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明朝晚期歷史畫卷:江口沉銀傳説不假 銀子萬萬五
2017-03-21 07:06:30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江口沉銀鉤沉

  1646年

  據地方縣志記載,1646年,明朝末年著名農民起義首領張獻忠順岷江南下轉移財物,在此遭明將楊展伏擊,戰敗船沉。當地幾百年來傳説不斷,稱有整整1000船金銀財寶沉于江底,有一句歌謠説:“石牛對石鼓,銀子萬萬五。有人識得破,買盡成都府”。然而由于並無正史記錄,對于江口沉銀是否存在、具體地點在哪兒,之前史學界長期存在爭議。

  2010年

  彭山區文物保護管理所所長吳天文説,早在2005年,當地修建城市供水工程時在岷江河道挖出7枚銀錠,經鑒定為明代銀錠,屬國家珍貴文物。2010年這裏被確立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江口沉銀遺址”。

  2015年4月25日

  2015年4月25日,眉山市212名民警組成的抓捕行動隊,在雲南、四川等多地對6個盜掘團夥骨幹展開同步抓捕。與此同時,專案組民警輾轉10多個省市追回千余件涉案文物,其中國家珍貴文物100件,其中最為引人關注的是國寶級文物“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

  2017年1月5日

  1月5日,彭山江口沉銀發掘項目正式啟動,截至3月15日已發掘面積1萬余平方米。

  2017年3月20日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3月20日表示,彭山江口沉銀水下考古取得重大進展:出水文物超過1萬件,實證確認了“張獻忠江口沉銀”傳説。

  從衰草連天到油菜花開,彭山江口鎮的岷江兩岸,又經歷一個春夏。然而,與往年不同,今年江上建起了一道圍堰,河床裸露,流傳數百年的張獻忠沉銀傳説,終于塵埃落定。3月20日下午,四川省政府新聞辦在眉山市彭山區舉行了“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階段性工作新聞通氣會,確定江口遺址就是張獻忠沉銀處。

  戰刀斑駁,銀錠猶光,彭山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發掘,才經過了兩個多月,就已有上萬件文物“水落石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介紹,經過兩個多月水下考古,現場出水文物超過1萬件。讓人驚喜的是,這批出水文物中,除西王賞功幣、金幣、銀幣、大順通寶銅幣、金冊、銀冊、銀錠以及戒指、耳環、發簪等各類金銀首飾,還首次出水鐵刀、鐵劍、鐵矛、鐵箭鏃等兵器。這些出土文物也將揭開明清時期學術研究的新篇章,是明史研究的一大突破,也是內水圍堰考古的一個創新之舉。成都商報記者 宦小淮 蔣麟 攝影記者 王勤

  數量之多

  上萬件文物力證

  傳説了370年的“張獻忠江口沉銀”不假

  岷江滾滾而去,始終沒能帶走流傳江口的謎題。今年1月,一道屏障在江中建起,在江中“劈開”一塊空地,抽水機晝夜轟鳴,讓考古的“觸角”一直延伸到了江底。

  記者20日在現場看到,文物考古單位在岷江河道內圍堰抽水,將發掘環境從水下變成了陸地。考古人員從“陸地”向下發掘約5米,露出了長達數百米的堅硬河床,起伏的褐紅色河床狀似靜止的“怒濤”,文物就散布在“波濤”凹槽中的鵝卵石和河沙之間,文物堆積層約有2米厚。

  考古發掘中,金屬探測、磁法、電法和探地雷達等手段也區別于以往的考古發掘。電子科技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攜手國土資源部成都地質調查中心成立聯合研究團隊,為考古工作提供科技支持,利用地球物理勘探技術和信息技術“透視”江水和砂石層下的河床基岩,逐漸揭開沉睡江底370余年的“秘密”。

  兩個多月的考古發掘,超過1萬件文物從江底被發掘出來,臨近發掘現場的彭山漢代崖墓博物館中,部分具有代表性的出土文物得以展示。一段殘刀,銹跡斑斑,刀體還夾雜著鵝卵石;一柄矛頭,還能辨認出明末兵器形制;6塊銀錠,足足有拳頭大小,雞蛋大小的金錠還有光澤,在出土的銀冊上面,能夠清晰地看到“冊封”、“郡王”的字樣。

  考古專家介紹,發掘出土的文物主要有五大類:搶劫明朝藩王的財務、州縣官府的庫銀、民間百姓的金銀財寶、張獻忠自己鑄造的貨幣、打仗用的兵器。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副研究員、彭山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發掘領隊周春水介紹,從目前的考古發掘來看,眾多出土文物中,民間掠奪的財寶居多。在展示的文物中,記者也注意到,金耳環、發簪、金戒指、手鐲佔了多數。周春水也認為,這也是張獻忠掠奪四川百姓的最直接證據。

  文獻記載,張獻忠一直在長江流域包括中西部地區轉戰,他沒有特別穩定的經濟來源。通過沿途劫掠富豪,才能維持軍隊物資的運轉。從目前發現的文物來看,這種情況很可能是真實的。這些文物是否證明“張獻忠屠川”?一直以來,有專家認為,張獻忠對川民的屠殺主要集中在成都及其周邊地區。也有學者認為,造成明末清初四川人口劇減的原因主要是戰亂和災荒。隨著更多文物的出土,這段歷史或將逐漸清晰起來。

  等級之高

  金冊來自蜀王府

  木鞘裏白花花的銀錠 反射出貴金屬的光芒

  在眾多文物中,木鞘最為震撼,這些流傳于各路文獻資料記載中的銀錠“保險櫃”最終以實物的方式展現在人們面前。《蜀龜鑒》卷三載“居民時于江口獲木鞘金銀”。而《蜀難敘略》載:“清順治十一年,又有漁人獲銀鞘于江口,而剖其鞘以為飼豕之具。”

  3月16日下午,考古隊終于在發掘區域的最北端發現一塊相對完整的木鞘,木鞘腐爛的一端,露出了白花花的銀錠,仍舊反射出貴金屬的光芒。在考古發掘現場附近的工作站,記者見到部分出水文物,各類金銀器物、錢幣上的文字大都清晰可辨,各種金銀首飾上的花紋依然精致。這讓身經百戰見多識廣的考古人員也感慨地説,“那叫一個震撼!”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彭山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發掘領隊劉志岩介紹,根據史料記載,張獻忠將一段木頭剖開成兩半,將中間鑿空,放入銀錠後,兩塊木頭一合上,再用鐵絲固定。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月,這成了轉移財産的一種運輸方式。

  這些木鞘裝了多少銀錠?有史料記載,“領萬余兩,分作五鞘”,因此也有學者推斷:每一鞘裝銀2000兩,以一錠50兩計,一鞘則裝銀40錠。亦可推測,張獻忠寶船上每一筒裝銀的木鞘原長起碼有一米多長。

  當然,眾多文物中,4塊金銀冊最打眼,直接印證了張獻忠當年搶奪蜀王府的事實,一些龍紋首飾也證明了這些物品的規格,都是皇家才能使用的一些尊貴器物。劉志岩表示,這其中,金銀冊屬于明朝王室宗親,如果是冊封兒孫嬪妃,藩王用的就是金冊;如果冊封郡王,藩王用的是銀冊。這些存在王府之中的金屬,也解釋了明王朝的一套分封體係。

  意義之大

  確定江口遺址是張獻忠沉銀處

  證實岷江河上“遭遇戰”

  張獻忠沉銀一直是謎一樣存在。根據史料記載,張獻忠(1606~1647年)為陜西延安人,崇禎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義,是與李自成齊名的明末農民起義軍領袖。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國政權。1646年張獻忠順岷江南下轉移財物,遭明朝參將楊展伏擊,戰敗船沉,大量財物沉于江底。

  江口沉銀遺址中,偶爾發現了一些唐宋時期的錢幣遺物,不過,明末清初的金冊、銀冊、銀錠以及戒指、耳環、發簪等各類金銀首飾和鐵刀、鐵劍、鐵矛、鐵箭鏃等兵器,特別是裏面的西王賞功幣、大順通寶銅幣成了江底“主流”。

  這些密集出現的文物,讓考古專家確定這裏就是張獻忠沉銀地點無疑。當年張獻忠一路順江而下,遭到埋伏,多年徵戰搜刮金銀都連同被焚毀的戰船,沉入江底。此次考古也為當初考古專家將這裏定性為古戰場遺址找到了有力支撐。

  北京大學教授李伯謙等30多位考古學家現場考察後認為,這是中國傳説中的、記載的幾處皇家藏寶中唯一被找到,且是由考古機構科學發掘出的批量寶藏;出水文物數量之多、等級之高,種類之豐富,具有極高的科學、歷史、藝術價值;對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經濟史、軍事史和生活史等具有重要意義,可謂展開了一幅中國明朝晚期的社會歷史畫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新聞評論
    碧海揚波 “鲯鰍”曼舞——南海的春天印象
    碧海揚波 “鲯鰍”曼舞——南海的春天印象
    去産能 再出發——“煤亮子”的新徵程
    去産能 再出發——“煤亮子”的新徵程
    300余年前張獻忠“江口沉銀”處出水萬件文物
    300余年前張獻忠“江口沉銀”處出水萬件文物
    樂天集團會長及家人出席法院庭審
    樂天集團會長及家人出席法院庭審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662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