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三生三世”下了盤資本大棋,影視IP熱更需冷思考
2017-03-10 07:40:08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影視市場不缺熱錢的大好環境之下,創作者和制作者更應該保持清醒的頭腦,共同珍惜與維護這來之不易的繁榮。

  上周剛剛完結的《三生三世十裏桃花》,堪稱最近的爆款電視劇,不僅網絡播放量突破驚人的300億,“渡劫”“上神”這些新名詞也成為眼下熱門話題。同時,主演之一的趙又廷片約暴漲,包括迪麗熱巴、張彬彬等配角也都以堪比火箭的速度躥紅。更重要的是,在劇集最後白淺(楊冪飾)、夜華(趙又廷飾)重逢賺走觀眾一大把眼淚的同時,身為該劇出品方之一的嘉行傳媒老板楊冪更是實打實地賺走了一大票真金白銀:在“三生三世”大結局的第二日,嘉行傳媒便公布股票發行方案,計劃發行不超過110萬股,每股250元,預計募集資金不超過2.75億元。募資完成後,加上之前的總股本1900萬股,嘉行傳媒估值將達50億元,楊冪也由此一躍成為“新三板女股神”。

  從2015年借殼登陸新三板以來,嘉行傳媒僅僅用了一年半時間就使其估值翻了200倍。令人咋舌的巨額投資回報,恰是近兩年影視IP市場狂熱的根源所在。對于逐利的資本來説,跑馬圈地式的圍獵IP資源自然是為了借助其他文化市場養育成熟的粉絲群,大幅降低、甚至消弭市場風險,增值影視作品的市場價值。可以説,這些被圍獵的影視IP已然成為了BAT、影視基金、遊戲公司等平臺最大的資産變現資源。

  這股始于資本驅動的空前熱潮,變相推動了整個産業鏈身價的水漲船高。從天價片酬到天價版權,金錢這個“野蠻人”用最原始的方式給影視圈帶來了令人擔憂的浮躁:一部熱門網絡小説版權能賣到200萬元到500萬元乃至上千萬元的誘惑,刺激著網絡寫手們夜以繼日地創作故事,甚至借助抄襲和拼湊來加快創作速度,這也直接導致了網絡文化抄襲泛濫的現狀;市場供需關係的失衡,導致熱門“小鮮肉”們片酬水漲船高,不久前著名編劇高滿堂炮轟某“小鮮肉”索要6000萬元片酬,且只給65天檔期的新聞,折射的便是如今演員市場環境的真實寫照。在投資方、制作方、經紀公司、演員等都在賺快錢的利益驅動下,原本需要經過時間和細節打磨的作品不得不一再加速運作。從立項時的盲目與偏差,到制作時的急功近利,這種顯而易見違反影視市場邏輯的操作模式,最終使如今市面上充斥著粗制濫造的IP劇,甚至被觀眾們吐槽“IP劇”就是“挨批劇”。

  平心而論,影視IP的發展確實是時代發展的現實需求,尤其是在80後、90後、00後這些“網生代”已然成為影視消費主力群體的當下,多數脫胎于網絡文學與網絡遊戲的IP有著天然的受眾基礎,《三生三世十裏桃花》所引發的全民追劇熱潮便是最好的市場反饋。同時,IP熱在客觀上也的確是文化産業鏈縱向延展的需求,通過串聯起更多經濟元素,為原先處于默默無聞地位的文化創作者提供等值回報,調動起原創者的創作熱情,這應該是影視IP發展的正常軌跡。

  所以從理性的角度出發,觀眾對于部分IP劇的差評,矛盾根源並非其“出身”,而是對IP劇中出現的同質化、劣質化、弱智化的不滿。借用清華大學教授尹鴻的觀點,便是現在的影視圈有一種錯誤的心態,認為只要搶到了大IP就萬事大吉,用高片酬請來偶像演員,以粗糙廉價的制作就能霸屏,唯獨忽略了最為關鍵的環節——需要用心與時間進行打磨的二度創作。像孔笙導演、侯鴻亮制片的《鬼吹燈之精絕古城》,李易峰和趙麗穎主演的《青雲志》,韓東君、金晨主演的《無心法師》等作品能夠“收割”流量與口碑的重要原因,便是在最初創作時便回歸影視制作的本源,從而解決所謂IP失靈的問題。

  無可否認的是,在影視市場不缺熱錢的大好環境之下,創作者和制作者更應該保持清醒的頭腦,共同珍惜與維護這來之不易的繁榮。尤其是從臺前演員到幕後制作都獲得實實在在高酬勞後,電視圈能夠以專業的方式來尊重影視創作的市場規律,以誠懇的態度來進行內容的精耕細作,切莫再出現那些既毀IP又毀市場的雷劇、爛劇。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北京:明城墻下梅花香
    北京:明城墻下梅花香
    考拉母與子
    考拉母與子
    航拍江西新余植物園鬱金香花海
    航拍江西新余植物園鬱金香花海
    馬耳他著名景點“藍窗”坍塌
    馬耳他著名景點“藍窗”坍塌
    01016021000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051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