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他們走在“丁俊暉模式”的邊沿 小學退學打斯諾克
2017-05-02 08:22:32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丁俊暉成為斯諾克中國公開賽最年輕的冠軍後,其父讓其從小不讀書專心打球的“成才模式”引來不少效倣者,周躍龍父親讓其半天學習半天練球,姚鵬程的父親讓正在讀小學六年級的他放棄學業專門訓練臺球……結果卻是

    關鍵詞 丁俊暉模式

    2005年4月,丁俊暉戰勝亨得利,成為斯諾克中國公開賽最年輕的冠軍,一夜爆紅,其父讓其從小不讀書專心打球的“丁俊暉模式”引起熱議

    關鍵詞 認幹爹

    在圈裏,認“幹爹”現象比較普遍,有些熱愛臺球的老板,會認一些有潛質的球員當“幹兒子”,並資助他們。比如省內一名優秀年輕球員,目前在北京的世界斯諾克學院練球,就是有老板在資助他。

    “我選擇了另外一條路,人少路荒。從此人生全然兩樣。”

    ——羅伯特·弗羅斯特《沒有走的路》

    作為全世界臺球運動員心中的聖殿,位于英國謝菲爾德市中心的克魯斯堡劇院實在算不上宏偉,在周躍龍眼中,甚至遠遠比不上四川省體育館。但這又如何?當他穿過印有“CRUCIBLE”巨大字樣的正門,走上世錦賽正賽賽場時,一個紀錄就此誕生:首個躋身斯諾克世錦賽正賽的四川人。所以即使首輪就被丁俊暉淘汰,但他已經成功了。

    當周躍龍站在克魯斯堡劇院門口,或許會想起父親帶他去肖家河打臺球的那個遙遠的下午。即使已經世界排名第32位,但在絕大多數國人看來,他依然是無名小輩。周躍龍無法抱怨命運的不公,當他與丁俊暉大戰英倫之時,萬裏之外的四川省內江市,一處光線有些昏暗,位于地下的臺球室內,比他大一歲的同門師兄姚鵬程,正一個人孤獨地重復著枯燥的訓練,周躍龍目前的成就,已經是他苦苦追求卻又求之不得的。

    從丁俊暉成名開始,“丁俊暉模式”刺激著一批又一批的家長讓自己的小孩放棄學業,專心練球。十年時光匆匆而過,當初那批對臺球之路充滿夢想的“小丁俊暉”們,在付出沉重的代價——枯燥的生活、童年的缺失、朋友圈的狹窄,甚至父母婚姻的破裂之後,才終于明白,丁俊暉走過的那條道路,要走通實在太難。但他們大多數人仍在咬牙堅持,原因或許並非是對臺球的熱愛,而更多是無奈,因為“我從小就不讀書打臺球了,現在不打球,還能幹什麼呢?”

    就像羅伯特·弗羅斯特在《沒有走的路》開篇所説的那樣:“我選擇了另外一條路,人少路荒。從此人生全然兩樣。”

    抉擇

    當周躍龍在克魯斯堡劇院大戰丁俊暉時,成都商報記者在內江市的一個臺球房內見到了姚鵬程,這是一個位于大廈地下室的臺球房,光線有些昏暗,要打球只能打開臺球桌上的電燈。姚鵬程孤獨地練習著,砰砰的臺球碰擊聲在室內回蕩。

    姚鵬程

    訂下三年計劃:如果三年內打不上職業比賽,就永遠告別臺球

    相似經歷

    “有相似的經歷,但至少到目前,人生全然兩樣”

    2005年4月,丁俊暉戰勝亨得利,成為斯諾克中國公開賽最年輕的冠軍,一夜爆紅,其父讓其從小不讀書專心打球的“丁俊暉模式”引起熱議。2006年年底,35歲的成都人周昌健開始讓兒子周躍龍半天學習半天練球;2007年4月,經媒體報道,周躍龍被稱為“四川丁俊暉”;2008年7月,10歲的周躍龍正式退學,拜入著名臺球教練伍文忠門下。

    2009年3月,12歲的姚鵬程在堂姐的鼓勵下,參加四川省青少年斯諾克錦標賽,此時他已經是遂寧老家小有名氣的“臺球神童”,在臺球愛好者父親的培養下,他在當地罕逢敵手。首次參加比賽,就拿到了全省冠軍,接下來還殺進全國青少年斯諾克錦標賽的八強。受丁俊暉成功的影響,2009年,姚鵬程的父親讓正在就讀小學六年級的他放棄學業,專門訓練臺球。同年,他前往廣州,拜在伍文忠教練門下,跟周躍龍成了師兄弟。

    在“臺球教父”伍文忠門下,周躍龍和姚鵬程一起經歷了艱苦的磨練,每天8小時枯燥的訓練。同樣的努力和付出,但人生並不相同。2013年,周躍龍拿到世界業余錦標賽冠軍,獲得了前往英國成為職業球員的資格,並于2014年,在伍文忠的資助下前往英國謝菲爾德臺球學院,與丁俊暉、梁文博等頂尖選手一起訓練和比賽。而姚鵬程的最好成績,是全國青少年亞軍,如今雖然在四川省內小有名氣,但距離取得職業球員資格,還有不小的距離。

    不同命運

    “單賽季獎金80950英鎊不多,每月7000多元工資也不錯”

    今年是周躍龍職業生涯的第三年,全年19站排名賽,他參加了18站,其中15站比賽入圍正賽,最好成績是威爾士公開賽進入8強。年終最重頭的世錦賽,他連勝3場,首次晉級正賽。賽季中,周躍龍也曾戰勝吉米·懷特、麥吉爾和史蒂文斯等名將。整個賽季中,周躍龍總共打了43場比賽,贏了其中的25場,打出了9桿破百,單賽季獎金達到80950英鎊,世界排名第32名,單賽季排名第24名。對于成績和獎金,周躍龍並不太滿意,“哈哈,獎金不算多,這個賽季基本打出了正常水平,但有些輸掉的比賽還是很遺憾,可以創造更好的成績。在與高手對決上,還有差距,需要繼續加強訓練,下個賽季我會繼續努力的。”

    當周躍龍在克魯斯堡劇院大戰丁俊暉時,成都商報記者在內江市的一個臺球房內見到了姚鵬程,這是一個位于大廈地下室的臺球房,光線有些昏暗,要打球只能打開臺球桌上的電燈。上午球房內空空蕩蕩,只有角落裏一張球臺的燈亮著,姚鵬程孤獨地練習著,砰砰的臺球碰擊聲在室內回蕩。盡管還沒能打上職業比賽,但在省內小有名氣的姚鵬程已經具備了謀生手段,他目前是這家臺球房的教練,每天3~4個小時的訓練時間自己安排,臺球房提供免費的訓練設施和食宿。不過他要做的事情並不多:只需要參加比賽時,在衣服上貼上球館的標志,偶爾陪人打球教球,“球房每個月給我3000多元的固定工資,還有每年5萬元的讚助費,算起來每個月7000多元,還是不錯了。”

    成為一些臺球俱樂部的教練或“金字招牌”,這也是大多數像姚鵬程一樣的臺球運動員的“宿命”。四川省臺協副秘書長唐旭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由于臺球是非奧項目,並不受重視,因此國內臺球比賽的獎金都很低,球員們要想繼續打球,如果家裏不夠富裕,都只能依靠社會力量的資助。“在圈裏,認‘幹爹’現象比較普遍,有些熱愛臺球的老板,會認一些有潛質的球員當‘幹兒子’,並資助他們。比如省內一名優秀年輕球員,目前在北京的世界斯諾克學院練球,就是有老板在資助他。”

    共同隱痛

    “枯燥的生活,童年的缺失,狹窄的朋友圈”

    盡管目前人生境遇各不相同,但周躍龍和姚鵬程都有著同樣的隱痛。

    周躍龍顯得有些內向,與人打交道的能力並不算強,他認為這跟自己過去很多年的經歷不無關係。“每天我都是在練球,和別人溝通的時間很少。”面對記者的提問,周躍龍的回答很多時候都是很簡短的“有”或者“沒有”,你如果等著他接下來的闡述,那一定會失望,因為接下來的,往往是長久的沉默。在他的身上,你很難看到這個年齡段青年普遍具有的浮躁,但也可以解釋為活力。在周躍龍的臉上,始終帶著一種冷靜的表情,他語速很慢,似乎每説一句話都要經過深思熟慮。當然,對于一名斯諾克運動員來説,這或許是一種難能可貴的特質。但必須要考慮到的是,他只是一個19歲的年輕人。

    很多年前,記者在當時位于肖家河的南方臺球俱樂部見到周躍龍時,年僅9歲的他比斯諾克球臺高不了多少,在父親周昌健的監督下,他不斷重復著擊球、撿球、擺球這些無比枯燥的動作,小孩的天性容易分神,但每當他注意力不夠集中,或者與旁人聊天時,都會換來父親嚴厲的呵斥。父親和藹的一面,往往出現在兒子打了一局好球,或者連續幾桿精彩的表現之後,周昌健會獎勵給周躍龍1元5毛錢,讓他去樓下買一根雪糕,而此時,周躍龍才會歡呼雀躍,表現出兒童活潑的一面。“如果8~12歲算童年,12~16歲算少年的話,我整個童年和少年時代的回憶,除去臺球之外,剩下真的不多。現在想起來,吃著父親獎勵給我的雪糕,或許是我最快樂的時光了。”多年以後,周躍龍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臉上都會忍不住露出微笑。周躍龍曾如此向成都商報記者描述他在廣州練球的生活:每天早上起床,跑步,訓練,吃飯,訓練,吃飯,周而往復,不多的娛樂生活,是晚上在房間裏看會兒電視。這樣單調而枯燥的生活,也確實很難留下太多回憶。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姚鵬程的身上,他比周躍龍離開校園稍晚,除了師兄弟外,幾乎很少與同齡人接觸。後來回了四川,與師兄弟們的聯係也少了,如今在內江打球,幾乎沒有朋友,更別説20歲這個年紀應該有的美好情感了。“每天打完球吃完飯之後,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基本上都不出門,窩在家裏看電視。臺球帶給我的負面真的不少,尤其是喪失了很多童年樂趣,我有時候也很羨慕在校園裏的那些同齡人。”

    等待機會

    “這條路布滿荊棘,但只能埋頭而行,因為沒有其他路可走”

    在追隨丁俊暉的道路上,這群年輕人都有過悔恨,有過放棄的念頭。姚鵬程説,那是因為艱辛,因為枯燥,但更多是因為看不到未來的希望,“我們練球的基本都有這種想法”。但他們大多都在咬牙堅持著,即使有過短暫的放棄,也很快回到這條道路上,而原因,似乎並不能完全用“熱愛臺球”來解釋。

    “如果當年沒有選擇這條路,可能我就跟家鄉大多數家庭條件一般念書又不行的孩子一樣,找一份剛剛能糊口的工作,比如開出租車,每日穿梭在成都的大街小巷,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可以去英國。”2008年,10歲的周躍龍被父親帶著,來到了伍文忠在廣州的球館,從此開始了在異鄉的漂泊。周躍龍迷茫過,憤恨過,且不止一次想放棄,“有時想打好卻又打不好,每天都是不停地練啊練,又沒啥成績,更看不到未來,就想著回成都去算了。”好在周躍龍的自我調節能力比較強,總是能很快地修正自己的想法,用他的説法,就是“對臺球的熱愛戰勝了放棄的念頭”。隨著年齡和球技的增長,尤其是如今已經取得一些成績,這也給予了他強大的信心,讓他相信自己當年棄學的選擇是正確的。在採訪中,盡管不時流露出遺憾和擔憂,但周躍龍始終強調一點:“我從不後悔,有得到就肯定有失去,如果不退學,那球肯定打不好。”

    而姚鵬程在前年底,一度有三個月放棄打球,“覺得自己球打得越來越臭,很煩躁,就停了三個月,感覺對未來看不到希望。”但三個月後,他又重新拿起球桿,這其中,有親朋好友的規勸,但也有自己的無奈,“想了一下之後,還是覺得應該繼續打球,因為除了打球,其他的我也不會啊。”姚鵬程始終認為,自己並不比誰差,只是欠缺了一個機會,于是他給自己訂下了一個“三年計劃”:如果三年內打不上職業比賽,就永遠告別臺球。如今,他就在等待這樣一個機會:“有可能打好了一次就能進,那樣什麼都會有的。”(記者 何鵬楠 )

+1
【糾錯】 責任編輯: 丁峰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勞模地鐵專列亮相長沙
    全國勞模地鐵專列亮相長沙
    厭倦了國內高鐵餐?來看看“別人家的盒飯”長啥樣
    厭倦了國內高鐵餐?來看看“別人家的盒飯”長啥樣
    駐澳部隊舉行軍營開放活動
    駐澳部隊舉行軍營開放活動
    中國海軍遠航訪問編隊抵達菲律賓進行友好訪問
    中國海軍遠航訪問編隊抵達菲律賓進行友好訪問
    01016013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0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