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朱鏡我:以筆為刃的文化戰士
2018-12-17 12:15:2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為了民族復興·英雄烈士譜·圖文互動)朱鏡我:以筆為刃的文化戰士

這是朱鏡我像(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新華社杭州12月17日電(記者 許舜達)在浙江寧波鄞州區橫溪鎮金峨村朱家峰,有一座名為“雪純”的烈士紀念亭,亭四周有青磚灰墻圍護,松柏環繞,莊嚴肅穆。亭兩邊柱上刻著“為真理四處奔波宣傳馬列,誓抗日皖南突圍捐軀祖國”兩行字,描述的是我黨文化戰士朱鏡我。

  朱鏡我,原名朱德安,筆名雪純,1901年生于浙江省鄞縣(今寧波市鄞州區)。在他10歲那年,父母相繼去世,被寄養在外祖母家。1920年7月,朱鏡我以優異成績被錄取為浙江公費留日學生,並于1924年考取了東京帝國大學社會學係,1927年畢業。

  1927年10月,為支持革命文學事業,朱鏡我回到上海,加入文化革命團體——創造社,主編《文化批判》月刊。他宣傳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提出無産階級革命文學的口號,並翻譯了恩格斯的《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此書成為我國最早出版的恩格斯名著的全譯中文單行本。1928年5月,朱鏡我經黨中央批準加入中國共産黨。

  1929年,中共中央文化工作委員會(簡稱文委)成立,朱鏡我為文委成員,參與籌建中國左翼作家聯盟。1930年3月起,先後任文委書記和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部長。同年5月,中國社會科學家聯盟成立,朱鏡我任第一任黨團書記。隨後,中國左翼文化總同盟成立,朱鏡我兼任黨團書記,領導革命文化運動和黨的宣傳工作。

  同時,朱鏡我還以一名文化戰士的姿態,積極在“左聯”刊物上發表了《中國目前思想界底解剖》《意識形態論》《起來,紀念五一勞動節》《徘徊在十字街頭的,究竟是誰?》等係列文章,宣傳馬克思主義,抨擊國民黨反動政府,為無産階級革命吶喊助陣。

  1931年冬,朱鏡我調到中共中央宣傳部工作。1932年秋介紹陳賡同魯迅面談。1933年初,黨中央機關遷往江西蘇區,決定在上海成立上海中央局。翌年,朱鏡我被任命為上海中央局宣傳部部長,參與領導極端艱難情況下的白區地下鬥爭。

  1935年2月,上海中央局遭到敵人破壞,朱鏡我被反動當局逮捕。他在獄中大義凜然,面對敵人威逼利誘堅貞不屈,身患重病仍用詩人雪萊“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的詩句鼓勵被捕同志堅持鬥爭。

  1937年6月,經黨組織營救,身患重病的朱鏡我獲釋。未等病體恢復,朱鏡我便奔走浙江各地宣傳抗日。1937年9月起,他先後在寧波和杭州建立了中共寧波臨時特別委員會、中共浙東臨時特別委員會,以及中共浙江省臨時工作委員會。

  當時,地方黨的活動經費很困難,朱鏡我回到老家,將家産抵押,變賣10多畝土地,用作黨費和革命事業的活動經費。

  1938年春,朱鏡我調到江西南昌新四軍辦事處和中共中央東南分局宣傳部工作,主編《劍報》副刊。同年秋到皖南新四軍軍部,任軍政治部宣傳教育部第一任部長,兼軍部刊物《抗敵》雜志主編。

  1940年,國民黨反動派發動第二次反共高潮,向皖南新四軍逼近。朱鏡我于6月間創作了《我們是戰無不勝的鐵軍》一歌歌詞,由何士德譜了曲。這是一首戰鬥性很強的歌曲,表現了工農武裝奮勇殺敵、百折不撓的意志,在新四軍廣為流傳。

  1941年1月,在皖南事變中,朱鏡我隨軍部撤離安徽涇縣雲嶺,遭遇國民黨軍隊的重重包圍。12日,朱鏡我在突圍時壯烈犧牲,時年40歲。

  1998年,當地政府撥款10萬元建了烈士紀念亭。近年來,當地政府還出資維修了朱鏡我故居原址,並新建了朱鏡我紀念公園,佔地逾2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與時代同框”活動亮相京滬深三地
“與時代同框”活動亮相京滬深三地
中國科考隊在南極冰蓋發現藍冰機場選址區
中國科考隊在南極冰蓋發現藍冰機場選址區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864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