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劉歡:不該40歲人裝成30歲憋出20歲的歌
2017-07-19 08:09:5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劉歡分別和周傑倫、陳奕迅合唱歌曲。

  劉歡分別和周傑倫、陳奕迅合唱歌曲。

  第一期選手葉炫清唱哭了劉歡。

  第一期選手葉炫清唱哭了劉歡。

  第二季《中國新歌聲》7月14日晚開播,由劉歡、那英、陳奕迅、周傑倫組成的導師陣容亮相。本季首期“新歌聲”的最大看點是四位導師連唱7首的開場表演,這其中,劉歡的再次回歸也成為節目焦點之一。

  劉歡在2012年曾擔任首季《中國好聲音》導師,並帶出了吉克雋逸、袁婭維、李行亮等優秀學員,隨後劉歡還連續擔任三季《中國好歌曲》導師,霍尊、趙雷、杭蓋樂隊等原創音樂人都出自劉歡戰隊。劉歡坦言盼望能挖掘、推廣更多的原創人才、原創好歌,“讓有才華的年輕人能展露”,並透露自己不會看重所謂顏值、流量,“核心還是看音樂的質量。”

  在接受新京報獨家專訪中,劉歡稱現在自己是個很“懶”的人,答應擔任本季《中國新歌聲》導師,也是希望可以在這個舞臺上發現更多的“好苗子”,“從我本心來講,我們(導師)在節目裏是應該往後退的,應該把大舞臺留給歌手,不能‘耍’我們四個人,這沒有意義。”

  談 變 化

  賽制可能挺恐怖解釋兩遍沒聽懂

  新京報:這次做《新歌聲》的導師,和之前做《好聲音》導師的時候相比,中間也隔了好幾年,感受有什麼變化嗎?

  劉歡:離上次來當導師已經有五年的時間了,現在就覺得又一茬年輕人來了。假如現在臺上的歌手是20歲的話,五年以前他/她們還是小孩兒,還是有一些不同的。從節目方面來説的話,因為現在還是盲選階段,這個跟之前差不多還是一樣,不過後面安排了一個“循環大逃殺”的環節,他們給我解釋了兩遍我也沒大聽明白,可能賽制還是挺恐怖的。

  當 導 師

  合唱錄了一夜眼神兒都快凝固了

  新京報:在首期節目中,你和三位其他導師陳奕迅、周傑倫、那英分別合唱了《菊花臺》、《一笑而過的背包》、《過把癮》。和那英並不是第一次合作了,那麼和陳奕迅、周傑倫都是第一次合作嗎?可否講述一下選歌的過程?

  劉歡:對,和Eason、傑倫都是第一次合作,都挺好的。選歌的話其實有點難,不過後來選來選去,合在一起的情況還挺好的。到了這個水平的歌手,大家自己的特點都非常清晰了,要把倆人捏到一塊這本身就有點難,而且這次的方式是倆人要唱第三人的歌,就更加(難了)。其實他們的作品我平時都聽過,但因為時間很緊,大家又比較忙,就沒有辦法找特別難的或是大家不熟悉的歌。我跟Eason呢,節目組希望我們倆唱傑倫的歌,一開始我想選《迷迭香》,因為那首歌在傑倫的作品裏面相對沒有被大家聽的那麼多,但是Eason覺得這首歌他不太熟也沒時間鼓搗,所以還是《菊花臺》吧,我説行,沒問題。

  和傑倫合唱的《一笑而過的背包》是把《一笑而過》和《你的背包》融在一起了,填一點中國元素,變得有點意思。其實(錄制的時候)依然老掉鏈子,那天從晚上九點開始一直錄到早上,腦子都不太好使了,我們唱歌的時候都快早上五點了,眼神兒都快凝固了,好不容易這裏沒錯了,可能詞兒又找不到了,不過最後還是“捏把”成了。

  談 選 人

  預設標準是瞎扯音樂動人很重要

  新京報:之前無論是在“好聲音”還是“好歌曲”中,你作為導師的人氣都非常高,也是學員們最受歡迎的導師。現階段會擔心自己的“學員緣”受到陳奕迅和周傑倫的影響嗎?你自己比較偏愛什麼類型的選手?

  劉歡:會呀,我們老同志了,老頭兒了嘛。選手方面,從我本心來講,我更希望多元化,但是這個我説了不算,這個跟找對象一樣,前面設了一堆標準,那都是瞎扯,後面你遇到了才知道自己要找什麼樣的。不過有一條,音樂的一個核心就是,我希望聽到的東西能打動我們,技術環節都是為這個服務的。

  新京報:第一期中的選手葉炫清,你聽的時候好像都快掉眼淚了?

  劉歡:對。因為那首歌我很熟,我自己也唱過,所以我覺得她能感動我其實蠻不容易的。通常你玩過的東西,別人再去碰,你會有一個挑剔的眼光,但是我覺得她唱得還是很讓人感動。這是屬于音樂的一個很特別的,非具象化的瞬間,就是我們常説的touch,音樂感動人最重要,而不是技巧多麼高超,當然這個也很重要,終究你這個音樂是要感人,能把人抓住。

  談 節 目

  同類節目一窩蜂是很大的浪費

  新京報:前幾年,音樂類節目特別多,現在少了很多,僅存下來的老牌音樂選秀節目屈指可數。你覺得這其中有什麼原因嗎?最終生存下來的節目,有什麼樣的獨特優勢?

  劉歡:我們這麼多電視臺,而且都是綜合電視臺,都在做同類的東西,有一個節目火了,大家就一哄而上。雖然節目的方式不都一樣,但基本上大同小異。像美國也有很多電視臺,但大多是專項電視臺,大的綜合電視網只有四個,所以不太容易造成同類型的節目對掐,大家的注意力比較集中,從觀眾來講點擊量會不斷增加,制作方的人才也不容易分散。

  我們現在這種情況靠自然的方式去優勝劣汰,做不好就沒有人看,我覺得這是挺大挺大的浪費,沒有必要去重復這麼多不必要的東西。一檔好節目無論怎樣千變萬化,最終還是歸屬于音樂類,所以音樂部分要經得住推敲,這個基本上一多半站住腳了,不然再怎麼變化形式,也沒用。

  推 新 人

  找到新方式之前

  電視是較好平臺

  新京報:一直以來,音樂類的節目都是新人走向大眾視線的重要途徑,但能一直維持大眾關注度的新人,並沒多少。而且好像現在除了電視節目,新人出來的難度也越來越大了。這些年你也一直在扶持新人,你對這些問題有什麼看法呢?

  劉歡:我們通過節目結識了很多年輕的朋友,私下裏大家也經常保持聯係,有時候他們發了歌也會給我聽一聽。我們每年都有聚會,這些年輕人互相之間也會有交流。所以我們做這些節目,只是給他們提供這樣一種機會或平臺,但是再往下一步走呢,我們也搞不清楚。説實話,節目把人推出來了,後續怎麼辦也是一個問題。因為電視制作方擅長的是做節目,而歌手的音樂推廣往下該怎麼弄呢?傳統唱片工業那一套,現在看起來已經沒有了,新的替代方式還沒出現。我也看到一些評論,認為現在很多電視秀都是竭澤而漁,但是它畢竟還是一個讓年輕人展示的平臺,不然他們就更沒有讓大家了解、聽到的機會了。可能會存在其他的途徑,但畢竟沒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所以在我們沒有找到一個新的、綜合的運作方式之前,好像目前就是這樣了。説實話,我們只是做音樂的人,還沒有足夠的力量去布好一個局,這個産業鏈條要靠更多有想象力的人,或是有能力控制大局的人去摸索出一條路,可能大家也都在尋找,但是目前看起來還是有些問題。

  談 音 樂

  奇葩思想畫地為牢

  把流行音樂弄死了

  新京報:在當下流量思維的引導下,業界曾出現一句話“流行音樂是年輕人的音樂”,你同意這種論調嗎?

  劉歡:十分不同意,就是因為這樣倡導才會造成怪現象。流行音樂是給所有人聽的,四十多歲的人裝成三十多歲的人憋出點二十多歲的歌去給十幾歲的人聽,事實上不該這樣。比如成員平均年齡超過70歲的滾石樂隊,他們是全世界演出收入最高的,在他們的演唱會下面各年齡層都有,也有二十多歲的人在聽,所以誰説流行音樂只是年輕人的?我們這培養出來好多奇葩的思想,自己畫地為牢,把流行音樂給弄死了。

  採寫/新京報記者 劉瑋 楊暢 發自杭州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球授權展中國站開幕
    全球授權展中國站開幕
    廣東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全鏈條”援疆
    廣東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全鏈條”援疆
    多國旅遊專家體驗安吉“美麗鄉村”遊
    多國旅遊專家體驗安吉“美麗鄉村”遊
    重慶動物園助動物“冰爽”度夏
    重慶動物園助動物“冰爽”度夏
    01016014000000000000000001110179112134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