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互聯網銀行:開拓傳統邊界 嘗試更多可能
2017-03-20 09:09:32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銀行業供給側改革係列報道④

  ⊙記者 高翔 ○編輯 陳羽

  每座城市的中心,總有那麼幾幢美輪美奐的高樓,是屬于銀行的。倣佛唯有堅如磐石、金碧輝煌的大廈矗立著,客戶才會由此對銀行有著信任感。

  但自現代銀行業誕生之日就有的刻板印象,正在改變。不依賴實體網點和物理渠道的銀行越來越多地改變人們的生活。起初是電話銀行,隨後是網絡銀行和手機銀行,接下來或許還有物聯網銀行。2015年,微眾銀行和網商銀行也在中國誕生,盡管它們主要在移動端開展業務,但人們習慣于將它們稱作互聯網銀行。

  後來者也已至。四川新網銀行希望跳出特定場景,成為“萬能連接器”;蘇寧銀行希望走O2O模式;百信銀行則將以獨立法人形式開展直銷銀行業務。

  除了表面上的渠道變革,受訪的互聯網銀行從業者均強調,如果硬要把互聯網銀行與傳統銀行區隔開來,那就是FinTech與TechFin的差別——是否真正靠數據和技術驅動業務。事實上,這並非互聯網企業的“特權”,傳統銀行在渠道和組織架構上互聯網化的趨勢同樣迅猛。

  擴展銀行的邊界

  3794筆!這是在四川經營一家淘寶店的張女士5年來在網商銀行(包括其前身阿裏小貸)的貸款總數,最小的一筆僅3塊錢,最大的一筆也只有5600元,至今無一筆逾期。

  “我們的風控模型發現這位客戶後,主動聯係了她,問她是不是搞錯了,貸款是有利息的。”網商銀行負責人黃浩對記者表示:“她説,我知道是有利息的,但因為方便,我就是願意用。”

  按傳統銀行的作業模式,申請貸款採取的是紙質進件、人工審批。如此測算,即便1天做成1筆貸款,也需要近10年時間才能完成這近4000筆的貸款。

  毫無疑問,互聯網雖然沒有“顛覆”銀行業,但正在拓展銀行的商業邊界。2015年6月,網商銀行成立,阿裏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在開業儀式上説,網商銀行不放500萬元以上的貸款,希望能夠服務1000萬家企業。

  馬雲給的數據也許有些保守了。到去年底,網商銀行服務的小微企業就接近250萬戶,戶均貸款額為1.69萬元,與500萬差了快兩個數量級,不良率不到1%。去年一年貸款余額同比增長311%。

  騰訊旗下的微眾銀行是中國第一家互聯網銀行。到去年11月末,微眾銀行“微粒貸”的主動授信客戶超過6000萬,筆均貸款8000元。一位大型互金機構的高管對記者表示:“‘微粒貸’還有潛力。試想,把‘錢包’放在微信的第一屏,是怎樣的效果?”

  互聯網銀行,嚴格來説是直銷銀行的一種運作模式。直銷銀行不依賴實體網點和物理櫃臺來擴展業務。上世紀80年代,英國四大銀行之一的美聯銀行創建了First Direct。這是全球第一家完全依賴電話業務的銀行,1992年成為匯豐旗下的子公司,目前為125萬歐洲客戶提供全天候的服務。到了上世紀90年代,電腦開始取代電話,銀行開始開發自己的網絡平臺,一些純網絡銀行由此誕生。1995年,安全第一網絡銀行(Security First Network Bank,下稱“SFNB”)在美國成立。之後,移動互聯網興起,手機銀行出現了。

  有業內人士指出,按照目前生物識別和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趨勢,預計第四次銀行渠道演變將會延伸到物聯網。未來用戶將通過語音指令等方式,讓智能家居等硬件設備完成銀行支付、轉賬等交易。

  微眾銀行和網商銀行還在探索的路上,後來者已至。去年底,由新希望、小米和紅旗連鎖共同發起的四川新網銀行對外營業了。蘇寧銀行和百信銀行同樣定位為互聯網銀行。與此同時,包括包商銀行在內的一些銀行則有意申請獨立的直銷銀行法人資格。

  FinTech與TechFin的差別

  互聯網銀行能降低銀行的運營成本,這體現在多個方面。由于沒有物理網點,互聯網銀行至少省去了房租。

  網商銀行相關負責人曾對上證報記者表示:“成本分為固定成本和可變成本,由于沒有物理網點,而技術上的投入都是固定成本,隨著規模越做越大,互聯網銀行在成本上的優勢會越來越明顯。我相信只要做到四五百億的規模,規模效應就會顯現。”

  截至去年底,網商銀行的總資産為616.13億元,已經過了臨界點。

  不過,要説線下渠道已經進入歷史的故紙堆,有人認為為時尚早。江蘇蘇寧銀行籌備組的相關成員對上證報記者表示:“我們絕大多數客戶將來自線上,這是互聯網銀行的特性決定的。但線下渠道仍有其獨有的價值,線下渠道的缺失也會反過來影響純網絡銀行在很多業務上的正常開展,所以最好的方案還是線上與線下的結合。我們定位為一家O2O銀行,線上線下兩個渠道獲客。”

  移動互聯時代,獲取數據也比傳統的KYC(Know Your Customer,“了解你的客戶”)和現場調查更為便捷。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中國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學教授何平指出:“民營銀行的股東有一些客戶,相關的客戶信息和融資需求都可以為互聯網銀行所用。此外,由于不局限于一地經營,區域性金融風險對互聯網銀行影響較小,因為它的信用風險得到了充分分散。”

  甚至數據的多寡已經不是問題的核心。新網銀行行長趙衛星對上證報記者表示:“大數據時代,數據的合理獲取不再是個很難的問題,但如何更好更充分地挖掘數據、利用數據更關鍵。”

  拋開上述降低成本的考慮,受訪人士均指出,設立單獨的互聯網銀行或獨立法人形式的直銷銀行,旨在再造運營流程。包商銀行已經提交了獨立法人直銷銀行牌照的申請。該行相關負責人指出:“獨立的直銷銀行是獨立法人單位,與母行保持風險隔離,獨立經營。直銷銀行1.0是渠道的變革,直銷銀行2.0則是運營流程的再造。”

  “設立直銷銀行解決了渠道問題,但如果銀行‘總分支’的利益分配格局不變,只是把存量的客戶裝入直銷銀行,那離互聯網銀行‘互聯’的宗旨還相去甚遠。”趙衛星直言。

  在採訪中,網商銀行和新網銀行都提到了兩個詞:FinTech與TechFin。在兩家銀行來看,這並不是簡單的文字遊戲,背後是靠什麼來驅動業務,是不是真正靠數據、靠技術來驅動——這是互聯網銀行、直銷銀行甚至是謀求轉型升級的主流金融機構必須想清楚的問題。

  探尋更多可能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並非所有的互聯網銀行都證明了自身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第一家純網絡銀行SFNB在1998年就出現了停滯的現象,同年被加拿大皇家銀行收購。英國最大的純網絡銀行Egg Bank也在2007年被花旗集團收購。

  目前看來,發展的較為成功的網絡銀行往往是積極向互聯網轉型的傳統銀行(比如ING Direct),或是充分利用母公司品牌和客戶資源的獨立網絡銀行(比如日本樂天銀行)。

  在來新網銀行擔任行長前,趙衛星去歐洲拜訪了一些傳統大型銀行,如西班牙的BBVA、荷蘭的ING以及丹麥最大的銀行。他發現,相較純網絡銀行被吸收進大集團,傳統銀行互聯網化的趨勢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些銀行的組織架構已經向群組式轉變。BBVA已經砍掉了2萬人,縮減了50%的線下網點,但業績提升了97%。”趙衛星頗有感觸地説:“更讓我驚訝的是,這些人們眼中的‘大象’並不是被外部衝擊所倒逼的,完全是自發地調整。”

  同樣的故事是否會發生在中國呢?中國傳統銀行的互聯網化進程也不慢。原工行董事長姜建清2015年就宣布,到2020年工行實現網絡融資總額3萬億元、客戶3000萬,屆時工行將成為全球第一的網絡融資銀行。

  網商銀行背靠阿裏,微眾銀行背靠騰訊,兩者都依托強大的場景——從場景中獲客,利用場景中的數據,在場景中嵌入風控手段。不過,也有互聯網銀行想嘗試不同的玩法。

  新希望的農業産業鏈,小米的移動互聯生態圈,紅旗連鎖在四川省內超過2700家連鎖店——看上去,新網銀行有資本成為又一家互聯網場景銀行。但趙衛星對上證報記者指出:“場景換個詞就是流量和用戶,那麼只要用戶和流量在哪裏,我們就去哪裏。重要的是客戶需求和流量,而不是場景。場景銀行有看得見的天花板,我希望新網銀行有更多的可能性,沒有那麼多‘規定動作’、‘規定場景’。我們希望成為‘萬能連接器’。”

  誠然,作為新生事物,互聯網銀行也有不可忽視的風險。央行金融研究所綜合部主任伍旭川和博士後流動站張翔曾聯合撰文指出,技術安全風險、信任度不夠造成的擠兌風險、吸收存款難導致的商業模式難以持續的風險、網絡身份驗證的不可靠性等,都是純網絡經營可能導致的特殊風險。

  江蘇蘇寧銀行籌備組的相關成員表示,要讓更多的中國用戶接受這種模式,就必須在安全和個人隱私保護方面做得更好。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方圓
新聞評論
    2017“地中海全景展”在斯德哥爾摩開幕
    2017“地中海全景展”在斯德哥爾摩開幕
    四川雅江森林火災持續一周 暫無人員傷亡
    四川雅江森林火災持續一周 暫無人員傷亡
    湖北小河明清古街
    湖北小河明清古街
    學民俗 迎春分
    學民俗 迎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