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良渚古城遺址考古故事:神奇“玉琮王”如何發現?
2019-07-13 08:43:11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良渚文化存在時間是距今約5300年到4300年,主要分布區在長三角太湖流域。”日前,在接受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採訪時,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斌如是説。

  7月6日,良渚古城遺址成功申遺。作為良渚古城遺址發現者之一,劉斌認為,不管是從修築古城的工程量、精美的玉器還是高度統一的信仰等方面看,良渚文化的文明程度完全可以和古埃及文明相媲美,是中華五千年文明的實證。

  良渚古城遺址的發現

  良渚文化的核心是良渚古城遺址,這個古城也是良渚古國的都城。

良渚文化遺址分布圖。 杭州良渚遺址管理區管委會供圖

良渚文化遺址分布圖。 杭州良渚遺址管理區管委會供圖

  它被發現于2007年。那一年,劉斌和他的考古團隊依次發現了西城墻、北城墻、東城墻,當年11月,隨著南城墻的發現,這座被深埋在地下幾千年的王城,就此出現在世人面前。

  良渚古城的核心區分為三重,最中心是莫角山宮殿區,也是良渚古城最高統治者居住和活動的區域,如今還能依稀看到砂土廣場、房屋地基、石頭臺基等遺存。

  由宮殿區向外,分別是面積約300萬平方米的內城和面積約800萬平方米的外城,堆築高度亦逐次降低,顯示出明顯的等級差異。良渚古城核心區、水利係統、外圍郊區的佔地面積達到100平方公裏,整個布局規模宏大。

  如此規模的工程,必定要統一規劃才能完成。劉斌説,良渚古城揭示了在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在長江流域曾經存在過一個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的、出現明顯社會分化和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

  嘆為觀止的水路交通和水利係統

  良渚考古的另一個重要發現,便是良渚古城遺址發達的水路交通和水利係統。在古城外圍,存在一個庫容量超過4600萬立方米的水利係統。劉斌説,這也是中國迄今發現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遺址。

資料圖:浙江杭州,航拍良渚古城遺址公園。記者 王剛 攝

  經過考古發掘,劉斌發現,良渚古城有9座城門,但只有1座陸門,剩余8座都是水門。古城內城的古河道或者順應地勢人工開鑿,或利用自然河道進行人工改造而成……逐漸形成了縱橫交錯的河網係統。

  古良渚人便這樣臨水而居。在古城內,考古人員發現過良好的木構護岸遺跡,可以想見,當時河道兩岸分布著成排房屋和臨水碼頭,先民乘獨木舟、竹筏穿梭其間,水路交通十分便捷。

  而水利工程的設計更是充分體現了古良渚人的智慧。比如,老虎嶺水壩的剖面顯示,先民用蘆荻、茅草包裹泥土制成“泥包”築在壩體關鍵部位,以增加抗拉強度。

  便利的灌溉條件是農業發展的保證。在莫角山東坡發現的1.3萬公斤炭化稻谷,為古良渚發達的農業提供了有力佐證。劉斌回憶,考古時還發現稻田田埂的長度大概有一百米,每一條田埂之間大概間隔是20米到30米,十分講究。

  “我們在考古中發現了當時使用的石鐮刀,除了材質不同,跟現在的鐮刀長得一模一樣。”劉斌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根據刀刃可以判斷是要左手使用,他開玩笑,“是不是當時人們都是‘左撇子’?”

  “玉琮王”的由來

  水利係統與發達農業之外,精美的玉器是良渚文明的另一重要特徵。良渚玉器種類豐富、紋飾精美,達到了中國史前治玉水平的高峰。“玉琮王”便是其中的優秀代表。

資料圖:浙江博物館展出鎮館之寶——“良渚玉琮王”。記者 王遠 攝

  1986年,良渚遺址的反山墓地開始發掘,出土許多保存良好的玉器。其中墓葬等級最高的12號墓中出土了一件玉琮,它重約6.5公斤、外方內圓、刻有神人獸面“神徽”,格外引人注目,得名“玉琮王”。

  也是發現“玉琮王”後,劉斌和同事們才第一次認識到,早前認為良渚玉器上所謂的“獸面紋”,其實是一個頭戴羽冠的神像,他還曾想,“神徽”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面的人像會不會是“良渚王”,下面的圖案則是古良渚人崇拜的神。

  “在玉琮的豎槽四面都雕刻著完整地神徽,線條非常細膩,就像現代的微雕技術。但在當時,是沒有什麼金屬工具的。”劉斌感嘆。

  在那次發掘中,反山墓地出土了包括玉器、象牙、鑲玉漆器等珍貴文物1200余件(組),其中玉器佔90%以上,其等級之高,被稱為“反山王陵”。

  劉斌説,世界上早期古代國家,政權和信仰幾乎都是結為一體。良渚先民用玉來祭祀神靈,表現王權,從良渚文化多個遺址出土的多件玉器、象牙器甚至陶器上都看到了相同的“神徽”,這意味著先民有高度一致的信仰崇拜。

  中華五千年文明的實證

  今年7月6日,在第43屆世界遺産大會上,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成功。這個消息讓劉斌的心情“很激動”。在他眼中,不管是從修築古城的工程量、精美的玉器還是高度統一的信仰等方面看,良渚文化都是中華五千年文明的實證。

資料圖:7月10日,遊客參觀反山王陵。記者 王剛 攝

  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成功了,但劉斌和同事們的考古工作還沒有結束,仍有一個個謎題需要揭開:制作玉器的玉料是從哪裏來,陶器上的表意符號到底是不是文字等等。

  接下來,劉斌和他的同事們還會繼續按部就班追蹤,“比如遺址是如何一步步由小變大,然後逐漸發展起來?也會對整個杭州盆地進行拉網式的調查,這對認識這個區域的文化環境等,都是很關鍵的東西”。

  “遇到問題、求證問題,這就是考古工作的魅力所在。”劉斌説。(記者 上官雲)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昆明鄭和文化旅遊節開幕
2019昆明鄭和文化旅遊節開幕
第28屆“斯拉夫巴扎”國際藝術節在白俄羅斯開幕
第28屆“斯拉夫巴扎”國際藝術節在白俄羅斯開幕
在國外,垃圾如何分類
在國外,垃圾如何分類
民間奇藝“一葦渡江”
民間奇藝“一葦渡江”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4747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