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2018-11-26 12:03:1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全媒頭條)(1)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車輛行駛在國家第一條四車道盤山公路泰井高速上(11月21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新華社井岡山11月26日電 題: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新華社記者劉健、熊爭艷 李興文 郭強

  井岡山是一座山。

  井岡山不只是一座山。

  90多年前,中國共産黨人在這裏開辟“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道路,井岡山精神照耀神州。

  40年前,一場新的偉大革命——改革開放開啟,井岡山精神感召著井岡山兒女和億萬中國人民在新的長徵上不斷走向勝利。

  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改革開放向著更高處登攀……

(新華全媒頭條)(2)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遊客在參觀位于井岡山茨坪鎮的毛澤東同志舊居(11月21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2018年夏,經過井岡山的高鐵規劃實施方案公布。曾經山高路險的“革命搖籃”,即將進入高鐵時代。

  今日井岡山,立體交通網四通八達:國家第一條四車道盤山公路泰井高速蜿蜒在崇山峻嶺間,將井岡山納入全國高速網;山裏25戶以上的村莊,村村通了水泥路。

  鐵路在山腳下延伸。京九大動脈穿境而過,吉井鐵路直達城區。

  “高路入雲端”,通航10余年的井岡山機場今年再次擴建,一天平均20多個航班直飛全國各地。

  2016年2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乘飛機從北京抵達井岡山革命老區。他深情地説,井岡山是革命的山、戰鬥的山,也是英雄的山、光榮的山。

  一路上,習近平總書記詢問革命老區發展情況,強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定要讓為人民共和國誕生作出重要貢獻的革命老區發展得更好”。

  千裏故地,舊貌新顏。

  位于羅霄山脈中段的井岡山,被500多座大大小小的峰巒包圍。曾經,只有幾條羊腸小路穿過五大哨口,通往周邊各縣。

  91年前,毛澤東率工農革命軍從湘贛邊界出發,翻山越嶺,抵達井岡山。在這裏,共産黨人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實際相結合,探索出“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嶄新道路。

  堅定不移走自己的路,這是一代代共産黨人不變的追求。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國再次走到歷史的十字路口。

  距井岡山300多公裏,南昌市郊一條蜿蜒小道上,下放到江西勞動的鄧小平常在這裏踱步思考:中國向何處去?

  離開江西前,鄧小平專程登上井岡山。回顧井岡山艱苦卓絕的鬥爭歷程,他留下催人奮進的話語:“井岡山精神是寶貴的,應當發揚。”

  改革的驚雷喚醒1978年的中國,一係列改革由農村到城市呈燎原之勢。

  1981年,井岡山上寨村鐘明發一家5口分到5畝田,從此填飽肚子不成問題。

  “我們村是周邊最窮的,聽説有地方搞包産到戶,就跟著搞了,結果當年糧食畝産就從三四百斤增到八九百斤!”鐘明發回憶説。

  這一年,井岡山所在的吉安地區向國家交售萬斤糧的農戶達7800多戶。 第二年,包産到戶、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在井岡山逐步推開。

  不滿足于只從地裏刨食,井岡山人開始關注山外的世界。

  1985年,在“三灣改編”所在地永新縣,高中畢業的彭富林聽到浙江義烏“雞毛飛上天”的故事,專程跑到義烏,請來一位老師傅,興辦了當地第一家羽毛加工廠。

  在他的帶動下,永新2000多位老表奔赴全國收購雞毛,永新成為當時全國三大雞毛加工出口基地之一,産品遠銷海外。

  “我們從小聽井岡山革命故事長大,深信只要敢闖,一定能走出一條路。”如今在義烏從事聖誕工藝品加工出口的彭富林説。

  山門一開,活力迸發。

  1987年,井岡山龍市鎮第一次組織勞務輸出,258名城鎮待業青年和農村青年踏上南下深圳的列車。

  到1993年,井岡山已有陶瓷、塑料、水泥等工廠,還建起20多家合資企業。

  此時的中國,改革新事物如雨後春筍般涌現,改革開放凝聚起的廣大共識,激發出億萬人的活力,神州大地萬物復蘇、生機勃發。

  1993年,井岡山青年謝經平發現,來山上旅遊的人多了,便在主景區茨坪租下一間店面,賣起山裏的特色産品。

  1999年,僅20平方公裏的茨坪,像謝經平這樣的個體經商戶已有1650多戶、商店1700多家,每年接待遊客近百萬人次。

  這時,一個難題擺到井岡山面前:主景區越來越擁擠,旺季時山上1萬多個床位應接不暇。

  對旅遊,限制還是發展?

  對景區,控制還是擴大?

  地處景區的政府機關,留還是搬?

  面對這些難題,井岡山提出一個大膽設想:將旅遊業作為新世紀發展的主導産業,在原井岡山市與寧岡縣合並後,到山下再建一個新的井岡山市。

  2001年6月,井岡山2000多名機關幹部陸續遷出景區,在山下40公裏開外安營扎寨。

  “當時市裏提出,為了井岡山的未來,我們必須放棄眼前優美的工作生活環境,到山下拓荒建新區。”井岡山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周志平親歷了新區建設全過程,他説,此舉為井岡山擴大了3倍以上的旅遊空間。

  當年上山為革命,如今下山為發展——

  今天回頭看,這是一次極富遠見的“下山”。2017年,井岡山接待遊客1732.54萬人次,實現旅遊收入138.89億元,以紅色旅遊為主導的現代服務業佔當地GDP的一半以上。

  以險著稱的黃洋界腳下有個神山村,是井岡山一個偏遠山村。如今通往神山村5米多寬的柏油路上,時常能看到挂著外省牌照的車輛。

  “越來越多遊客來村裏打糍粑、採摘、吃農家菜,貧困戶吃上了旅遊飯。”神山村村支書彭展陽説,曾經村裏54戶有21戶是貧困戶,231名村民僅30多人常年在家,現在村裏有23輛小汽車,21戶貧困戶全部脫了貧。

  “在扶貧的路上,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家庭,丟下一個貧困群眾。”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考察神山村時強調。

  一年後的2017年2月,井岡山在全國率先脫貧“摘帽”。

  隨後,從羅霄山脈到烏蒙山區,從西北邊陲到雲貴高原,全國共有153個貧困縣陸續脫貧,他們有的搬離窮窩,有的修通進村路,有的發展起特色種養……

  昔日“人口不滿兩千,産谷不滿萬擔”的井岡山,如今已成為有17萬人口的旅遊城市,農村人均收入從1978年的65元增至去年的9556元,生態旅遊、綠色食品、電子信息等産業風生水起……

  走進井岡山産業園生産光學膜的江西藍海芯科技集團,只見幹凈整潔的千級無塵車間裏,一臺臺現代化設備靜靜運轉。

  借助貧困地區IPO綠色通道等政策,這兩年,井岡山引進了藍海芯科技、三三科技、九九光電等一大批高新技術和總部經濟企業,邁出了發展新步伐。

  “紅色最紅、綠色最綠、脫貧最好。”今日的井岡山,隨處可見這樣的標語。這是老百姓對美好生活的憧憬,也是井岡山因地制宜探索出的高質量發展之路。

(新華全媒頭條)(4)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這是井岡山茨坪鎮挹翠湖風光(11月21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夜幕降臨,村民們帶著娃、拉著牛,聚攏到井岡山下的紅軍劇場。

  在這裏,一場反映井岡山革命鬥爭史的大型實景演出《井岡山》已上演整整10年,參與演出的600多名演員是周邊鄉鎮的農民。

  “白天幹活,晚上演戲,一年輕輕松松多掙六七千塊錢。”64歲的井岡山拿山鎮貴溪村農民吳家發,這10年一直扮演井岡山會師時的旗手和挑糧小道上的戰士。

  這是一組讓人感慨的數字:

  當演員、開農家樂、賣土特産……井岡山每4人中就有1人從事旅遊相關産業;

  一場演出22元、一頓紅軍餐33元、一個床位50元……全市旅遊從業人員人均年收入2.4萬多元。

  時光荏苒,劇裏劇外,人民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穿越歷史時空,一個政黨奮鬥為民的初心與情懷始終不渝——

  “焚燒田契借據……”井岡山拿山鎮長路村,一棟老房子斑駁的外墻上,90多年前的紅色標語依稀可見。

  六成土地集中在地主手上,一半以上糧食用來交租……當年,共産黨人在井岡山打土豪分田地,廣大農民發自內心地喊出“共産黨萬歲”的口號!

  今天,在距長路村不遠的一條國道旁,靈芝産業園、九豐農業博覽園、黃桃合作社、獼猴桃基地等依次鋪開,形成一條現代農業産業帶。

  拿山鎮農民蘭冬妹把自家4畝地租給九豐農業博覽園,每年每畝按450斤谷子折算租金,同時自己在博覽園打工還有兩三萬元收入。“真想不到,地裏也能生金!”她説。

  從打土豪分田地到包産到戶,再到土地流轉,這是共産黨人不斷調整生産關係讓人民過上更好生活的初心實踐。

  從讓人民翻身得解放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再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這是從井岡山鬥爭到改革開放不斷接續的奮鬥目標。

  90多年前,為打破敵人的經濟封鎖,紅軍在井岡山根據地辦起紅色圩場。每逢圩日,湘贛邊界的群眾前來趕集,自由交易藥品、食鹽、火柴等日用品,紅軍也從圩場購買軍衣、軍帽、子彈袋等物資。

  “草林圩上逢圩(日中為市,三天一次),到圩兩萬人,為從來所未有。”毛澤東在《井岡山的鬥爭》中描寫了圩場的活躍。

  走進當年曾辦過紅色圩場的大隴村,這裏的案山村小組已搞起了旅遊,民居修葺一新,有了咖啡屋、露天音樂吧臺……

  “70後”村民王根梅中學畢業後到廣東打工。後來有了孩子,每次出去,孩子都哭著不讓走,她自己也偷偷抹淚。

  去年,看到村裏發展旅遊,王根梅毫不猶豫選擇了回家,開了一家名為“一口香”的小吃鋪,現在年收入達5萬多元。“過去,農村人沒辦法只能出去打工,現在在村裏就能掙錢,真好!”她説。

  從昔日的“打工潮”到今天的“返鄉潮”,廣袤的農村又迎來一次新的變革。

  2011年冬,“80後”小夥謝玉龍為了起夜給剛孵出來的小雞添煤保溫,和新婚妻子在雞舍住了30多天。“聽著身邊2000多只小雞破殼而出,嘰嘰喳喳,那種喜悅旁人很難體會。”

  作為井岡山新城鎮黃夏村較早的大學生,謝玉龍畢業後南下深圳,在一家知名科技企業工作,收入可觀。

  但落後的家鄉始終是心中的挂念,他覺得人生應該有另一種選擇:2010年辭去深圳的工作,回到村裏養山雞。

  創業的道路充滿艱辛:基地建在荒山上,進出沒有路;雞沒養大就遭遇禽流感;雞長大了,銷路又遇到問題;

  關鍵時候政府伸出援手:修通到基地的水泥路,協調銀行低息貸款,設立“郵樂購”開通網店……

  一個個難題迎刃而解,曾經的荒山變得生機勃勃,山雞蛋遠銷北上廣,年産值達600多萬元,66戶參與的貧困戶實現脫貧。

  回望中國革命、建設、改革的歷程,從探索“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道路到開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康莊大道,都是中國共産黨始終同人民“想在一起、幹在一起”走出來的。

  彭夏英,井岡山茅坪鄉神山村貧困戶。前兩年,她瞅準村裏發展鄉村旅遊的機會辦起了農家樂,現在年收入超過10萬元。

  “好日子是幹出來的,黨和政府只能扶持我們,不能撫養我們!”彭夏英常挂在嘴邊的話,道出了決勝全面小康路上人民的強大力量。

  順應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把改革開放不斷推向深入——

  從鄉下坐班車到市區,再乘火車去南昌,然後轉公交前往醫院,第二天再原路返回……這是井岡山拿山鎮江邊村村民李喜蘭前幾年經常往返的路線。因身患疾病,她定期要前往省城大醫院檢查治療。

  落後的醫療衛生水平曾是井岡山乃至整個吉安的一大短板。老百姓一旦得了大病,就要輾轉到省城甚至省外大城市治療。

  人民所盼,改革所向。

  2013年,吉安市創新思路,將新建的城南醫院整體托管給上海東方醫院,科室主任由東方醫院科室主任兼任,30多名上海專家常駐吉安,實施重大手術。每天,兩地醫院進行“視頻早交班”,遠程會診疑難雜症。老區人民在家門口享受到了上海的診療服務。

  李喜蘭的求醫路變得不再漫長。

  以人民期盼為念,人民關心什麼、期盼什麼,改革就要抓住什麼、推進什麼。

  放眼全國,統一城鄉戶口登記,深化公立醫院改革,全面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一係列重大改革緊扣民生“痛點”,啃下一批“硬骨頭”。

  “我叫張馨蕊,在井開區學校讀二年級,今年我爸爸媽媽回來上班,我特別開心……”國家井岡山經濟技術開發區,一個以一名小學生自述開始的2017年招工宣傳片,打動許多返鄉農民工。

  以經濟發展為重心的井開區,醫療、教育曾相對滯後。

  “過去,我們更多考慮企業需要什麼,較少考慮員工需要什麼。”井開區黨工委書記彭學凱説,這幾年,園區轉變觀念,既從企業角度優化營商環境,又從員工角度補齊民生短板。

  夫妻房、子女學校、微公交……一係列民生舉措的推出,讓員工倍感舒心,園區穩工率穩步提高。

  “改革發展搞得成功不成功,最終的判斷標準是人民是不是共同享受到了改革發展成果。”習近平總書記為改革發展指明方向。

(新華全媒頭條)(3)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在井岡山産業園生産光學膜的江西藍海芯科技集團,工人在車間檢測産品(11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從泰井高速上井岡山,許多人都被高速入口處的“井岡紅旗”巨型雕塑所吸引。

  “軍叫工農革命,旗號鐮刀斧頭。”90多年前,湘贛邊界紅旗漫卷,中國共産黨人第一次公開打出自己的旗幟,紅色的旗面上鑲嵌著金色的五角星和鐮刀斧頭,中國革命由此翻開嶄新一頁。

  旗,是信仰——

  穿行在井岡山,經常看到一群群身著紅軍服、頭戴紅軍帽、肩扛紅旗的人,在蜿蜒山路上有序行軍,在革命烈士墓前深情緬懷……

  這些人從全國各地來到井岡山,探究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支撐中國共産黨人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並從中汲取繼續前行的力量。

  答案是信仰!

  90多年來,正是凝聚在馬克思主義的信仰之旗下,中國共産黨帶領億萬人民戰勝一個個困難,創造舉世矚目的“中國奇跡”。

  改革開放的偉大事業,需要忠于信仰的偉大奉獻。

  鄒齊勝,井岡山革命老區遂川縣珠田鄉珠溪村村支書。

  2017年11月25日,在巡查完幾個貧困村的公路拓寬、河堤加固項目後,鄒齊勝心臟病突發,一個趔趄栽倒在路邊,再也沒有醒來。

  幾天前,他左腳骨折才剛有所好轉,犧牲時還拄著雙拐……

  戰爭的硝煙早已逝去,為信仰而犧牲的故事仍在延續。

  這是一組令人感懷的數據——

  我國貧困人口從2012年底的9899萬人減至2017年底的3046萬人;與此同時,全國共有100多位扶貧幹部倒在扶貧路上。

  “回溯井岡山鬥爭的艱苦歲月,不僅因為它鐫刻著中國共産黨的歷史,更因為它蘊含著走向成功的基因與密碼……”井岡山茨坪革命舊址群,從英國留學回來、29歲的毛浩夫身著西裝,手持擴音器為前來參觀的人講解。

  他的爺爺毛秉華五十年如一日地宣講井岡山精神,被譽為“井岡山精神守望者”,今年7月因病去世。毛浩夫從爺爺手中接過接力棒。他説,他要讓信仰的旗幟永遠飄揚在前進的路上。

  旗,是感召——

  井岡山茨坪鎮紅軍北路6號,中國井岡山幹部學院。

  近年來,15個國家和地區的269名外國政黨代表前來這裏,了解研究中國革命、發展史。

  有人感嘆,來到中國革命的搖籃學習中國共産黨的成長史,探尋中國發展的密碼,讓他們對中國道路有了更深的認識。

  旗幟指引方向,道路通往輝煌。

  40年來,中國在世界的東方高高舉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每年四五月,井岡山國際杜鵑花節上,井岡山市花杜鵑花與來自美日德等國的上百種杜鵑花共同綻放,向世界展現著老區對外開放的新姿。

  1984年,當外籍華人林國良攜帶80萬美元在內地尋找合作夥伴時,井岡山下的老區人熱情接待了他,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風靡一時的贛新彩電由此誕生。

  2013年12月30日,國家級井岡山出口加工區。

  隨著“嘀”的一聲,一根電子欄桿快速抬起,一輛輛滿載LED嵌燈的集裝箱車緩緩駛出,井岡山出口加工區首票出境貨物順利報關出口。

  從地處內陸的革命老區開始通江達海,到開放前沿不斷擴大開放;從“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到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的舉辦……在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逆全球化升溫的今天,中國成為促進全球開放融通的堅定力量。

  旗,是引領——

  醞釀許久後,福建客商李建新決定把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在深圳做跨境電商的兒子叫到井岡山,一起發展菌草産業。

  讓他下定決心的,是井岡山正在實施的新一輪思想大解放和改革再出發行動。

  “現在,這裏發展環境越來越好,和沿海的差距逐漸縮小。”他説。

  歷史的畫卷,在砥礪前行中緩緩鋪開。

  從沿海到內地,從農村到城市,從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從開放到全方位擴大開放……40年來,改革開放洪流奔騰向前。

  深圳大道、深圳大橋、深圳産業園、南山示范園……穿行在國家井岡山經濟技術開發區,許多以改革地標命名的道路和園區釋放出強烈的改革開放氣息。

  去年,“70後”深圳創業者王衍兵把自己的兩家企業賣給這裏一家上市公司,他也來到這裏,管理公司一個300多人的事業部。

  “剛來時覺得這裏不如深圳繁華,但政府有很強的服務意識,工人有技術能吃苦,配套也很方便,未來一定大有希望!”王衍兵説。

  繼脫貧“摘帽”之後,今年,井岡山又提出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實現跨越式發展的新目標。

  “我們將弘揚井岡山精神,始終保持敢涉險灘、破藩籬、闖新路的勇氣,將改革開放這場偉大革命推向深入!”井岡山市委書記劉洪話語堅定。

  一座山,輝映歷史;

  一種精神,照耀未來。

(新華全媒頭條)(5)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這是位于井岡山茨坪鎮紅軍北路6號的中國井岡山幹部學院(11月21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新華全媒頭條)(6)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遊客在井岡山的“井岡紅旗”雕塑前參觀留影(11月21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新華全媒頭條)(7)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人們在參觀位于井岡山茨坪鎮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11月21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向著新的峰巔登攀——從井岡山精神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新華網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6401123768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