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生活就是一朵浪花——周有光專訪
來源: 中國作家網 2017-01-16

  今天,即2016年1月13日,為“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先生110歲壽辰。四年前往訪先生,先生仍思維敏捷,耳聰目明,讀書寫作不輟。向其請教長壽密訣,先生曰“一,少吃。二,不生氣”,並引用尼採之語“生氣是拿別人錯誤懲罰自己”!先生畢生經歷晚清,民國及新中國各個歷史時期,看潮起潮落,雲卷雲舒,通透灑脫,超然物出。謹願先生安康幸福,一生有光!

漢語拼音之父

  周有光先生是中國語言文字學家。他從49歲起半路出家,投身于中國漢字改革。1958年全國人大通過了一個採用國際性拉丁字母的《漢語拼音方案》,就是他主要負責制訂的。當今天用漢語拼音拼寫人名和地名,已經在全世界推廣使用時,當人們讀書、識字、上電腦、打手機都離不開漢語拼音時,人們給予周有光的讚譽是“漢語拼音之父”。但他自己總結人生卻説:“原來,生活就是一朵浪花。”

  專訪文

  曹可凡:周先生 您好。

  周有光:您好。

  曹可凡:很高興能夠見到您。我想在中國有多少代人,從小都是學漢語拼音。那現在我們電腦,手機,也都是通過漢語拼音來進行操作。您作為當年制定漢語拼音規劃和方案的人,是不是感到心裏特別的欣慰?

  周有光:當然很高興。因為在50年之前,制定漢語拼音方案有很多爭論。特別是用國際通用的字母,而不用自己國家根據漢字來創造字母,當時爭論很大。可是,我當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就寫了一本小書,叫《字母的故事》。《字母的故事》就是一本很小的小書,是講世界各國的字母,字母幾千年的歷史。這本書,當時毛澤東的秘書還來拿去看,這本書有點影響,後來就是決定採用羅馬字母。因為我們要走向世界,走向世界一定要採取世界共同使用的東西,就是字母。這個小問題現在已經沒有了,當時爭論很大的。本來這個字母是為了中國孩子,中國文盲認字用的,現在擴大到國際文化交流,變成文化的橋梁了。

  曹可凡:周先生,您出生在常州的青果巷?

  周有光:對。

  曹可凡:出生在這個巷子裏頭的還有另外兩位,那就是瞿秋白和趙元任,他們都是搞文字的。你的同學當中,有呂叔湘,也是搞語言文字的,這個是不是冥冥當中其實注定,你必然會從經濟學轉到語言文字學?

  周有光:我不是搞語言文字學的,我是搞經濟學的,解放以後,我是在上海復旦大學教經濟學的。我在青年時候就對文字改革感興趣。為什麼呢?因為我進的大學,你的爸爸也是聖約翰大學。聖約翰大學裏邊不講中文,講英文的,那麼一到聖約翰,就感覺到,英文是非常方便,有打字機,那中文沒有打字機,日本人做的打字機不能用的。那個時候覺得文字不方便,是許多文盲要受教育發生困難,所以我對這個文字改革,就發生了興趣。

   (本文轉載于可凡傾聽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相關鏈接
    熱點推薦
    010160210000000000000000011100591294480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