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特寫:疫情下的一堂特殊送教上門課
2020-03-17 09:11:0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西安3月17日電(記者陳晨、梁愛平)青山向著遠方延展,微風拂過,油菜花海掀起“浪花”陣陣。花海的盡頭,14歲的樂樂戴著口罩,正倚著門向外張望。

  有些日子沒有見過老師冉敏了,樂樂遊移的目光中透出期待。上次見她還是半個月前,冉敏送來口罩,為樂樂上了一堂防疫科普課。或許是聽懂了,一見到冉敏,他便張開雙手,口中咿咿呀呀。仔細聽去,是“洗手”這個詞。

  樂樂的家在秦巴山區腹地的陜西省安康市漢濱區老龍村。這裏四面環山,是陜西貧困程度最深的地區之一。

  從小罹患腦癱和癲癇,樂樂的智商僅相當于4歲的孩子,身材也比同齡人矮小了許多。

  樂樂拉著冉敏的手走進堂屋。一張方桌、一個鉛筆盒、一塊小黑板,是他“獨享”的課堂。冉敏鋪開課本,一堂疫情下的特殊送教課,就此開啟。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4)特寫:疫情下的一堂特殊送教上門課

  3月15日,老師冉敏(左)和樂樂在村子油菜花田裏玩耍。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這是什麼?”

  “花!”

  “花好看嗎?”

  “好看!”樂樂頑皮地指了指窗外,那裏已是一片花海。

  “樂樂,這又是什麼?仔細想想,老師教過你的。”

  “嗯……”孩子歪著頭冥想,突然蹦出一整句話,逗樂了冉敏:“長城!老師去過長城嗎?”

  奶奶古三春就站在一旁,深情的目光望過去,滿眼都是孫子曾經的模樣。樂樂的童年始終與醫院相伴。從1歲起,父親便帶著他四處求醫,安康、西安,不知跑了多少趟,病不見好,卻“跑來了”十幾萬元外債,一個家庭就此墜入貧窮深淵。

  “上學,學校!”古三春説,樂樂慢慢長大,一看到別的孩子上學,他就愛往學校跑,嘴裏總念叨著這些詞。

  如果不是精準脫貧,樂樂的上學夢不知還要擱淺多久。2016年,安康市漢濱區教育部門上門摸排,決定為樂樂送教上門。關廟鎮花心小學的兩位老師每月至少上門兩次,為他講授最基礎的識字、算術和生活小常識。

  冉敏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樂樂時的情形:衣服臟兮兮的,一見到陌生人,孩子就怯怯地往奶奶身後躲,怎麼叫都不應。

  盡管做了功課,但教授特殊學生之難,還是出乎冉敏的意料。“孩子注意力不集中,交流困難。正常孩子學一兩遍就會的內容,給他教一二十遍才能學會,但下次來,就又忘了。”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3)特寫:疫情下的一堂特殊送教上門課

  3月15日,老師冉敏(左)在給樂樂講解課本上的生活常識。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樂樂的情況並非個例。作為陜西省貧困人口最多的縣區,在漢濱區,像樂樂這樣無法正常入學的義務教育段殘疾兒童就有511名。教育扶貧啟動以來,當地政府為他們制定了進入特殊學校、隨班就讀、送教上門三種方案,目前,全區殘疾兒童入學率達到94.5%。但如何使教學適應特殊孩子的特點,也是教育部門面臨的一門全新課程。

  “每個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權利,不能因為特殊而遺忘他們。”漢濱區關廟鎮花心小學校長石生兵説,普通課本用不了,學校就把老師召集到一起,請來專家,為孩子們編寫專門教材。

  我愛我家、美麗的家鄉、可愛的祖國、安全知識我知道、生活自理我能行……這本為腦癱兒童量身定制的特殊教材,此刻就鋪在樂樂面前。“這是海、這是草原。”他的指尖在一張張圖畫上快速劃過。

  “漸漸地,樂樂學會了洗臉、洗手。有次我帶他路過一個池塘,他説,‘危險,會掉下去!’我會覺得,他就像是我的孩子。”冉敏説,盡管在知識層面收效不大,但孩子的安全意識、生活習慣進步明顯,“比如上次課之後,他就知道疫情期間要戴口罩了。”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1)特寫:疫情下的一堂特殊送教上門課

  3月15日,老師冉敏(左)在教樂樂如何正確洗手。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話音未落,樂樂就用手理了一下口罩帶,一臉調皮的神情。

  如今,古三春的笑容多了。這個曾經貧苦的家庭,正在迎來新生。在幫扶幹部包抓下,樂樂的父親章進友申請到貼息貸款,開始幫村裏的合作社養豬。去年起自己單幹,年收入十余萬元,家裏蓋起新房,現在豬圈裏還存欄100多頭。

  樂樂愛畫畫,最喜歡畫花。冉敏手把手,一筆一劃教他。一朵花的圖案,在本子上漸漸浮現。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5)特寫:疫情下的一堂特殊送教上門課

  3月15日,老師冉敏手把手教樂樂畫畫。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花,春天!”樂樂一字一頓地説。

  屋外,油菜花開得正艷。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特寫:疫情下的一堂特殊送教上門課-新華網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22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