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自媒體“裂變期”泡沫浮現:抄襲多發維權難 炒作吸睛無底線
2017-04-21 07:56:37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走出家門,31歲的王逸步入街角咖啡屋。午後暖陽,輕音樂,布藝沙發,一方小天地,是他熟悉的創作空間。

  一杯拿鐵咖啡、一方蘋果電腦、一部手機、一個筆記本,勾勾畫畫後,指尖流瀉的文字逐漸碼排成文,一篇成千上萬閱讀量的文章應時而生。

  “坐在電腦前,我就是‘我手寫我口’的‘權筆’——一個自媒體弄潮兒。在這個自媒體浪潮中,我只是個小蝦米,跟在大咖後面玩,也愉悅一下吃瓜群眾。”

  就像“權筆”所述,自媒體已成為中國數億網民獲取內容的新選擇,這片領域也從“吃螃蟹”的少數人試水,變成更多人的第二職業。從亞文化到大眾文化,個人公號、直播空間、小咖秀等“新鮮玩意”層出不窮,自媒體行業經過初期發展後進入“裂變期”。與此同時,抄襲多發維權難、“蹭熱點”、虛假新聞、失實言論、數據造假等種種亂象也成為自媒體行業不可忽視的軟肋。

  從“自我表述”到“吸睛吸金”

  自媒體漸呈“兩極分化”

  21世紀第二個10年中,伴隨互聯網流量盛世,自媒體不斷更新換代:論壇、博客到微博、微信、視頻……2014年“媒體融合元年”以來,羅振宇等傳統媒體人紛紛出走轉戰自媒體行業,2015年小咖秀燃爆社交朋友圈,2016年伴隨直播、短視頻、VR技術的普及,直播網紅、“二更”等以短視頻為主的自媒體形式,獲得了更多資本青睞。

  大數據營銷公司IMS新媒體商業集團CEO李檬表示,2016年以來,新媒體形態不斷演進,新應用層出不窮,自媒體載體越來越多。“從最初單一的網站模式已經發展為直播、圖文、視頻、音頻四大板塊,駐足不同領域的自媒體人也在快速增長。人們接受信息的方式從傳統上的‘點對面’發展為‘點對點’,自媒體大量遷徙,走向內容差異化共榮。”

  近日,由全球首家自媒體價值排行及版權經濟管理機構克勞銳發布的《2016中國自媒體行業白皮書》顯示,自媒體已成為中國網民獲取內容的新選擇。近兩年來社交媒體的用戶活躍度呈快速增長:在《90後媒介使用習慣研究報告》中,七成以上的“90後”平均每天接觸手機3.8小時。

  不斷“吸睛”的自媒體,也以其多樣化、平民化、廣泛化等優勢迅速吸引資本注入。克勞銳總經理張宇彤認為,目前自媒體已經逐漸過渡成一個成熟行業,具備了完整的行業生態,自媒體人通過內容生産模式,幫助平臺搶奪用戶時間。據不完全統計,完成融資的自媒體已超過175人,其中近20人融資額達千萬元,有10位自媒體的估值高達億元。

  距離“媒體融合元年”只過去三年,市場已對“一窩蜂”的自媒體做出了篩選。中國傳媒大學廣告學院教授黃升民表示,自媒體産業現狀已呈現非常明顯的“馬太效應”:強者更強,弱者淘汰,“野蠻生長”逐漸轉向“規模發展”。以盈利能力為例,目前約70%的自媒體從業者月收入低于5000元,僅2.8%的人月收入超過10萬元,真正成為IP商業化的超級自媒體不到1%。

  “做生意的地盤不可能越切越碎。平臺數量不斷減少、整合是一種大趨勢。”一位娛樂行業研究中心分析師表示,市場體量是既定的,且處于商業模式探索時期,容納不了這麼多家應用,中小産品的陸續倒閉是必然:2016年火爆的直播平臺,曾一度出現200多家平臺,截至目前也有近一成平臺倒閉。

  一輪行業洗牌下,一方面強者通過兼並重組形成大IP,吸引雄厚資本注資,掌握數量可觀的粉絲受眾,具備一定程度的話語權;另一方面,弱者不斷被兼並、吞沒、倒閉。“資本有一個野蠻生長的階段,投資的泡沫過後,部分自媒體將迎來深淵。”黃升民説。

  專家認為,自媒體行業經過初期發展後,勢必出現一個“裂變期”。“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自媒體也將理性回歸。”黃升民表示,經濟下行壓力之下,自媒體行業步伐會相對放慢,內部矛盾逐漸暴露,“在這個時間節點,如何組織結構化,從個體戶向公司的轉型變得非常關鍵。”

  一年侵權案例高達350萬件

  三年起訴14起判賠僅8起

  一篇文章最近火爆“朋友圈”——一位自媒體副總編在面試時了解到,自媒體圈給真正有實力做內容的前媒體人開價甚高:內容運營崗位月薪近三萬元,每年發14個月工資,還有價值數十萬元的股票。這位副總編不由得感慨,現在做內容的人才價碼上漲太厲害,自己一個副手被“滴滴出行”挖走,“價碼高得嚇人”。

  隨著近兩年自媒體市場的飛速發展,自2015年以來,內容價值出現爆發式增長。微博CEO王高飛表示,2016年微博有45個垂直領域的月閱讀量超過10億,自媒體作者通過微博獲得收入117億元,來自打賞、付費訂閱等內容付費收入達4.7億元,與廣告代言、電商變現相比,內容付費的原生性更強,用戶黏性更大。

  “隨著中産崛起和消費升級,內容付費已成為自媒體發展大趨勢。”國內音頻分享平臺“喜馬拉雅FM”聯席CEO余建軍介紹,目前“喜馬拉雅FM”有3.3億付費用戶,佔市場領域的70%,最新人均時常達124分鐘。

  從粉絲中篩選出用戶,“內容為王”成為自媒體持續變現的“關鍵一躍”。“為內容付費、為知識付費,讓廣告主更願意把錢投給真正內容創作的自媒體,才是未來中國知識的健康狀態。”李檬説。

  業內人士指出,一個知識經濟快速變現的時代已經到來,自媒體將會成為資本密集型行業,內容創業是未來自媒體的風潮:內容越多“幹貨”,知識越結構化、越深度,生命周期越長。

  “知識經濟”愈發彰顯內容優勢的同時,抄襲多發維權難的現狀,成為自媒體行業的“阿喀琉斯之踵”。黃升民指出,目前自媒體行業呈現技術難度小、準入門檻低、規范約束少、灰色地帶多的特點,成為其發展的劣勢,從業者蜂擁而上帶來內容過剩,優質、原創性內容卻非常稀缺,導致抄襲多發。

  2016年,克勞銳監測到的侵權案例高達350萬件,其中知名科技自媒體人王冠雄被侵權2.8萬多條。“基于自媒體價值,其溢價能力會不斷提高,若內容被粗暴抄襲,是對內容價值的最大折損。”張宇彤説。

  面對侵權多發,雖有知名企業、個人提出高達上千萬元的索賠金額,實際上卻懲處鮮少,且力度不大。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10月,近三年發生的14起企業或個人起訴自媒體侵權案例中,被判賠的僅8起,判賠結果超過10萬元的更是僅有3例。

  “10萬+”催生怪象

  “眼球經濟”滋生底線忽視

  “可惡的10萬+,催生多少怪現象!”

  談到“閱讀量標尺”,王逸“恨得牙癢癢”:“生怕漏蹭了一個熱點話題,哪家公司飛機鬧事了,哪個女明星出軌了,我都如數家珍。我們很少能拿到爆炸性獨家消息,文章想要‘10萬+’,就得話題有爭議性,標題要黃一點……在自媒體傳播領域,經常有好內容敗在了低俗標題上。”

  隨著屏幕充斥越來越多的“雞湯”“硫酸”“肉體”等感官刺激消費品,深度文章的生存空間受到擠佔。“我認識的一個朋友,在自媒體平臺用古文寫章回體小説,形式很新穎,內容也不錯,但閱讀量很慘,寫這個東西,人不死很難出名。”王逸感嘆道。

  有業內人士透露,一些八卦類自媒體閱讀量很高,但操作難度小、門檻低:復制粘貼一些網絡舊聞,東拉西扯甚至偽造網民爆料,再取一個聳人聽聞的標題,一篇“10萬+”閱讀量的公號文章就此問世。一些八卦號雖事實失準、缺少是非公正觀,卻因高人氣和點擊率,受到廣告商青睞,甚至已獲得幾輪“融資”。

  從傳統都市媒體辭職,轉行做自媒體五年以來,王逸也對行業內刷流量、僵屍粉等灰色産業鏈,從“大開眼界”變成了“見怪不怪”。“之前我們做一個微博抽獎活動,每天送iPad,結果接到粉絲舉報一個中獎者是‘職業抽獎人’,他們專門用一堆僵屍號盯著抽獎,一個月收入三四萬元沒問題。”

  除了“蹭熱點”,自媒體甚至成為虛假新聞、失實言論的滋生與散播“溫床”。2015年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新媒體藍皮書《中國新媒體發展報告No.6(2015)》指出,59%的假新聞首發于微博。

  “一些社會熱點事件發生時,往往一些小規模公眾號在尚未核實、考證的情況下,為蹭熱點、賣相關商品擅自發表揣測性、鼓動性言論,造成新聞不斷反轉、打臉。”長期研究網絡輿情生態的遼寧社會科學院社科信息研究所助理研究員何茜表示,隨著微信、微博等微傳播覆蓋率不斷提高,信息傳播速度和數量增加,普通民眾一時間難以分清消息源真偽、權威與否,給虛假信息留下了可鑽空子。

  與此同時,除了內容方面滑向無底線的感官消費和底層炒作,收視數據、閱讀量也頻繁出現造假問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表示,目前近一半以上的直播平臺名存實亡,原創內容和實體用戶很少,數據不少源自造假,甚至出現機器人刷單。

  法律專家認為,惡意刷流量的行為不僅會導致自媒體産業誠信危機,更有商業欺詐之嫌,減損行業創新的可持續發展潛力。何茜建議,網信辦等有關部門加強對自媒體的合理管控,與掃黃打非辦等相關部門、機構有機協作,對跟風轉載者予以教育引導,以觀後效。

  天津社會科學院社會研究所所長張寶義等專家建議,除了提高網絡普法力度,加強行業自律,成立行業協會相互監督,宜從新聞立法的角度制定法律法規,限制對未經授權即轉載、抄襲他人原創作品的行為,暢通投訴渠道,明確執法機構和相關責任人,加強監管或授權行業機構審查監管。(彭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上海車展:奔馳A級概念車全球首發
    上海車展:奔馳A級概念車全球首發
    天舟一號貨運飛船發射取得圓滿成功
    天舟一號貨運飛船發射取得圓滿成功
    谷雨時節農事忙
    谷雨時節農事忙
    鄉村“小京迷”唱京戲 傳承國粹展才藝
    鄉村“小京迷”唱京戲 傳承國粹展才藝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0847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