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退休不享安逸卻回鄉帶領村民“拔窮根”——湖北大冶一位69歲老黨員的初心情懷
2020-07-03 15:30:5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武漢7月3日電(胡誠 張潘 劉生輝)年逾花甲,原本應該坐享“清福”,可他卻給自己“找事”,回鄉當起了村支書。面對不解,他淡然處之。當村支書6年來,昔日的“貧困村”成功脫貧摘帽,村集體經濟越來越有活力,村民的生活也越來越有滋味。雖然累,但他的眼中卻滿是欣慰。

航拍大冶市金湖街田垅村。新華網 劉生輝 攝

  “不拔掉家鄉窮根,我愧對家鄉人”

  仲夏時節,站在湖北省大冶市金湖街田垅村綠色的田埂上,放眼望去,鄉村公路幹凈整潔,綠樹成蔭,種植園裏的葡萄藤上開始挂出果實,遠處相鄰的荷塘碧葉接天……

  走進田垅村村委會,正中是一座新辦公樓,與之相對的是老辦公樓改造成的村老年活動中心,兩邊是村醫務室和粉刷一新的廢棄村小學教學樓(供村委會使用)。院子裏,樹木、草坪、景觀石點綴其中,令人賞心悅目。經過幾年努力,昔日的貧困村已悄然發生蛻變。而這背後,離不開田垅村69歲的“帶頭人”張友山的辛勤奉獻。

  在當地,張友山是“名人”。他曾獲評“全國離退休幹部先進個人”“全國老有所為先進典型人物”“全省優秀村黨支部書記”“全省優秀離退休幹部”“新時代共産黨員楷模”“黃石市最美退役軍人”等。在花甲之年,他原本應該享受安逸的退休生活,可偏偏回鄉當起了村支部書記。

  17歲入伍,45歲正團轉業,61歲從湖北省黃石市工商局副局長(正縣級)任上退休。2012年,張友山退休後和老伴來到北京,跟著兒子一家過了兩年愜意的退休生活。

  新的人生轉折發生在2014年。當年7月,他的家鄉大冶市金湖街道黨委領導幾次邀請他,希望他能發揮余熱,回鄉擔任田垅村黨支部書記,帶領家鄉父老脫貧致富。

  張友山猶豫過。一方面,他在田垅村土生土長,鄉土難棄,鄉情難舍。但另一方面,家鄉的貧窮面貌他心中有數,自己畢竟年歲大了,身體還患有多種疾病,村支部書記一職責任大,到底能不能扛起這副擔子,他心裏沒底。

  很長一段時間,他內心糾結,備受煎熬。

  “不拔掉家鄉窮根,我愧對家鄉人!”最終,組織的信任,村民的期盼,家鄉的情結,讓他下定決心接下這副擔子。

  對于他的決定身邊人不理解。

  老伴埋怨:退休了不好好歇歇還折騰個啥?要去你自己去!

  經商的戰友調侃他:沒想到你退休了“官癮”還這麼大?要是實在閒不住可來我這兒幫忙呀。

  心意已決的張友山不為所動,只身收拾行囊帶上藥瓶返鄉。

田垅村黨員群眾服務中心。新華網 張潘 攝

  “給錢給物,不如建個好支部”

  張友山的家鄉田垅村是省級貧困村。全村2000多村民,多數外出打工,留守的多為老人和孩子。

  因為缺少勞動力,田垅村農田拋荒現象嚴重。全村無村級企業,村集體經濟零收入,村集體資産負債50多萬元。全村有貧困家庭26戶,五保戶4戶,低保戶22戶。村民收入來源單一,人均年收入還不到大冶市人均年收入的一半。

  經濟弱,基礎設施差。村裏無路燈,灣組之間多是泥巴路,村民進城需借道鄰村,路程偏遠且路況不佳。

  更糟糕的是,該村基層黨組織長期軟弱渙散。張友山接手前,前兩任村支部書記都因犯了錯誤受到處分,因沒有合適人選,該村支部書記一職已空缺一年多。支部黨員年齡偏大,已三年未發展過新黨員。由于村級集體薄弱,村幹部三年多未領過工資……

  在部隊和機關多年從事黨務人事工作的張友山意識到,貧窮落後不可怕,可怕的是組織渙散,人心渙散。要摘掉“貧困村”的帽子,首先必須要解決好班子和隊伍問題。

  “給錢給物,不如給個好支部。”他上任村黨支部書記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整村委班子。

  他將過去流失在外的黨員尤其是一些能人請回村裏,為村“兩委”班子增添新鮮血液和活力。村兩委委員戴勝偉等人就這樣被請回村成為張友山的團隊成員。

  增強支部力量的同時,張友山對支部進行了思想、組織、制度、財務和環境“五項整頓”。一係列制度面前,他從自身做起,嚴格遵守。

  每天他第一個上班,從不遲到早退。值班值守他搶前,整治環境衛生他搶前,為群眾解決難題他同樣挺身在前。他建立了“十必訪”制度,天天下鄉聽民意解民難。一根電線落在路中間,擋住村民去路,張友山砍來一棵樹,把電線撐起來,手磨起血泡;公路狹窄,兩側雜草蓋住路面,他帶領村幹部除草修路;村民居住分散,晚上摸黑不敢出門,他多方籌措資金,為每個灣子安裝了路燈……

  他建立了工作日志,規定每名委員必須當天記錄工作情況,沒有工作的時候,必須主動謀事找事,堅決杜絕屍位素餐……

  在大家眼裏,張友山的嚴謹細致是出了名的。嚴謹細致到什麼程度?“我們做的扶貧資料,標點符號錯了他都要指出來。”村兩委委員戴勝偉説。

  為保持隊伍清正廉潔,回村不久,張友山就定了一個規矩,“村裏的所有項目建設,村幹部及其親屬不能參與投標和承包”。幾年來,村裏幾十個大小項目全部按“四議兩公開”和正規投標程序辦理。

  為更好地服務村民,他還組織成立村理事會,幫助村民解決日常事務和糾紛,理事會解決不了的,再由村委會出面解決。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田垅村的面貌為之一變。“有事就找張書記。”群眾對村幹部的信任度越來越高,心越靠越攏,逐漸匯聚成推動田垅村脫貧致富的強大動力。

  田垅村黨支部作風、面貌的根本改變,受到了上級組織的肯定,各種榮譽紛至沓來。

航拍田垅村葡萄園。新華網 張潘 攝

  “沒有條件就創造條件,沒有項目就謀劃項目”

  在整頓班子、隊伍的同時,張友山也在苦苦思索如何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帶領村民脫貧致富。

  多年的工作經驗讓張友山明白,村與村的貧富差距,最明顯的區別在于主導産業和區位優勢。比如大冶市靈鄉坳頭村,因佔據了礦産資源的先天條件,村集體經濟在全國有名;還地橋鎮黃金湖村,因水域區位優勢明顯,村民通過漁業生産而産生良好收益。

  反觀田垅村,既不靠山,也不靠水,發展産業存在先天短板,田垅村的致富之路又在何處?

  “沒有條件就創造條件,沒有項目就謀劃項目。從小項目做起,穩扎穩打。”村民大會上,張友山説出了自己的發展思路。

  2015年,通過私人承包、集體入股、按股分紅的形式,田垅村建起50畝葡萄種植園,每年為村集體增加萬元收入。他還積極推動專業合作社,全村85%的土地實現流轉,不僅解決了土地拋荒問題,還推動了産業發展。精養魚池,蘑菇基地,生物顆粒燃料,果蔬項目……一個又一個産業項目或通過集體投資、集體經營,或通過招商引資等方式發展起來。在他的努力下,光伏發電項目也在田垅村落戶,為壯大村集體經濟再添財源。

  如今,村集體依靠這些項目每年可獲得十幾萬元的純收入,不僅還清了所有債務,田垅村也在2016年成功摘掉了“貧困村”的帽子。

  村集體經濟發展了,各項基礎設施也加快了建設步伐。村裏自籌資金70余萬元建起一條新公路,村民去市區更加便捷,時間比過去縮短20多分鐘。村組之間、組與組之間,原先的泥巴路現在都成了水泥路。全村改自來水、改公廁,路燈全部改造升級。村委會籌資建起了新辦公樓,功能更加完善。老辦公樓和廢棄的村小學教學樓也重新整修合理利用,增添了新的村衛生室、黨群服務中心、村民活動中心、老年人照料中心,村委會院子花園化程度越來越高……粗略算來,全村各種基礎設施建設達30多項,累計投入資金300多萬元,全村生産生活條件有了明顯的改善。

  隨著家底逐漸厚實,田垅村所有的五保戶、低保戶、重殘及喪失勞動能力的家庭也得到越來越充分的照顧。

張友山正在村民家中走訪。新華網 劉生輝 攝

  “年齡大了,做事的機會越來越少,更要珍惜”

  回鄉擔任村支部書記6年了,他成功幫助家鄉拔掉窮根,帶領鄉親脫貧致富。回首這幾年,常有人問張友山,“累不累?”

  “累!”張友山如實答道。

  他已年近七旬,遠離家人一個人吃住在村裏,平時生活中的洗衣、做飯、看病等全靠自我照料。

  他為了辦事方便,自己花錢買了一輛電動車。外出開會、辦事,無論酷暑嚴寒、刮風下雨,他都騎著電動車。有一次外出辦事回村,車子沒電了,他拖著疲憊的身體推著車走了幾裏路,腰酸背疼、精疲力盡,回到家還要自己做飯吃。

  他患有糖尿病、冠心病多年,定期需要打針吃藥。每個月他都要騎電動車轉公交車去黃石市買藥,來來回回好幾趟也很麻煩,但這些年他都堅持下來了。

  雖然苦,雖然累,但看到田垅村這幾年産業經濟、基礎設施、生態環境、社會治理都發生了可喜的變化,張友山覺得值。

  為了村民富裕,他不怕繼續吃苦受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村民種的蘑菇銷售困難,他和村幹部戴勝偉一起頂著寒冷,半夜騎車跑到遠郊的集貿市場幫貧困戶賣蘑菇。

  “我的年齡越來越大,再不做點事,以後做事的機會和時間就越來越少,更要珍惜。”張友山説。

  張友山説,他最大的心願就是在有生之年,看到一個産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新田垅。“在部隊奉獻28年青春,在工商局工作十幾年,現在我作為田垅村的帶頭人,同樣要慎終如始,站好最後一班崗。”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潘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87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