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荊州文保人:“化腐朽為驚艷” 從不“大意”的“國寶”
2017-05-26 07:44:5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他們,從不“大意”的心

  在荊州文保中心採訪,會時不時地被出土文物的糟朽程度震驚,但更令人震驚的,則是文保中心各位專家對文物的從不“大意”、毫厘必究。

  比如眼前這盆清水中,浸泡著幾乎成渣的一把碎片。

  “這是什麼?”記者驚訝地問。

  “竹簡。”文保中心簡牘項目經理史少華説,“這批竹簡是在建築施工發現墓葬後出土的,其中有兩三根在出土前被施工機器震碎了。”

  “這也要修復嗎?”記者再問。

  “對,先要拼起來。”

  “要拼多久?”

  “很快,”史少華輕描淡寫地説,“也就半個月吧。”

  在荊州文保中心,這種一個碎片都不能少,一根線頭都不能少,一塊漆片都不能少的觀念,大家全都司空見慣、習以為常。精細入微、毫厘不差,已經不是準則,而是習慣。

  “我們中心這些年修復這種碎成渣的竹簡大約上千件吧。”荊州文保中心主任方北松説。

  方北松是荊州文保中心新一代領軍人物,和他的導師吳順清一樣畢業于武漢大學化學係,一樣酒量很好、愛講笑話。在實驗室裏,他向記者展示了竹簡修復的第一道工序:將剛出土的竹簡放進連二亞硫酸鈉溶液中,原本黑乎乎看不出是何物的竹條,逐漸顯現出清晰的字跡。

  “當竹簡的顏色恢復,篾黃一面像春筍一樣鮮艷,篾青一面像新砍的竹子一樣光亮,上面的字跡清晰出現,效果之好自己都嚇一跳。”説起當年第一次試驗成功,看到竹簡原本模樣的情景,方北松依然十分激動。

  簡牘,被譽為學術價值最高的文物。一聽説哪裏有簡牘出土,學者們就蜂擁而至。

  作為有機物,簡牘埋在地下一般都會腐爛,所以在北方的古墓中很難發現。之所以在長江流域大量保存下來,是因為這裏地下水位高且水質偏鹼性,簡牘得以泡在水中保存千年。

  以前並無楚簡現世,大量楚簡都在近幾十年出土,這是歷史的機緣。我們有幸,能夠在今世直接看到千年前古籍原貌。更有幸的是,我們生逢一個重視文保的時代,生逢一批為了文保勇于奉獻的人。

  為了這些祖先直接留給當世的珍貴文化遺産,方北松幾乎放棄了自己的生活,他全身心撲在簡牘修復上。

  為“搶救”長沙走馬樓出土的一批三國吳簡和湘西裏耶出土的一批秦簡,方北松曾9年時間撲在長沙,每年只有20多天能夠回到荊州。9年中,他與20多個工作人員一起,每天從早上6點工作到晚6點,中午就簡單吃個盒飯或者簡餐,沒有午休,也沒有節假日,最終整理出有字竹簡7.6萬多枚。

  由于長期浸泡在水中,出土後的竹簡如果不經過脫水程序,就會卷曲、斷裂,毀于一旦。而脫水,不是自然幹燥,而是要想辦法把竹簡中的水分子置換出來。這是技術活,也是耐心活。

  “走馬樓出土的這批三國吳簡平均相對含水率達471%,修復難度大,僅清洗這個程序,就由6個工作人員清洗了6年多。”方北松説,“負責清洗這道工序的是6個小姑娘,她們從十八九歲一直清洗到二十五六歲。這真的是一個漫長而枯燥的過程。”

  虔誠對待每個工序,嚴謹對待每個細節,一絲一毫不敢“大意”,已經成為荊州文保中心的價值觀。秉持這樣的價值觀,荊州文保中心成就斐然。

  方北松最為驕傲的是,“做了這麼多年簡牘沒有一枚毀掉,沒有一枚遺失,經過保護的竹簡迄今都保存很好。”

  從一枚枚修復好的簡牘中,我們可以看到歷史是何等的活靈活現:有類似于“雞兔同籠”的算術題,有官員升遷的嚴苛條件和程序,有整個社會的制度架構,有追繳被打劫錢款的詳細辦案過程,有肚子疼、牙疼時的治療方法,還有各種巫術教程,以及墓中隨葬品的詳細清單。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超級敬業的長官,因為下級官員向政府貸黃金買種子,一直沒有還錢,他至死不忘,將貸款詳細情況記在簡策上,帶到墓中,倣佛在地下也要牢記催還政府貸款。

  這些早已湮沒、鮮活生動的歷史場景,就在一枚枚竹簡中,浮雕一樣清晰重現……(記者錢彤、朱華穎、皮曙初)

   上一頁 1 2 3 4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 揭秘陜西“480庫”:數萬件文物有了“身份證”
    在陜西省旬邑縣的一處山崖上,有一個代號“480”的神秘庫房,記者19日從陜西歷史博物館了解到,曾在這裏封存了幾十年的1000多箱文物,經過文物工作者的清理登記,讓這數萬件文物有了自己的“身份證”。
    2017-05-19 15:10:56
  • 用匠心守護古人智慧 樂在其中——訪首都博物館文物修復工作者
    圖為首都博物館展廳內的《紅紗羅地平金彩繡百子金龍花卉女夾衣》 /首都博物館供圖觸摸歷史那些小心翼翼的幸福和自豪暮春的光景,草長鶯飛。坐在窗前,修復師張榮鳳安靜地在一塊布料上一針針地繡制圖案。與外面喧鬧的世界形成強烈反差,首都博物館的紡織品文物修復室內安靜平和。她的同事蘭桂環,也在不遠處靜靜地修復一件清代盤金繡龍紋上衣。與其他文物相比,紡織品文物由于質地脆弱,極易損毀,工作室的修復師們每一個動作都格外小心翼翼,生怕有一絲疏忽和誤差。圖為修復員們在測量文物的基本數據/新華網王瑩攝的確,文物修復是個慢活,紡織品文物修復更是慢活中的精細活。
    2017-04-28 13:50:48
  • 守廟人雷思鳳:讓文物不再丟失,願丟失文物早日回家
    14年前,山西平遙文保員雷思鳳臨危受命,從開放熱鬧的“國保”鎮國寺舉家搬遷到屢屢失盜的“市保”清涼寺,從此一家人24小時“站崗”守護文物。
    2017-05-01 11:18:39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春意盎然
春意盎然
西安:十五到 元宵俏
西安:十五到 元宵俏
野外實戰 磨礪“刀鋒”
野外實戰 磨礪“刀鋒”
鬧魚燈 迎元宵
鬧魚燈 迎元宵
0101602400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011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