應該制定不同的培訓方案,以供不同需求的電商從業者提升自己。而政府需要在其中監督好服務商培訓落實情況。

  阿裏研究院專家、農村電商專家盛振中認為,在服務商方面,的確存在“不誠心、不專業”的問題,具體而言就是不用心、不踏實為當地電商謀發展,同時有些服務商的能力低。

  一些電商專家認為,作為農村電商生態體係中兩個重要的角色,政府相關負責人要善于學習,更多地掌握電商發展的相關信息,熟知當地電商發展的現狀,才能對服務商有清晰的判斷力;而服務商也切忌只講模式不幹實事,或者全國各地四處設點,缺乏有經驗的人員落地執行。只有深耕本地,政府和企業充分互動,穩扎穩打才能見成效。此外,身為電商發展的主體,企業和創業者即要借勢政府、服務商和平臺資源,也需發揮主觀能動性,積極接收新思路新觀點、大膽嘗試互聯網以用戶和數據為中心的做法,進行轉型升級和突破。

  “農村電商不可能一蹴而就。”曲江説,尤其是在互聯網意識較為落後的中西部,意識的普及、習慣的培養、基礎設施的跟進、産業的電商化轉型樹立、網商企業的培養、創業氛圍的打造、公共服務體係的建立都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

【糾錯】 [責任編輯: 淩紀偉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78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