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脫貧攻堅“世界屋脊之巔”

2017年05月15日 10:57:34 來源: 瞭望

    作者: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王健君 劉洪明

    如果説2020年中國人實現全部脫貧將是人類發展的偉大奇跡,那麼這其中生活在世界屋脊上的320多萬西藏同胞的全部脫貧,則是“奇跡中的奇跡”

西藏林芝市工布江達縣錯高鄉錯高村藏香豬育種合作社員工小措姆在放養藏香豬 王健君攝/本刊

    “西藏正處于歷史上發展穩定的最好時期之一。”近日,西藏自治區常務副主席丁業現接受《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中表示,“十三五”開局,全區脫貧攻堅首戰告捷:2016年14.7萬貧困人口實現脫貧並得到國家確認,1008個貧困村居達到退出標準,10個貧困縣區達到脫貧摘帽標準,其中5個縣申請國家考核評估。

    據本刊記者調研了解,2016年,國務院扶貧辦連續兩次赴藏考察,認為西藏脫貧攻堅工作走在了全國前列。國務院脫貧攻堅督導組、全國政協考察組、中科院第三方評估組均認為,(西藏脫貧攻堅)識別精準,工作扎實,幫扶到位,精準扶貧全面展開、快速推進。

    今年1月,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組織的省際交叉考核組對全區脫貧攻堅工作進行全面考核,考核結果顯示,西藏2016年精準識別率達到100%、精準退出率達到100%,群眾滿意度達到99.6%,被評為2016年脫貧攻堅工作成效考核“綜合評價好”的8個省份之一,屬于第一梯隊,得到了中央的充分肯定和有關部委的高度讚賞。

    目前,西藏全區320多萬常住人口,截至去年底還有44萬貧困人口。中國社科院西部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魏後凱為《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分析説,在1993~2015年間,西藏自治區實現地區生産總值連續23年保持兩位數增長,年均增速高達12.6%。特別是十八大以來,西藏經濟增速已連續5年高于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平均增速。這表明,近年來西藏經濟已經進入了持續高速增長的快車道,為西藏實現“十三五”脫貧攻堅目標打下了堅實的經濟基礎。

    採訪中,丁業現表示,黨中央、國務院歷來高度重視西藏工作,和平解放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央先後召開了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制定出臺了一係列支持西藏經濟社會發展的政策措施,有力促進了西藏長足發展和長治久安,西藏各族人民完全有信心在2020年與全國人民同步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偉大目標。

    海拔4000米以上的艱巨任務

    西藏素有“世界屋脊”之稱,全區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南北最寬900多公裏,東西最長達2000多公裏,邊境線長4000多公裏,佔全國陸地邊境線的1/6,是我國重要的邊疆民族地區、國家安全屏障、生態安全屏障和戰略資源儲備基地,也是全國最大的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目前,全區74個縣全部屬于貧困縣。

    採訪中,區域經濟研究專家和西藏幹部群眾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和平解放以來,西藏社會經濟實現了跨越歷史時代的高速發展。但也要看到,由于西藏經濟社會發展起點低、起步晚、基礎差、底子薄,加上自然條件艱苦、生態環境脆弱,目前西藏發展水平還較低,與發達地區之間的差距較大,實現到2020年與全國一道同步小康目標,任務十分艱巨。

    採訪中,《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發現,西藏遠殊其他省區的獨特區情尤其加大了其脫貧攻堅的挑戰性:

    一是自然生存條件普遍較惡劣。全區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最高的縣5000米、最高的鄉5500米,屬于高寒缺氧艱苦地區,空氣稀薄、含氧量僅為內地的60%。氣壓低、輻射強等,對人體健康影響較大,人均預期壽命68歲。地廣人稀,現代醫療條件難以跟上,因病致窮較為普遍和嚴重。

    二是生態和環境保護任務繁重。西藏是我國和亞洲的江河源,是亞洲乃至北半球氣候變化的敏感區,是國家重要生態安全屏障,在調節氣候、水源涵養與水土保持、生物多樣性保護等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這種生態戰略地位大大提高了經濟發展和扶貧開發的約束力度。

    三是民族宗教因素加大脫貧復雜性。全區常住人口320多萬人,其中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人口佔95.74%,是全國唯一一個少數民族人口佔絕大多數的省區。同時,也是信教群眾比較集中的地區。全區宗教活動場所1787處,其中藏傳佛教1782處、在編僧尼46000人,大多數群眾信仰藏傳佛教。

    四是過低的城鎮化率制約了脫貧潛力。按照國家主體功能區規劃,西藏絕大部分屬于限制和制止開發區域,不宜進行大規模的工業化和城鎮化。目前,西藏平均每平方公裏2.63人,城鎮化率只有27.74%,大大限制了脫貧攻堅的後勁。

    魏後凱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十三五”期間,西藏要實現脫貧致富和同步小康目標,“必須實行轉型和追趕結合,走跨越式綠色發展之路,同時建立起能夠促進農牧民持續穩定增收的長效機制,不斷增強造血功能,提高自我發展能力。”

    大扶貧“聚小流成江海之力”

    “面對艱巨而復雜的脫貧重任,全區各級幹部群眾唯有迎難而上。”採訪中,西藏自治區扶貧辦相關負責人為《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介紹説,為了力爭“十三五”期間每年消除11.8萬貧困人口,自治區黨委和政府制定了嚴密精準的脫貧方略。針對全區148695戶、588711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致貧原因,因人因戶提出幫扶措施,2016年開始大力實施“五個一批”工程。

    發展産業脫貧一批。2016年整合資金40億元作為産業扶貧發展資金,設立風險補償基金12.78億元,撬動對口援藏、金融信貸、社會資本20億元,已實施項目528個,帶動5.8萬名貧困群眾脫貧。

    易地搬遷脫貧一批。堅持搬遷與産業、安居與樂業同步,2016年落實易地扶貧搬遷貸款151.65億元,完成投資40.9億元;開工建設安置點376個、住房1.8萬套,已搬遷入住3.58萬人,實現了“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生態補償脫貧一批。面向59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8.48萬卡外低保人口和低收入中有勞動能力的群體,實行“定崗定員、定員定責、定責定酬”,落實生態補償崗位50萬個,兌現資金15億元。

    發展教育脫貧一批。2016年投入6790萬元,建設基層就業服務平臺280個,依托企業和産業,實行定單、定向和跟班培訓貧困人口4.9萬人次,實現轉移就業3.4萬人。“兩後生”中等職業教育專項招生717人、大學生定向招生1403人。

    社會保障兜底脫貧一批。農村低保標準由2350元提高到2550元,兌現農村低保資金3.4億元、臨時救助資金1.9億元,落實2.8萬名貧困家庭大學生補助資金9348萬元;完成建檔立卡貧困殘疾人鑒定,發放困難殘疾人補貼和重度殘疾人護理費9100萬元。

    與此同時,全區構建起了專項扶貧、行業扶貧、金融扶貧、援藏扶貧、社會扶貧“五位一體”的大扶貧格局:

    一是專項扶貧,統籌整合36類財政涉農資金85.2億元;二是行業扶貧,統籌整合交通、農牧、水利等涉及基礎設施建設類項目251個,總投資53.63億元;三是金融扶貧,全年落實扶貧再貸款資金3784萬元,累計發放扶貧貼息貸款218.15億元,形成了産業扶貧、搬遷扶貧、到戶扶貧等對應的各類主體“應貸盡貸”的金融扶貧政策體係;四是援藏扶貧,召開了全國扶貧援藏工作會議,17家對口援藏省市、18家中央企業與受援地簽訂了扶持協議;五是社會扶貧,132家區(中)直單位參與定點扶貧,實現全區5467個貧困村(居)全覆蓋,13.67萬科級以上幹部與26.62萬貧困群眾結對幫扶;啟動“百企幫百村”行動,470家各類企業與670個貧困村(居)對接幫扶;12家企業與扶貧部門簽訂《企業支持就業扶貧框架協議》。

    採訪中,丁業現感慨地説,2016年西藏脫貧攻堅工作重視程度之高、政策保障之強、投入規模之大、整合資源之多、社會動員之眾、影響范圍之廣、工作要求之高、脫貧成效之實都是前所未有的。

    脫貧攻堅要贏在關鍵期

    “發展是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的總鑰匙。”魏後凱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在西藏實現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徵程中,農牧民收入低、公共服務滯後和人居環境差是當前面臨的主要短板。“這其中農牧民收入低是‘短板中的短板’。”因此,“十三五”期間是西藏社會經濟發展的關鍵機遇期,一定要緊緊抓住當前大好局面:

    一方面,要加快經濟社會發展,創造“西藏速度”,實現跨越趕超。在全國增速逐步放緩的新常態下,西藏因起點低、基數小有條件實現持續的高速增長。這種持續高速增長是西藏實現脫貧致富和同步小康的前提條件。

    另一方面,西藏要實現跨越趕超,不能照搬其他地區的模式,而應該從區情出發,堅持生態第一、環保優先,實行全域保護、點狀開發。同時加快轉變發展方式,大力推進農牧業現代化和高原特色城鎮化,構建具有高原特色的生態型産業體係,走綠色發展之路,依靠綠色發展和生産方式轉變促進跨越趕超。

    目前,對西藏而言,脫貧攻堅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可謂互為表裏,脫貧成敗事關“第一個百年”目標能否實現。因此,魏後凱認為,要冷靜認識西藏特殊區情下脫貧攻堅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間的辯證關係。

    在他看來,國家層面衡量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程度的一些指標,如人均GDP、工業生産率、城鎮人口比重等,對西藏而言都不一定符合實際。比如,西藏城鎮化率只有27.74%,按照國家確定的城鎮化率60%以上的小康標準值對標西藏,並不適宜。

    “事實上,小康是一種生活狀態,與居民是否從事工業生産或者居住在城鎮並沒有必然的聯係。西藏作為一個特殊的區域,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就必須從本地實際出發,確定科學可行的小康目標值。”

    他建議,對西藏而言,應把重點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確保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二是確保城鄉居民收入持續快速增長並達到國家小康標準;三是確保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四是城鄉居民能夠享受基本等值的生活質量;五是人居環境明顯改善。

    “其中,能否確保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將是西藏能否實現同步小康目標的重要基礎和前提條件。”魏後凱最後向本刊記者表示。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8136284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