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淚目!退伍時,老兵和他的搜救犬“吻別”
2017-12-07 19:31:58 來源: 中國軍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走西六環,這樣路線比較近!”在迫不及待的催促聲中,車子發動了,駛出營區。

    “出門左轉,直行到岔路口,然後右拐……”在車子的後排座位上,退伍老兵李想時而翻看著手機裏的照片,時而焦急地望著車窗外。同行的戰友想盡辦法安慰他,但都無濟于事,因為始終敵不過他心中時刻牽挂著的一位特殊戰友——“雪豹”。

    李想是中國國際救援隊搜救犬隊的隊員,而“雪豹”正是他的搜救犬,今天,這個當兵整整16年的老兵即將脫下軍裝,上午結束向軍旗告別儀式後,他原本想收拾好行李,整理好情緒,能夠淡然地離開。但是就在剛剛從房山崗上打來的一個電話攪亂了他的心。

    “班長,您快回來看看吧,‘雪豹’不吃飯也不喝水,一直躺在籠子裏,誰叫都不好使!”電話另一端的戰友語氣焦急又無奈,電話這一端的李想霎時淚崩了。

    焦急的心情經不起等待,還來不及收拾自己的東西,他便踏上了前往犬隊的路。盡管只有50分鐘的路程,但這一次,卻是如此的漫長。一路上,他不停地看著手機裏和“雪豹”的合影,眼眶裏的淚水在不停地打轉。

    對于搜救犬隊隊員,搜救犬就是自己最親密無間的戰友,在災難現場,他們一起並肩作戰,將生命的奇跡帶到了廢墟之上,他們將一生最好的時間傾注于“拯救生命”,他們的足跡遍布國內外,災難發生的地方,就有他們的身影,有他們的地方,就有生命的希望。

    冬日裏的崗上,風呼呼的刮過,樹葉已經凋零殆盡,顯得格外的蕭條,廣播裏傳來悠悠駝鈴聲,聽著不免讓人心生落寞。車子一停,李想便徑直向犬舍奔去。

    “雪豹!”還沒見到犬,他便已經叫出了犬的名字。聽到了主人呼喚,“雪豹”猛地站了起來,在籠子裏團團轉。打開籠門的剎那,“雪豹”一下衝了出來,使勁蹭著李想的腿。“走,再帶你去轉轉!”説完,李想和“雪豹”一起走向了訓練場。在暖陽下,一人一犬的身影,讓一旁的人不禁紅了眼眶。

    走出犬舍,不遠處便是搜救犬訓練場,在這裏,李想和“雪豹”每天都會進行著各種課目的搜救訓練,今天,或許便是他們最後一次一起走過訓練場。

    “雪豹,上!”在半米高的平臺前,“雪豹”輕輕一躍,穩穩地蹲踞在上面,李想走到邊上坐下,撫摸著“雪豹”的頭。“還記得嗎?剛開始訓練時,你怎麼也不願意上這個平臺!”李想在“雪豹”的耳邊深情訴説著往事。“當時我用了不少火腿腸哄你,你才慢慢開始聽話!”往事不堪回首,因為回憶夾雜著太多感動,容易讓人淚流。

    不舍,只因為這裏鐫刻著最美的青春;難忘,只因為這裏留下了奮鬥的痕跡。當肩上的軍銜卸下,胸前別上鮮艷的紅花,李想知道,自己真的就要離開了。真正放不下的,是歲月凝結的深厚戰友情,更是初長成的搜救犬——“雪豹”。

    “雪豹”的年齡並不大,但是卻和李想感情很深,因為從一只普通的犬到一只搜救犬的蛻變過程,都是由李想一路陪伴,“雪豹”的生活習慣,李想比誰都了解。

    “小家夥,這次真的要走了!”李想抱著“雪豹”,語言中流露著莫名的感傷。“雪豹”將腦袋耷拉在李想的胸前,人犬,就這樣相互依偎在一起。

    一陣風吹過,枝丫簌簌作響,“雪豹”抬起頭,輕輕吻在了李想的臉頰上,倣佛是在風中的“吻別”。

    李想揉了揉眼睛,讓熱淚風幹,帶著“雪豹”回到了犬舍,給它喂了最後一頓飯,爾後起身——敬禮!

    這是他軍旅人生中最後一個軍禮,獻給了朝夕相伴的無言戰友;這也將是他人生中最珍貴的回憶,盡管離開了,但是這片土地,永遠刻下了他的名字。

    這人——李想!

    這犬——“雪豹”!

+1
【糾錯】 責任編輯: 蔡琳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浚縣古城展新姿
浚縣古城展新姿
冬韻西湖
冬韻西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031297597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