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際 | 財經 | 體育 | 臺灣 | 法治 | 軍事 | 科技 | 教育 | IT | 文娛 | 論壇 | 視頻 | 招聘
滾動新聞>> 圭亞那總理結束訪華 27/07 16:58  抗日英雄譜:李宗仁 指揮臺兒莊戰役的司令官 27/07 16:57  患怪病20分鐘沒了自主呼吸 23歲小夥苦盼生機 27/07 16:56  西城低保人員免費治療白內障 27/07 16:54  重慶億萬富豪廣告徵婚:欲尋溫柔體貼未婚女性 27/07 16:54  日右翼破壞廣島原子彈遇難者紀念碑 為侵略狡辯 27/07 16:52  

封面故事:我的最艱難時光
www.XINHUANET.com  2005年07月27日 11:42:13  來源:《中國新時代》

   本文係《中國新時代》供新華網專稿,未經《中國新時代》雜志授權不得轉載

 

我的最艱難時光

——五位企業家的回憶

 

文王拘而演周易,孔子困而作春秋。每一位成功企業家的背後,總是會有一段鮮為人知的苦難時光。

一位企業家一生中最艱難的時光到底是哪一段?這一段故事造就了企業家什麼樣的“苦難品質”?誰是企業家生命中的貴人?每一位渴望成功的讀者都希望能聽到企業家這樣內心的獨白。

我們將要講述的故事的主人公是:蒙牛集團董事長牛根生、格蘭仕集團董事長梁慶德、可口可樂中國區董事長陳奇偉、遠大空調董事長兼總裁張躍和邁普通信董事長花欣。

    他們或許向我們展示的並不是“神”、並不是“英雄”一樣的智慧和情感,而是“人”在這個凡間所要經歷的種種苦難。這其實是讓我們相信,沒有冥然注定的真命天子,只不過,在最艱難的時光裏,你需要再多堅持一下。

就一下。

 

牛根生:非商業磨難

[附文]牛根生的兩次落淚

梁慶德:半生坎坷之淚

陳奇偉:大悲大喜的人生

張躍:困頓中的夢想

花欣:挫折之後的堅強

[附評]成功:歸根溯源是態度

[附評]英雄之種

 

牛根生:非商業磨難

/本刊記者 

 

會議室裏的氣氛壓抑而緊張,空氣像突然間密度加大,陡然地向在場的每一人施加了重量。牛根生伸向桌面的手在半空停滯,桌面上,另一雙手緊緊地摁向一張紙——那是牛根生的辭呈。

這位當時伊利主管生産經營的副總裁,已經是第三次遞交辭呈。那時,他的權限已經收縮到了極點,最極端的時候,這位在伊利曾“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副總,連買把掃帚都要打報告審批。

整個1998年的上半年,反反復復地寫信、寫辭職報告已經耗費了牛根生太多的心力。前兩次,他的領導鄭俊懷都婉言相勸,這次也一樣。不同的是,這次當他準備收回辭呈時,那雙伸出來的鄭俊懷的手卻把辭呈留下了。

在伊利度過16載春秋的牛根生,或許從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下半生的“從頭再來”。

一年半以後,牛根生站在了呼和浩特和林格爾縣的一處荒地上,為他新成立的內蒙古蒙牛乳業集團選廠址。正是嚴冬,放眼望去,黃土茫茫,一片“老頭樹”(當地人稱一種總也長不大的樹)孤獨地蜷縮著,像一片蕭殺景致裏多余的點綴。

200562日,坐在不算寬大的辦公室裏,牛根生回憶過往,目光偶爾飄向窗外,成片的果園和草坪,一片蔥鬱。

想描述這裏曾經的荒涼,已經不很容易了。

 

踉蹌前行

但牛根生很難忘記曾經的景象,那些老頭樹尤其讓他記憶猶新。喝口涼水都塞牙,困難時光裏,幾棵樹也成了他的絆腳石。

1999年,這片老頭樹一度鬧得呼和浩特滿城風雨。

其實老頭樹的利用價值並不大,但總面積約7平方公裏,約幾千立方米的木材已經構成了“林”。為在荒地上興建廠房,蒙牛不得不把那片老頭樹砍掉,有人告到國家林業局:蒙牛毀林了。

對剛成立幾個月的蒙牛來説,當被告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此前,他們蝸居在一處舊磚樓的辦公室裏,月租金200元,53平米,6張桌子,連50多名員工都不能同時容納。就是在那間簡陋的辦公室裏,一些創業夥伴及他們的朋友、家屬、業務夥伴送來一筆筆創業現金。

但突然有人向有關部門告發,説這裏有一個非法集資窩點。一調查,發現700多萬元人民幣,這樣不起眼的地方居然藏了這麼多錢,盡管蒙牛竭力澄清,但在很長時間裏都被公安機關監控著。

對此,牛根生心痛而無奈,他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日子。因為一向把鄭俊懷看作兄長和老師,抱著感恩之心,人稱“乳業怪才”的他原本並不想與兄長競爭,再涉足乳制品行業。從伊利被免職後,他首先想的是開個海鮮大排擋,但就這樣,居然也莫名其妙地被人“攪黃”了。

為避免繼續被封殺的厄運,牛根生隱姓埋名地“躲”在幕後,他不承認自己是蒙牛的注冊人。

199941日,呼和浩特的主要街道旁,蒙牛的300塊廣告牌似乎一夜間冒了出來:“向伊利學習,為民族工業爭氣,爭創內蒙古乳業第二品牌!”一個月後,其中的48塊在一夜之間被砸得面目全非。

那一年,蒙牛的銷售收入是0.37億元,在中國乳制品企業中的排名是第1116位。在銷售收入上,伊利是蒙牛的30多倍。

弱小的蒙牛似乎無法擺脫受打壓的命運。競爭對手為了封殺蒙牛,爭奪奶源,甚至半路攔截蒙牛的送奶車,牛奶被當場倒掉。

舉步維艱。回憶往事,牛根生嘆息“不堪回首”,他説:“企業新生時,每走一步都非常艱難。”這些商業之外的種種因素,讓他感受到強大的壓力。

 

“孤兒”

事實上,從1998年起,牛根生就一直生活在壓力中,他的心情十分糟糕。

至今回憶起當年被免職的經歷,牛根生都無法不動情:“當時非常難受,幾乎到了欲死的程度。”在那次事件中,牛根生受到了結結實實的打擊。

“我真的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離開。”牛根生説。他那時已經在伊利工作了16個年頭,從一名洗瓶工幹起,一步步成為鄭俊懷的第8任副手,最讓他驕傲的是,他打破了前7任隔兩年一換的命運,已經穩穩當當地幹了8年。

牛根生那時一心一意想著要把自己畢生的經驗貢獻給企業,並盡心盡力地把事情做好。他一度信心滿懷:“前面幾任都有某處很明顯的缺陷,而我把自己都交給企業了,怎麼還能被扔掉?”

“那時候想做事,而且想做大事,在那樣的大企業又做到那個高度,一下子什麼都沒有了,非常失落,心情很不好。”牛根生坦言。

所有的願望和目標一下子變得沒有了可能,承載著強大心理壓力的牛根生變得不願意多見人了,大家見面難免要問這些事情,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説自己不好吧,説的次數多了,心情更不好。説對方不好吧,以我的性格又不願意説。”

沉默之中,牛根生反復地和自己對話:一個巴掌拍不響,兩個巴掌可能都有過;吵架時如果有一方不還嘴,是吵不起來的。他後來總結:“越容易自責的人感受到的壓力往往越突出。”

但自始至終,牛根生未曾動搖過。

“因為動搖就是最大的失敗。我算了一下,動搖的結果有一個,就是失敗;不動搖的結果有兩個:成功或失敗。把這個道理想明白了,就不會動搖了。”牛根生説。

在艱難的時光裏,少年時的磨難給了牛根生堅持的力量。

牛根生是個不折不扣的苦孩子,他至今不知親生父母是誰。因家庭貧困,在牛根生出生不到一個月時,父母就以50元的價格把他賣到了呼和浩特。十幾歲的時候,養父母也相繼離開了他。挨餓、受凍,對牛根生而言,都是真實而慘痛的記憶。這個被鄰居形容為“在黃蓮樹下長大的”孩子,甚至在結婚那天,都沒能穿上一身新衣服。

“小時候經歷的家庭失敗、生活失敗太多,我已經感覺不到什麼是失敗了。”牛根生説,“只要活著就不是失敗,就有爭取成功的可能。”説這話的時候,牛根生的眼睛充滿神採。

 

非商業幹擾

 

不知道是靠著什麼樣的力量,剛起步的蒙牛大著膽子,給自己定下了第一個目標:5年之內做到13個億。很快,這個數字被調整成25億。到2001年,牛根生一下子把目標改成了100億。當時,他們的實際完成數額是5億。這一調整立刻讓蒙牛炸了鍋。

一些較年輕的屬下尤其憂心忡忡,他們懇求鄧九強副董事長:“鄧哥,你最近帶上老牛去檢查檢查,看看他是不是神志有點不正常了?”還有人找到黨委書記盧大姐:“要不盧大姐你帶上老牛去看看,光去一個醫院怕檢查不準確。”

可牛根生志在必得。“什麼是安全,超乎常人的冒險就是安全,因為常人都沒想到,那個領域不就是你的嗎?”

2004610日,蒙牛正式于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碼2319 HK),成為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國大陸乳制品企業。

但非商業的幹擾依然如影隨形。

2003年到2004年,媒體質疑、誹謗蒙牛和牛根生的“暗流”在繼續涌動。一些地方“黑勢力”借助“投毒”等手段威脅、恐嚇蒙牛的事情也開始接二連三地發生。

調查結果令牛根生黯然神傷:那家一直被他稱為“競爭隊友”的企業,為此事變相訂了600萬元的合同金額,誹謗新聞稿件涉及數十家媒體、近百篇稿件。

直到今天,最讓牛根生憂心的依然是非商業性的風險。在他看來,這遠比內部的危機感來得更猛烈。

但牛根生同時感謝這樣的“競爭”,他笑著調侃:“一個人怎麼打比賽呢?非商業行為的打擊幫我做了很多事情,只要稍微有一點走得不對,人家就幫忙‘砍’。”

現在,牛根生惦記的是怎樣使蒙牛成為民族工業的一面旗幟,他自己,正籌劃著年底之前把總裁的位置讓出去,等到2008年,還準備把董事長的頭銜也卸下來。

“到那時候我就在全世界看、走、學,給新的領導提供圈外的建議。至少我活著的時候還是股東嘛,他們忙得顧不上了,我替他們看。”牛根生笑呵呵地,像是看到了未來的美好。

 

對話:

你認為,一個成功者,需要怎樣的品格特質?

小勝憑智,大勝靠德,一點小成功有點小智商,辛苦一下就可以了。但真正要笑到最後,笑到很久的未來,需要厚德載物啊。而且盡管這樣,你都是兩種結果:成功或失敗。

如果再一次遭遇困境,你還敢于再次應對命運的挑戰嗎?

人不可能重活一次,實際上,讓一個人重活一次也肯定是最痛苦的,因為擁有的一切都突然沒有了,要從頭開始。但企業可以重新做一次。

對于那些曾與你有相似經歷,而終于沒有崛起的人,你最想跟他們説什麼?

不要放棄。因為有可能成。今天我好像成了,你還沒成,但明天我可能不成了,後天你成了。社會就是這樣,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附文]

牛根生的兩次落淚

/本刊記者  焦晶

 

“他看上去並不隨和,説話嗓門很大,眼睛也大,甚至在工作中非常嚴厲。但是有一點,他最善于經營人心的人,也是所有人最值得信賴的人。”

這是蒙牛助理總裁孫先紅對牛根生的評價。

1993年起,開廣告公司的孫先紅開始與牛根生有了接觸,後者當時是伊利的副總,他們很快有了合作。6年後,生意上的合作夥伴變成了共同創業的朋友,至今風雨十多年,孫先紅目睹了牛根生從困境中崛起的全過程。

“小勝憑智,大勝靠德。”牛根生常念叨著這句話。這句話最早就源于孫先紅給牛根生的總結。提起這個,孫先紅不無得意:“我説,牛總我跟你這麼多年,實際上這是對你人生的一個寫照。”

“那時候他的威望正越來越高,所謂‘功高不能蓋主’,”孫先紅如此看待牛根生曾經的遭遇,“直到今天,他跟我們從來就沒説過一句老板的不是。”

孫先紅還記得他和牛根生的一個小故事。大概1998年的一天,牛根生家裏買了個微波爐,不知道怎麼用,請學過工業自動化的孫先紅幫忙。孫先紅去看了看,説這個得用微波爐餐具。在當時,在呼和浩特還買不到。幾天後,孫先紅去北京,順便捎回一套。58塊錢,他連發票也沒開,想著送給牛根生。

結果孫先紅臨走時,牛根生叫住了他:“把發票給我,這個多少錢?”

“我沒開發票,這也不值啥錢。”

“那你拿走。”

“當時我心裏真是很不舒服。”沒辦法,孫先紅告訴他是58塊錢,牛根生給了他60塊,孫先紅還拿出兩塊錢找了他。

1999年,聽説牛根生要創辦企業了,孫先紅毫不猶豫地拿出45萬元,參與投資。

“微波爐那事到現在我都印象很深。”孫先紅説。他暗暗想,跟牛根生合作那麼多年,他連根煙都沒請牛根生遞過,後者也沒提出任何亂七八糟的要求。現在人家出來了,説搞個投資,就算賠了,頂多等于給了他這麼多年的回扣。何況,在當時伊利那樣的國營企業,牛根生都那麼盡心盡力,何況自己的企業呢?

“完全是衝著牛根生的人格魅力來的。”孫先紅説。

不過,孫先紅當時雖然堅信牛根生一定會做起來,卻沒想到會那麼快,做得那麼大。

“他從一開始就沒把賺錢放在第一位,”孫先紅説,在他眼裏,牛根生的企業家精神相當突出,他是帶著企業的願景開始創業的,有著強烈的企業使命感。

但孫先紅還是希望蒙牛的發展速度能回復到適中的程度上。他能體會牛根生因此而感受到的壓力。“速度快壓力大呀,他這個壓力不是源于企業做不好,而是對百萬奶農的責任心。”

2004年,蒙牛遭遇危機事件,有人先後多次在湖南長沙和湖北武漢兩地購買“蒙牛”牌牛奶,注入甲醛、酒精及廣告顏料等物質後,再將牛奶偷放到兩地的十余家“蒙牛”牌牛奶銷售點。同時,向蒙牛發送勒索信。

那次牛根生給溫總理寫了信,溫總理做了批復,牛根生激動得哭了。

在孫先紅的記憶裏,牛根生落淚還有一次。那是在伊利,當時擔任生産經營副總裁的牛根生,負責冰激淩的銷售,由于全國都要貨,産量太大,卻運不出去。伊利給鐵道部寫信反映,最後鐵道部終于給回復了。那是在一次中層會議上,牛根生念這封信,念著念著就哭得念不下去了,是孫先紅接著給念下去的。

“他是個感情非常豐富的人,”孫先紅感嘆説,“他是很期望得到理解的,尤其是國家和政府的理解,因為他做事情不是為個人做的。”

“我覺得他是帶著百萬農牧民跟人家打仗,他經常講,‘我死了無所謂,但我後邊站著多少人,他們不能死’。”

“所以還是希望他壓力小一點,弦不要老繃那麼緊。”


(責任編輯:荊克)
  相關新聞/圖片: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查看評論
  請注意:
遵守國家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新華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頻道精選

新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新華社,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並注明“來源:新華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新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讚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係的,請在30日內進行。
聯係方式:新華網管理協調部 電話:010--63073424
新 華 網 檢 索
要聞
- 發現號升空途中碎片脫落 13天生活揭密專訪
- 六方會談今可能有初步結論 各方表立場滾動
- 拉美多不讚成 四國增常案月底表決已不可能
- 兵馬俑將變煤坑 假新聞如何出籠事件經過
- 工行17項目推進公司改革 網通國際重組方案
- 高檢公布刑訊逼供3起嚴重侵犯人權犯罪案
最新圖片

最後的答辯 一個女碩士的生命絕唱[組圖]
新華導讀
[抗戰]“七七”我駐防盧溝橋 鬼子刺刀不敵我的大刀片兒
[時事]60億人理念匯成一句話 網絡幫“海歸”成功辦企業
[海外]訪美私生子城市新奧爾良 中國公司承建歐洲最高樓
[健康]北京:七種疫苗費由政府埋單 九種重病可獲賠萬元
[生命]疑似太歲 傷口自愈[圖] 擇偶時 男看相貌女聞氣味
[消費]老中青三代生活大調查 "超級女聲"狂歡與利益分配
新華論壇
- 貧困縣的接待標準大魚大肉人頭馬?
- 中國日益"內向化" 美奈我何?
- 莫搞立竿見影的“速成”經驗
- “縣慶”之類應“限慶”
- 從唐詩裏流出荷花的風韻
- 千般變幻萬種風情-夢幻般的漓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