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2020-08-11 16:50:2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圖文互動)(1)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卓乃湖保護站站長秋培扎西在可可西裏地區修理車輛。 世界自然遺産地可可西裏,全球生態版圖中一處熠熠生輝的坐標,野生動物種類繁多。藏羚羊,被稱為“可可西裏的驕傲”。 今年藏羚羊遷徙産仔季,記者跟隨可可西裏巡山隊員前往“藏羚羊大産房”卓乃湖巡山,感受他們守護“人間凈土”的堅守與奉獻。 暴雨、烈日、冰雹、泥濘……通向“藏羚羊大産房”卓乃湖的14個半小時經歷,令人難忘。 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新華社西寧8月11日電 題: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 王金金

  世界自然遺産地可可西裏,全球生態版圖中一處熠熠生輝的坐標,野生動物種類繁多。藏羚羊,被稱為“可可西裏的驕傲”。今年藏羚羊遷徙産仔季,記者跟隨可可西裏巡山隊員前往“藏羚羊大産房”卓乃湖巡山,感受他們守護“人間凈土”的堅守與奉獻。

  暴雨、烈日、冰雹、泥濘……通向“藏羚羊大産房”卓乃湖的14個半小時經歷,令人難忘。

(圖文互動)(3)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卓乃湖保護站站長秋培扎西查看陷車情況。 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160米,6小時

  可可西裏在蒙語中意為“美麗的少女”,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重要的棲息地。每年5月至7月,待産雌性藏羚羊會來到可可西裏卓乃湖區域,誕下新的生命。

  “夏天到卓乃湖的路特別難走,到處都是爛泥坑,陷車的話不分男女都要推車,你別喊累。”出發前,卓乃湖保護站站長秋培扎西戴好帽子,笑著對記者説。

  海拔近4800米的卓乃湖保護站是可可西裏的五個保護站之一,一批巡山隊員常年在這裏巡護。早上7點30分左右,我們兩輛車從索南達傑保護站出發,沿青藏公路南行20公裏後,進入泥濘,駛向卓乃湖。

  行走在可可西裏,路兩旁一步一景。雪山草地、藍天白雲,“看,那邊有藏羚羊。”秋培扎西指向遠處,幾只藏羚羊在草原上歡快地奔跑。

  夏季的可可西裏雨水偏多、凍土消融,道路極為泥濘,坐車像坐在風浪中的船一樣,飄來飄去。每次碰到坑洼地時,巡山隊員更松多傑都會握緊方向盤快速擺動,“在可可西裏開車就像是參加越野車比賽一樣刺激”。

  走了40多公裏後,我們遇到第一次陷車。秋培扎西脫掉外套,跪在泥裏,手拿工具開始拾掇絞盤準備拖車。“在可可西裏巡山必須是兩輛車一起,陷車後互相還有個照應。”秋培扎西用力拉出牽引繩。

  離卓乃湖越近,道路越泥濘,越容易陷車。有一段160米的路,我們甚至走了6個小時。迎著飛濺的泥點推車,躺在泥巴地裏修車,一路走來,車和人已經與爛泥地融為一體。

(圖文互動)(4)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卓乃湖保護站站長秋培扎西(右)和巡山隊員更松多傑(左)、白瑪東周在可可西裏地區冒雨拉車。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高原的天,孩子的臉

  修車、挖泥、拉牽引繩……在海拔4600米以上的可可西裏,巡山隊員們喘著粗氣重復看似“簡單”的工作。“在巡山中,經常需要站在沒過大腿的泥坑裏長時間修車。”巡山隊員白瑪東周接過秋培扎西遞過來的牽引繩,扣在另一輛車的保險杠上,兩條褲腿沾滿泥巴。

  高原的天氣跟孩子的臉一樣,説變就變。

  突如其來的大雨催促巡山隊員們加快拖車節奏。“雨越下越大,不抓緊時間,車就更難拖出來了。”巡山隊員更松多傑手拿絞盤遙控器,收緊牽引繩,開始拖車。

  半個多小時後,被陷車輛終于脫“泥”而出,我們繼續向卓乃湖出發。更松多傑坐回車裏,用衣服擦了擦手上的泥巴,水滴順著帽檐滴下來,“每次巡山幾乎都要經歷這樣的陷車,有時候挖出的泥巴快趕上我高了”。

  “在無人區,車輛就是保障。無論路多難走,我們都要與車一起‘挪’向終點。”更松多傑握好方向盤,眼裏透著韌勁。

(圖文互動)(7)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卓乃湖保護站車輛在可可西裏地區行駛。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 攝

  無人區,有人守

  天色漸暗,月色漸明。白天,坑洼不平的泥淖是巡山的障礙;夜晚,月光映照下的泥坑成了指引方向的“路標”。

  “看,那就是卓乃湖。”順著秋培扎西手指的方向,山腳下一道月光勾勒出的銀色絲帶映入眼簾。

  晚上10點左右,經過14個半小時的風雨兼程,我們終于“挪”到了卓乃湖保護站。“今天運氣好,一路上還算順利,沒被困在路上過夜。”更松多傑説話間擦了擦臉上的泥巴。

  常年在可可西裏巡山,皮膚黝黑、雙手粗糙、嘴唇青紫已成為隊員們的“標配”,而更多老隊員在多年巡山後,都不同程度地患上了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等職業病。

  秋培扎西指著自己的胸口説:“雖然這裏沒有一塊兒是健康的,但我放不下可可西裏,我願意為可可西裏付出生命。”

  生命禁區,有人堅守。可可西裏的巡山隊員們,用自己的熱忱、青春甚至是生命,捍衛這“美麗的少女”的寧靜與和美!

(圖文互動)(2)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巡山隊員更松多傑在可可西裏地區修理車輛。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 攝

(圖文互動)(5)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卓乃湖保護站站長秋培扎西在可可西裏地區修理車輛。 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 攝

(圖文互動)(6)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巡山隊員更松多傑(左)和白瑪東周在可可西裏地區為車輛加油。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圖文互動)(8)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卓乃湖保護站站長秋培扎西在可可西裏地區修理車輛。 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 攝

(圖文互動)(9)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卓乃湖保護站站長秋培扎西在可可西裏地區修理車輛。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圖文互動)(10)記者手記:可可西裏,“挪”向“藏羚羊大産房”的14個半小時

  7月6日,卓乃湖保護站站長秋培扎西(右)和巡山隊員更松多傑(左)、白瑪東周準備拉車。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朝華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3301126354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