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楚喬傳》數據再好看也成不了“現象級”
2017-07-19 08:09:2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家之言】

  所謂現象級,根本沒法依靠明星效應堆砌而成,甚至制作水平也僅僅是其中一個充分非必要條件。在多媒體聯動的時代,媒體討論度和收視數據的並駕齊驅才有可能産生“現象級”。《楚喬傳》的“逆天”數據即便真實,缺失了能夠聯係現實、值得深度探究的話題,也只能止步于數據,難有其他水花了。

  後三國大劇《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自播出以來,在業內收獲了不俗口碑,不論是演員演技還是攝制手法,都被主流媒體打上了“優質國産劇”的標簽。對于現今的熒屏而言,這個稱號可是千金難買。《軍師聯盟》在7月14日告一段落(還有下部),收視率也終于在大結局前夕雙雙破1,優酷網絡點擊量破60億。

  盡管如此,相比同期《楚喬傳》300億的播放成績而言,《軍師聯盟》從市場反應來看還是有些遺憾。與此相對的是,《楚喬傳》在口碑和業內認可度上都遠遠不及《軍師聯盟》。這看似相悖,但實則就是一個關于“叫好還是叫座”的經典命題。

  成為《軍師聯盟》的觀眾,是需要一定門檻的。既要看懂並沒有那麼通俗的臺詞(經常有大段文言文),還要了解三國歷史或《三國演義》。否則即使看了劇,也沒法參與討論和點評。既然對觀眾文學素養和歷史素養提出了要求,想在整體市場上引起討論和話題,就有一定難度。可以回想下,在社交媒體平臺與此劇相關的最熱門話題,應該就是“春華訓夫”、“李晨的眉毛”這樣老少鹹宜的橋段了。

  相比之下,《楚喬傳》就是一部標準的網紅劇。女主光環+三角戀+宮鬥+武俠傳奇,再加上年輕偶像們的加持,怎麼可能受到市場冷遇呢?根據相關數據顯示,即使在大結局當日,《楚喬傳》的熱度值也幾乎是《軍師聯盟》的40倍,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這可能就是全民和分眾的區別吧。當然了,當年粗制濫造的《孤芳不自賞》也是如此來勢洶洶,《楚喬傳》在演員和制作上都還説得過去,再加上每周一波小高潮的節奏,熱度自然節節攀升。

  三國人物的爾虞我詐雖然暫時落下帷幕,但是暑期檔的電視熒屏依然刀光劍影。除了有《楚喬傳》,憑借社會話題性保持熱度的《我的前半生》一路高歌猛進,還有又一大IP玄幻劇《醉玲瓏》也已正式開播。在這些劇中,《我的前半生》恐怕是回答“如何才能兼顧媒體話題和收視率”的一個答案。

  開播至今,從主流媒體到自媒體大號,對《我的前半生》的討論,一直呈愈演愈烈的趨勢。無論是褒是貶,從亦舒小説到電視劇本身,總能從各種不同角度切入話題。毫無疑問,該劇火爆的直接原因是來自于它所對話的社會現實,不論是渣男、小三,還是女性獨立,甚至還有支線人物的“愛情長跑”和“婆媳難題”,都刺中了社會中大多數人的神經。《楚喬傳》《醉玲瓏》雖然時常有粉絲在微博上自發制造話題,但大多膚淺戲謔,難登大雅之堂。

  兩年前被稱為業界良心的現象級電視劇《瑯琊榜》,恰好也是一部“男人劇”,但是《瑯琊榜》在觀眾接受度上的門檻降低了許多,歷史架空性和價值觀的前衛性都使得留給觀眾的討論空間非常大。不論是專注看小殊和景琰兄弟情深的年輕人,或是沉迷于精良制作與演技拔群的劇迷和業內人士,還是從宮廷政治看政治鬥爭和改革的高知分子,都能找到觸動內心的內容,都能夠作為一種談資融入每個觀眾和其所在群體的社交談話之中。

  可見,《瑯琊榜》能夠叫好又叫座不僅是因為它是一部足夠好的作品,更加因為他為社會中各個觀眾人群都找到了共鳴點。因此,所謂現象級,根本沒法依靠明星效應堆砌而成,否則不會有那麼多流量明星領銜的大ip劇撲街;甚至制作水平也僅僅是其中一個充分非必要條件——想想年初《人民的名義》,鏡頭選取、後期剪輯都略為粗糙,但不妨礙它憑借題材成為“現象級”。

  想要讓各個階段的觀眾都喜歡,除了尋找社會最大公約數,讓多數人都能在作品中各取所需之外,在多媒體聯動的時代,媒體討論度和收視數據的並駕齊驅才有可能産生“現象級”。《楚喬傳》的“逆天”數據即便真實,缺失了能夠聯係現實、值得討論的話題,也只能止步于數據,難有其他水花了。

  □吳玨(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球授權展中國站開幕
    全球授權展中國站開幕
    廣東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全鏈條”援疆
    廣東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全鏈條”援疆
    多國旅遊專家體驗安吉“美麗鄉村”遊
    多國旅遊專家體驗安吉“美麗鄉村”遊
    重慶動物園助動物“冰爽”度夏
    重慶動物園助動物“冰爽”度夏
    01016014000000000000000001110179112134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