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打保護江豚旗號縮減保護區是掩耳盜鈴
2018-11-25 09:47: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生態保護需要的是“走心”,而非“違心”。

  據新京報報道,2018年11月,生態環境部一份“安慶市江豚自然保護區不斷瘦身,‘水中大熊貓’生境堪憂”的通報中,直指安慶江豚自然保護區2015年11月至2017年6月一年半之內三度瘦身縮水違規調整,為安慶本地經濟發展“讓路”,保護區內存有大量違規項目,江豚棲息地被不斷蠶食。

  之後當地疾風驟雨式的整改拆違拉開大幕,通報中提到的碼頭、加油站、排污口被拆除、封停。安慶市環保局局長表示,此事的根源在于2007年安慶市江豚自然保護區設立時“無規劃,無審批,無認證”,稱“現在也不能怪誰,是當初的工作沒做好,沒有考慮好以後的發展問題”。

  有“水中大熊貓”之稱的江豚,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入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具有難以估量的物種和生態價值。但由于棲息地的喪失、水污染的加劇,近幾十年來,其數量呈快速減少之勢。根據2017年的考察統計,我國江豚數量約為1012頭。

  説起江豚,有些人會想起另一個物種——白鰭豚。上世紀五十年代,白鰭豚還在長江流域到處出沒,“存量”數以萬計,但2007年,白鰭豚正式宣告絕種。

  為了避免江豚重蹈白鰭豚式的厄運,我國此後加大了對江豚的保護。2007年,安慶市江豚自然保護區成立,整個保護區覆蓋安慶市域長江幹流,全長243公裏,總面積806平方公裏。這麼廣袤的水域,當然有利于江豚這種大型動物的活動和繁育,但也讓當地經濟發展受到限制,特別是安慶長江段沿岸的開發。

  可為了地方經濟發展,當地打起了保護區的主意,不斷壓縮其范圍。諷刺的是,這樣的壓縮,居然打的是“加強江豚救護與執法管理”的旗號,這無異于現實版的掩耳盜鈴。

  對地方而言,有經濟發展壓力可以理解,“靠水吃水”也正常,但在瀕危動物保護面前,對保護區的開發在“生態與經濟權衡”中的優先級至少應下調,若非得等到這些珍稀動物滅絕了再談保護,恐怕為時已晚。可當地仍摁下了“沿海開發優先”的按鈕,導致那些江豚失去了覓食活動場所,境遇更加危險。

  安慶當地官員稱“是當初的工作沒做好”,將江豚保護區此前框定范圍的合理性問題拋了出來。這有待研究,但退一步説,倘若保護區的劃定存在不科學,需要調整,那也要秉持謹慎的態度重新論證,小心翼翼才是。草率地把銅鐵板洲核心區在內的91公裏江段整體調出保護區,導致約50頭江豚失去“庇護”,明顯不妥。而無論是當初保護區設置不合理,還是後來違規調整有問題,理應有人為此擔責。

  或許在有些人看來,江豚數量仍有一千多頭,沒有必要過于擔心,但不要忘了白鰭豚的命運。説到底,物種的衰亡速度,遠超過我們的想象,造就一個物種需要幾百萬年,毀掉一個物種卻可能只要幾十年甚至幾年。

  而今,生態環境部的通報,就是一記警鐘:生態保護需要的是“走心”而非“違心”。對那些瀕危物種的保護,不能再一味給GDP考量讓路了。■ 社論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初冬美景如畫
初冬美景如畫
【圖片故事】“洋媳婦”的中國生活
【圖片故事】“洋媳婦”的中國生活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西安:漢服巡遊展示傳統文化
西安:漢服巡遊展示傳統文化

0101601800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3763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