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39例確診上萬人隔離,寶坻如何控制疫情擴散?
2020-02-11 18:48: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天津2月11日電 題:39例確診上萬人隔離,寶坻如何控制疫情擴散?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劉元旭、王井懷、王暉

  39例確診,上萬人隔離。10多天來,隨著與之關聯的確診病例不斷攀升,天津寶坻區百貨大樓成為天津目前確診病例最多、影響范圍最廣的聚集性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地。

  寶坻地處北京、天津、唐山三個城市之間的核心地帶,離北京只有一個多小時車程。嚴防死守,控制疫情不擴散,成為寶坻防疫工作不可忽略的一個重點。

  從1例到39例,聚集性疫情是如何暴發的?

  2月10日,“新華視點”記者看到,昔日熱鬧的寶坻區百貨大樓大門緊閉。入口處,“早發現 早報告 早隔離 早治療 對自己負責 對他人負責”的條幅橫在中間。門前店鋪林立的街道拉起警戒線,陷入從未有過的寂靜。

  1月31日,百貨大樓小家電區一名銷售員被確診為當地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

  “百貨大樓是在大年初一(1月25日)歇業的。考慮到春節前百貨大樓人員密集,區裏迅速封鎖大樓並進行消毒。”寶坻區衛健委一名工作人員介紹説,從2月1日淩晨1點開始,專業隊伍對百貨大樓內部及周邊50米內路面全面消毒。同時,流行病學調查迅速展開,根據病例14天出行軌跡尋找所有密切接觸人員。

  不幸的是,第2、3、4例相繼出現。寶坻區衛健委副主任劉繼水説,這幾例患者“均沒有武漢旅行史”,除一對夫妻外,相互之間完全不認識,“當時確實有點懵”。

  真相撲朔迷離。除第2例是第1例的丈夫外,另外3例均為百貨大樓售貨員。第4例患者——賣鞋區售貨員曾于1月12日至13日先後兩次到已出現確診病例的某外地城市進貨。但問題隨之而來,3名售貨員互不認識,不在同一售貨區,未一起參加活動、用餐,甚至未一起上過廁所,沒有任何交集,是如何傳染的?一時間,連進行流行病學調查的疾控專家也陷入困惑。

  直到第5例出現,謎團才最終解開。據了解,1月23日下午,這位患者曾到百貨大樓購物3小時,這成為串聯其他4例的關鍵“鏈條”。天津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室主任張穎説,這名沒有外出史、也沒有接觸可疑或確診病例的顧客成為確診病例,令人再次懷疑百貨大樓內部傳染。

  最終,通過深入調查,專家確認是賣鞋區售貨員在外地進貨感染後發病,並傳染給顧客和其他銷售員。寶坻區傳染源也最終被鎖定為百貨大樓。

  同時,3小時就被感染,也説明客流量巨大的百貨大樓蘊藏很大的聚集性疫情風險。一名售貨員告訴記者,臨近春節的幾天,百貨大樓一天客流量能達3000人左右。“售貨區域基本是相鄰的,彼此實際間隔甚至小于1米。”張穎説。

  鈺華街道辛務屯村村民唐世聰1月21日陪家人到百貨大樓購物。當時天津還沒有公布確診病例,“我們在一樓門口處看到有六七十人,裏面一個攤位有二三十人圍著。擠著進去,又擠著出來。”他回憶説。

  寶坻區防控指揮部最新數據顯示,截至11日上午,寶坻區確診新冠肺炎病例39例,全部為百貨大樓職工、顧客及其親友。

  從數百人到上萬人,如何做到全面隔離不留死角?

  鎖定疫源後,大規模排查緊鑼密鼓開展。截至2月10日,天津共摸排出1月19日至25日期間到過百貨大樓的顧客1.4萬多人,並全部隔離觀察。

  商場銷售人員、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等重點人群被集中隔離。在寶坻區一家設在酒店的集中隔離點,記者看到外圍已用圍擋封閉。隔離人員一人一個房間,醫護人員密切關注其體溫和身體狀況。

  一名正被隔離的百貨大樓售貨員説,2月3日來到隔離點,“起初心裏確實有點恐慌,現在沒有出現症狀,放心一些了。”

  該集中隔離點負責人、天津市寶坻區海濱醫院副院長郭一介紹説,她所負責的集中隔離點高峰時達78人。截至10日,還有40人尚在隔離點觀察。“目前,2名確診患者被轉送到海河醫院治療。其余人員預計到本月19日結束隔離觀察。”

  這樣的集中隔離點寶坻全區共設有9個。截至11日上午,全區有577人在集中隔離點接受或曾接受隔離觀察。

  更多顧客採取居家隔離方式,但措施同樣嚴格。記者在有20多戶被居家隔離的辛務屯村看到,村內十分冷清,街上幾乎見不到人。村黨支部書記唐連江告訴記者,全村目前“配有專人將蔬菜、生活用品送上門,不讓他們出門。”

  唐世聰已經12天沒出門了。記者視頻連線時看到,他家三口人與年邁的父母分開,各住自己的房間。“要求很嚴格。這是對我負責,也是為別人著想,等徹底沒事兒了我們再出門。”唐世聰的認識很清醒。

  在出現兩例確診病例的河景馨園小區,記者看到小區已用圍擋封閉一個出口,用鐵柵欄和木板封死一個行人出行的小門。只留下一個出入口,由4名公安、3名保安、2名街道工作人員24小時值班,外來人員車輛一律禁入,出現確診病例的住宅樓也有專人把守,專人負責採購。

  社區居委會主任尹海燕介紹説,街道臨時徵用開發商用房400平方米作為臨時供應點,確保小區群眾日常生活需求;並制作了採購卡,每戶每兩天派一名健康人員出門採購,還有14名機動人員待命,滿足群眾其他需求。

  截至目前,寶坻區已成立1260個聯防小組,在全區351個社區和村進行嚴防死守,指導居家隔離,防止人員擅自外出。

  劉繼水告訴記者,雖然有幾十人檢測結果為陰性,但不能掉以輕心,當地對兩次檢測為陰性、無發熱症狀等體徵人群將繼續採取嚴格檢測、醫學觀察等措施。

  從防擴散到防輸出,三道防線如何築牢?

  “寶坻區的確診病例中,形成由公共場所蔓延到家庭內部的多起聚集性疫情。同時,寶坻區確診病例主要集中在城區,並已發生向鄉鎮和農村地區的擴散。”在天津市防控指揮部9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市衛健委副主任、市疾控中心主任顧清介紹説。

  為防止疫情進一步擴散,寶坻區委、區政府的疫情防控方案不斷升級,築立起三道防線。

  第一道防線是社區和農村,在原有基礎上全面升級,提高封閉標準。記者從寶坻區防控指揮部了解到,目前全區各村、小區居民全天不得在村莊、小區內公共區域聚集,不得互相串門、散步閒逛。每戶居民每兩天允許一人外出採購生活用品,外出採購人員不得是正在居家留觀者,以及1月19日至1月25日去過區百貨大樓的人員。每天22時至次日早6時,無特殊情況一律不得進出。

  顧清説,直接暴露于百貨大樓人群中發生的為第一代病例;由第一代病例傳播而造成感染的,屬于第二代病例。如果寶坻出現第三代病例,社區傳播風險會急劇增加,“必須嚴防死守,防止第三代病例的發生”。

  第二道防線是城區。寶坻區三分之二的病例出現在城區,一旦疫情向農村擴散,後果嚴重。“農村地區的保護意識較弱,醫療條件較差。我們對寶坻區通往農村地區的主要路口實施了雙向交通管控。”寶坻區疫情防控指揮部總指揮、寶坻區區長毛勁松説。

  第三道防線是寶坻區通向外界的道路,包括24個主路口、高速公路、國省道和36條鄉村道路,均採取了不同等級的管控措施。

  記者9日下午在天津城區到寶坻必經的寶坻南高速口看到,此前的“只管進不管出”已變為“雙向管控”。十幾名民警、醫護人員、協警等正對進出車輛排查、消毒,每位乘客都需量體溫、登記身份證。

  “體溫37.3攝氏度以上的,與百貨大樓疫情相關的,一律不得離開寶坻。”一位正在量體溫的醫護人員告訴記者。

  “通過這三道防線,我們就能從點上封住小區,從面上控制全區,全面阻隔病毒的傳播途徑,確保寶坻在最短時間內打贏這場戰役。”毛勁松説。

  當地多名幹部表示,只有樹立戰時思維,嚴格封控,最大限度減少人員流動,才能減少交叉感染的風險。“與防控不嚴可能造成的生命代價和社會損失相比,目前我們付出的任何努力都是值得的。”一位基層幹部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39例確診上萬人隔離,寶坻如何控制疫情擴散?-新華網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56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