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范雨素:不靠寫文章謀生,原本只想掙點兒稿費
2017-04-27 08:35:15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一篇名叫《我是范雨素》的文章在網上突然引起眾多關注,並在微信端迅速收獲“10萬+”的閱讀量

  范雨素火了

  文章作者范雨素今年44歲,來自湖北襄陽襄州區打夥村,僅念完初中、如今在北京做育兒嫂。她在文中記敘了自己及家庭十多年來的經歷。

  網友評論

  “沒有激烈言辭,甚至沒有突出的感情色彩,作者是自己人生的親歷者,也是周圍人人生的記錄者。大社會,小人物,躍然紙上。”

  如何誕生

  去年5月,她寫大哥的短文《農民大哥》發表,亦獲得大量網友點讚。而這次的《我是范雨素》,則是因老家耕地被徵用,聽母親講述維權奔波經過,身為女兒她很難過,“有那種噴涌的感情”。

  談及走紅

  談及自己的意外走紅,范雨素坦言,根本沒想到會紅,現在又緊張又不適應。有兩家出版社連夜打電話找她出書,25日為接待來訪者,她不得不專門請了一天假。

  近日,一篇名叫《我是范雨素》的文章在網上突然引起眾多關注,並在微信端迅速收獲“10萬+”的閱讀量。文章作者范雨素是一位農民工,她在文中記敘了自己及家庭十多年來的經歷。有網友表示,“每一個字背後都是用力生活留下的印記,這才是文學!”該文責編郭玉潔在公開發表的編者手記中表示,除了語言或者流暢感,最重要的是,該文有種道德力量。

  44歲的范雨素是湖北人,僅念完初中、目前在北京做育兒嫂。她説自己不靠寫文章謀生,原本只想掙點兒稿費。然而《我是范雨素》突然火爆之後,有兩家出版社連夜打電話找她出書,25日她為了接待來訪者,不得不專門請了一天假。

  25日,范雨素告訴記者,《我是范雨素》這篇文章(原文寫她母親的部分)她僅花了五個小時寫就。談及自己的意外走紅,她坦言,根本沒想到會紅,現在又緊張又不適應。

  不想讓孩子去“世界工廠”

  范雨素來自湖北襄陽襄州區打夥村,在家中排行老幺。

  在《我是范雨素》一文中,范雨素自稱“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讀的書,命運把我裝訂得極為拙劣”。在遍讀上世紀80年代在她在村子裏能找到的小説和文學雜志後,她“想去看看更大的世界”。20歲范雨素那年來到北京打工,“看看大世界”。兩年後結婚,之後生了兩個女兒。現在,44歲的她在北京做育兒嫂,照顧雇主三個月大的嬰兒,每周休息一天,和女兒住在東五環外皮村的出租屋內。

  受范雨素影響,她的大女兒也特別愛看書。范雨素説,陸陸續續給女兒買了一千多斤書,現在還放在家裏。范雨素説,20歲的大女兒已工作,“成了年薪9萬的白領”。小女兒在河北衡水的一個私立學校上初中。“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後的結果就是去“世界工廠”上班,很苦。”

  在打工文學小組聽課一年

  在范雨素的寫作史中,對她幫助最大的是皮村“工友之家”文學小組的張慧瑜老師和工友們。

  2014年秋,一個偶然機會,范雨素得知皮村“工友之家”文學小組開課,此後每周日晚7點,范雨素在文學小組聽了整整一年的課。

  皮村,距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僅15分鐘車程。皮村“工友之家”發起人之一的王德志告訴記者,2002年,他和朋友發起了工友之家,文學小組是重點活動之一。

  在皮村“工友之家”文學小組負責人付秋雲眼中,范雨素不僅書讀得特別多,記性也特別好。范雨素對電腦不太熟悉,大多數作品都是寫好手稿,由付秋雲幫忙打成電子版。

  老鄉看老鄉 范雨素談余秀華

  媒體關注點 始于殘疾 後是才華

  26日一早,范雨素被簇擁著送到了北京市東城區和平裏化工大院的理想國出版社,商討出書事宜。紅星新聞記者尾隨追採,又從出版社趕到了位于北京皮村,只可惜始終未能見面。范雨素後來發來短信:“我的社交恐懼症已轉成抑鬱症,現在已經躲進了附近深山裏。”

  26日,范雨素的文學創作水平也引發自媒體圈的熱議,而農民詩人余秀華也疑似發布朋友圈,稱不屑于跟對方相提並論。

  此前,范雨素也曾公開評論過余秀華的創作水準。其在接受採訪時稱,“(余秀華)出名的那首詩叫《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那些媒體關注的點是殘疾、情色,然後才是她的才華。”紅星新聞實習記者 明廷寶

  余秀華看范雨素:文本不夠好,離文學性差得遠

  因為范雨素的電話一直關機,北京皮村“工友之家”的組織者王德志臨時客串“經紀人”。王德志坦言自己也聯係不到范雨素。目前有很多出版社聯係到王德志,希望為范雨素出書。王德志表示跟范雨素交流過,“如果有合適的出版社,她可能會打算。”在王德志眼裏,這些年來范雨素給他最大印象就是:獨立。

  同為湖北人、所謂底層身份和直指農村經驗的文字,人們開始討論“范雨素是下一個余秀華嗎?”對此,余秀華對媒體表示,“我都不願意和迪金森比較,何況是她。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在余秀華看來,范雨素的文本不夠好,離文學性差得遠。

  對話范雨素

  我沒有文學天賦 也不自信

  談走紅

  突然走紅很不適應

  記者:知道《我是范雨素》這篇文章在網上火起來的?你當時什麼反應?

  范雨素:25號晚上知道的,有兩個出版社晚上打電話找我出書。

  根本沒有想到,超出想象力了。我沒想到這篇文章會火,我是靠苦力吃飯的,不靠寫文章謀生,我連打字都不熟練。像我們這種養孩子的,就想賺點錢,正好正午(微信公眾號)給稿費。而且我也沒寫過多少東西,沒有感情我寫不出來。

  記者:《我是范雨素》是什麼時候寫的?

  范雨素:當時我想寫我的母親,是帶著感情寫的,因為心疼我的母親在幫助村子裏移民的過程中被拽傷胳膊,一腔感情地寫了一篇《母親》。發給正午的編輯,老師説我寫得很好,問我能不能再加點我自己的,就能發了。人家老師都這麼説了,還誇獎我,我就加了點自己的東西發了。

  記者:突然紅了感覺怎麼樣?

  范雨素:很不適應,很緊張。

  記者:很多人覺得你特別有文字天賦,你認同嗎?

  范雨素:不是不是,我覺得是老師教的,張慧瑜老師(皮村“工友之家”文學小組志願者、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藝術研究所老師)。

  談文學

  喜歡劉震雲《一句頂一萬句》

  記者: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文學的?

  范雨素:從小就特別喜歡,六七歲時開始。那時沒有專門給小孩看的書,主要看文學刊物。《延河》《鹿鳴》《綠洲》《當代》《收獲》,就看這種文學刊物。這些書都是我大哥哥買的。我家裏,大哥哥和小姐姐兩個人愛看書,我跟著他們學的。

  記者:最喜歡的一本書是什麼?

  范雨素:我原來喜歡閻真的《滄浪之水》,現在喜歡劉震雲的《一句頂一萬句》。喜歡的書都會反反復復一直看很多遍。

  記者:寫《我是范雨素》花了多長時間?

  范雨素:(母親這部分寫了)5個小時。我平時要做小時工,下班之後就寫。我不是經常寫,偶爾寫。

  記者:寫作過程中誰對你影響最大?

  范雨素:張慧瑜老師,還有小付。收獲很大很大,教我們怎麼寫,怎麼寫開頭結尾,還拿來了好多書籍,讓我們提高文學修養。我幾乎沒有怎麼受過學校教育,沒有上過學。張慧瑜老師教會我怎麼寫一篇文章。

  談寫作

  最喜歡自己的魔幻紀實小説

  記者:你的第一篇作品是什麼?

  范雨素:我在文學小組寫的第一篇文章叫《名字》,是篇散文。講打工學校的孩子們的名字。(第一個讀者)就是文學小組的朋友們,他們看了禮貌性也要説好嘛,我自己覺得一般。

  記者:有沒有覺得自己寫得越來越好了?

  范雨素:沒有這種感覺。因為我沒有寫過文字,我對文字並不自信。沒有覺得自己寫得好。

  記者:最喜歡自己的哪個作品?

  范雨素:在文學小組寫了幾首詩,寫得不多。我最喜歡我寫的小説,長篇的,但還是手稿,沒有打成電子版,已經寫完了。關于魔幻紀實的,以老家為原型,準備發表,已在計劃中了。

  (本租稿件除署名外據南方都市報、北京青年報)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我國第二艘航空母艦下水
    我國第二艘航空母艦下水
    2017年漢諾威工業博覽會:“智能工廠”創造價值
    2017年漢諾威工業博覽會:“智能工廠”創造價值
    和死神賽跑的人們這樣打磨“金剛鑽”
    和死神賽跑的人們這樣打磨“金剛鑽”
    “飛豹”起飛三連拍 跟著戰機心飛翔
    “飛豹”起飛三連拍 跟著戰機心飛翔
    01016021000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76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