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體育
首頁 > 體育 > 正文

傳統競技體育面臨顛覆 人類與機器將逐鹿體壇

2017-04-21 08:4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責任編輯:丁峰

    近日“夢百合杯”圍棋大賽組委會確認,把一張外卡授予了日本人工智能圍棋程序DEEPZEN。圍棋世界大賽的舞臺,人腦和電腦將首次平等角逐世界冠軍。到了2022年,電腦還將登上杭州亞運會的電子競技賽場。顧拜旦曾經説過,體育是和平時期的戰爭。可如今的“戰爭”雙方,正演變成人類和人工智能,而輸家可能會輸掉飯碗。

    有些傳統正被顛覆

    “夢百合杯”最初動議邀請人工智能參賽,包括棋手連笑在內,不少棋手並不歡迎。只是,AI顛覆傳統圍棋賽的勢頭已不可遏制。電子競技進入亞運會,同樣是對傳統體育的一種顛覆。

    連笑堪稱國內最早與圍棋智能程序對決的職業棋手之一。2015年首屆圍棋程序世界杯在北京舉行,連笑對陣該世界杯的冠軍石子旋風,讓對方4子和5子都順利取勝。但隨著AlphaGo在算法上取得顛覆性的進步,圍棋人工智能在近一年對人類的戰績,也取得顛覆性的領先。AI已經從昔日的無足輕重,到如今世界大賽樂于邀請的重量級對手。

    電子競技則是通過日益龐大的經濟和市場地位,慢慢顛覆著社會和體育界對遊戲的傳統認知。2016年,國家體育總局舉辦了國家級移動電子競技大賽CMEG,和CHINATOP國家杯兩大電競大賽,用實際行動説明,電子競技是一項體育項目。教育部則通過了大學設立“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自此打遊戲不再是玩物喪志,遊戲高手也可以是得到高校學歷認可的運動員。

    有些職業正被顛覆

    打遊戲會成為職業,遊戲打的好,會成為運動員,這樣的顛覆在如今的網絡世界已越來越多。圍棋界掙錢最多的柯潔,則在擔憂自己棋手的職業不穩。身處如今快速變化的世界,可能沒有誰的座位是萬古恒定的。

    自從AlphaGo橫空出世,柯潔已在擔憂棋手的地位。畢竟電腦如果在未來隨便就能戰勝棋手,職業九段的段位也就不再神聖。一年後的今天,能夠戰勝棋手的AI又有增加,以此速度看,單機版的圍棋程序面世也只是時間問題。目前圍棋賽事的網選賽已經受到衝擊,未來棋手通過打比賽掙獎金的模式,預計也會因為人工智能而受到衝擊。

    其實電子競技的專業選手,也會面臨棋手同樣的困惑。早在2014年,中國的Newbee戰隊在第四屆DOTA2國際邀請賽獲總冠軍後,贏得了500萬美元(約合3100萬元人民幣)的獎金。據計算,繳稅後每位選手大約會拿到63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90萬元。

    對電競選手豐厚的獎勵,顯示了這一行業光明的盈利前景。2016年全球遊戲市場總收入996億美元,騰訊以102億美元位列第一,讓世界為中國遊戲迷的購買能力折腰。難怪阿裏體育積極推動電競進入亞運甚至奧運大家庭。

    但遊戲的火爆未必意味著電競選手的收入永遠豐厚。畢竟人工智能已在研究超越人類的遊戲能力。去年已有傳聞,稱谷歌已向暴雪公司的星際等遊戲下手。一旦這一領域被攻破,電競選手也會被拉下神壇。

    層層布局的AI市場

    人類對AI心存警惕,核心衝突就是對人工智能會接管自身飯碗的恐懼。但在企業層面,加大對這一市場的投入,早日掌握話語權,卻也合乎邏輯。

    今年春節期間,美國造的AlphaGo,日産的DEEPZEN,國産的“絕藝”,潛伏弈城和野狐兩大國內圍棋對弈平臺,與中日韓圍棋高手對決,一舉成名。這背後是企業甚至國家布局AI市場,尋求掌握先機。

    年初AlphaGo化名Master潛伏弈城平臺,連戰連勝。此後棋手古力在微博發聲,“呼吁”職業棋手前往野狐網站挑戰Master,成功為野狐網吸引關注和流量。弈城和野狐只是這個利益鏈條的尾端。國內的IT業BAT三巨頭,美國的谷歌,日本的DEEPZEN研發公司,已投入巨資,為AI的發展助力。

    谷歌公司早已聲稱,AlphaGo的目的不是和圍棋手搶飯碗。AlphaGo的創造公司DeepMind已訓練了三個神經網絡,嘗試對谷歌數據中心進行節電管理。此外,DeepMind也將神經網絡帶到了醫療領域。

    用圍棋磨礪人工智能這把刀,再運用到其他領域,這是目前插足AI市場上企業的共識。在電子競技領域也是一樣。國內遊戲市場,表面紅火,但在創意、品牌、版權、設計、程序等方面上,卻受日韓、歐美把控。如今通過上遊制定政策,並有亞運會這樣的産業引導,我國有望從電競消費大國,向電競研發強國的地位進步。

    從市場層面,國家層面,人類的選擇並沒有錯。只是隨著扶植AI不斷成長,人類和人工智能的博弈究竟能走到哪裏,還沒有誰有清晰的布局。(記者 褚鵬)

責任編輯:丁峰
來源:北京青年報
分享:
010030101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48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