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西遊記》完美詮釋了“工匠精神”
2017-04-18 08:45:15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986年版電視連續劇《西遊記》的總導演楊潔去世了。消息被證實後,《西遊記》引起了人們的追思和懷念,甚至引發追問:為什麼我們很難再拍出那樣的經典了?

  到現在為止,還有一些觀點不認同1986年版《西遊記》,原因是在它所誕生的特殊年代裏,電視節目還是一個新鮮事物,西遊故事更停留于紙張和口頭傳播,以至于當它被搬上熒屏時,注定了其成功具有偶然性。這類説法其實並沒有看到在這以後的30年間,老版《西遊記》成為寒暑假被重播最多的電視劇,超過了3000次,足以申請吉尼斯紀錄。可見,《西遊記》不僅僅是幾代人的記憶,更是歷久彌新、更顯珍貴的經典之作。事實也證明,後來的西遊故事幾經翻拍,有的紅極一時,有的票房不俗,但都沒有在口碑上超越前作。

  在分析這種現象時,楊潔曾經在一次訪談中説到了“西遊精神”,她的具體解釋是:“因為我們是在搞藝術,沒有為錢,沒有為名,沒有為利。”這話極有概括性,就拿錢來説,在資金極為有限的情況下,劇組把大部分錢投在了取景和特效上,演員工資最多70元錢。雖然在今天看來,這些效果、道具依然很粗糙,但觀眾的捧場,恰恰説明它是一部靠藝術取勝的作品。《西遊記》之所以長盛不衰,就是因為楊潔所言的“西遊精神”,它不僅展示了一代電視人對待作品的純粹態度,更是以其中頗高的藝術含金量取勝,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西遊精神”在哪裏?答案藏在創作態度裏。該作品拍攝經年累月,困難的時候只有一臺攝像機,但劇組所有人都不畏艱難,認真對待自己的角色。比如飾演“孫悟空”的六小齡童,世家出身,三代人專注演猴戲,“練就七十二變,才能笑對八十一難”,無論是翻筋鬥雲、撐竹筏出海,還是在黑風山打鬥、打死九尾狐等,基本上都不用替身;又如“豬八戒”,早上精神足,釘耙都是扛在肩上,下午的鏡頭就是拿在手上,傍晚就是在地上拖了;連不發一言的白龍馬,都絕少用特效和替身,跟隨劇組走遍了中國。

  “西遊精神”在哪裏?答案更見于藝術追求。比如文字,全劇不過25集,一些精彩的打鬥戲被剪掉了,卻留著木仙庵三藏談詩一段;又如在原著裏,紅孩兒問觀音菩薩:“你是孫行者請來的救兵嗎?”但在編劇的筆下,“孫行者”被改為“猴子”,既保留原著味道,又平添生動;再如配樂,唐僧離開女兒國時,插曲就是許鏡清譜寫的《女兒情》,歌詞寥寥幾句,將唐僧和女兒國國王的內心揣摩得透亮;還有,電視曾將“車遲國鬥法”的“破爛流丟一口鐘”理解為敲鐘,經觀眾提醒後,便立馬將敲鐘改為了僧衣。

  凡此種種,不一而足。但就是如此純粹的“西遊精神”,在總導演楊潔後來的自傳裏,仍然被形容為“我心中永遠一個結、一個痛”,原因是她認為拍得仍然不夠好。如果對比今天小鮮肉當道、電視劇注水圈錢的現狀,這簡直令後來人羞愧難當!想來大約如此,現代社會心浮氣躁,聰明人太多了,大家普遍追求投資少、周期短、見效快的即時利益,就連影視作品也大都是快餐品,連基本的質量都顧不上,還談什麼藝術追求?

  如今提倡“工匠精神”,意指工匠以極致的態度對自己的産品精雕細琢、精益求精。楊潔那一代電視人的“西遊精神”,何嘗不就是今天我們所説的“工匠精神”?就這一點而言,那種每個人各司其職、追求極致的精神態度,至今仍然值得我們學習!■王慶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寧夏局地遭遇沙塵暴
    寧夏局地遭遇沙塵暴
    “酸雨之都”何以變身“花海城市”?
    “酸雨之都”何以變身“花海城市”?
    一淀蘆葦一淀金——雄安新區踏訪記
    一淀蘆葦一淀金——雄安新區踏訪記
    青島機場口岸在入境快件中查獲倣真槍支
    青島機場口岸在入境快件中查獲倣真槍支
    0101601800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0827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