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因廣場舞噪音引發糾紛頻頻上演 協商往往成罵戰
2018-11-21 07:18:45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居民與舞者協商往往成罵戰鬧劇

  因廣場舞噪音引發糾紛頻頻上演

  在北方某個小城市生活的程建生,房子前後各有一個小廣場,景色優美適合養生。也正因如此,手機的鬧鐘功能幾乎從未使用。

  每天早上6點,樓前小廣場準時響起“精忠報國”的音樂,接著響起陣陣有力的扇子聲。用程建生的話來説,這是要給他打足一天好好工作的“雞血”。

  幾乎同一時間,樓後的小廣場也不甘示弱地傳來了中老年廣播體操的音樂。

  到了傍晚時分,一群大媽則準時出現在程建生家樓前的空地上。她們伴著激情歌曲,動作一致地抬手轉身。程建生很是反感:“她們剝奪了我安靜看晚霞的權利。”

  即使是通過微信的語音功能,但程建生的苦惱與無奈還是順著網絡毫不掩飾地傳遞到記者耳中,“每個人都有可能被廣場舞困擾,但衝突起來對雙方都有傷害”。

  同樣遭遇廣場舞煩惱的還有李曉娟。一年前,李曉娟辭職回家考研。然而,就在她焦頭爛額地刷題時,廣場舞激昂的音樂傳了進來。

  起初,李曉娟試圖交涉。她下樓和跳舞的大媽協商,希望對方能把音樂聲音調小點,“她沒正臉看我,説‘你把窗子關了不就小聲了’。我當時就懵了,竟無語凝噎。然後看著她把聲音調小,我也就算了,説了聲‘謝謝’上樓回家”。

  沒料想,第二天,廣場舞的聲音又回到了當初的音量。李曉娟又跑到樓下,“我和她們解釋了原因,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她們看了看我,沒説話,音樂又關小了一點,于是我又上樓回家了”。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漸漸地,李曉娟都不想下樓了,直接在窗口向下喊,“聲音要大到類似咆哮,因為不咆哮不帶怒氣,就會被直接無視”。

  “接下來,同樣的事情幾乎每天都是精確回放。”李曉娟無奈地説,她後來煩了,戴上隔音耳麥關上窗子,但還是能聽到廣場舞的音樂聲。

  一個多月後,居住在李曉娟樓下的鄰居也“忍無可忍”,因為鄰居的兒子上初三,需要安靜學習。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用李曉娟的話來説,就是一場“居民區世紀大戰之嘴炮鬥”。

  “吵得面紅耳赤,結果是接下來的幾天沒跳廣場舞了。”李曉娟説,可是好景不長,幾天之後,廣場舞的音樂卷土重來,而且有更甚之勢。

  這次,李曉娟決定再次單槍匹馬前去理論。

  “你要麼小點聲,要麼換地方,不然我報警了!”

  “你報什麼?”

  “報警!”

  “你報吧,看誰敢抓我們。”

  隨即,李曉娟報警。

  “在等民警來的時候,我被圍攻,諸如‘你家不用電視啊’‘這也算吵’‘你搬家好了,搬別墅去’‘你不講道理’‘對老人這樣還報警,你沒素質’等,不絕于耳。”李曉娟回憶説,“協警趕到後一直勸我,那幾位大媽見狀越戰越勇。之後,我被暗示向那些大媽道歉,居委會和物業也被扯了進來。”

  按照李曉娟的想法,道歉可以,但底線不能動,所以表示“換個時間、換個位置或者聲音小點都行”。

  “誰知道,我剛説完,她們那邊就炸了,説‘我想啥時候跳就啥時候跳’‘換位置,摔倒你賠錢’等。”李曉娟説,最後只能不歡而散。

  程建生的遭遇幾乎如出一轍。

  在小區空地跳廣場舞的大媽認為,來提意見的程建生就是“砸場子”的。每次理論都是一番激烈交鋒,雙方互不相讓,辱罵聲、呼喊聲夾雜在舞曲裏,“簡直就是一場鬧劇”。最後,不歡而散,各自悻悻而走。

  “不堪入耳、不堪入目。”程建生不願過多提起當時的場面,“都是有一定文化的人,這種事太丟人。”

  跳廣場舞,不僅因噪音引發居民與跳舞者的衝突,因為場地有限,廣場舞隊伍之間還可能發生糾紛。

  在一條狹窄的街道上,兩隊來跳廣場舞的大媽因為場地爭執起來,雙方各不相讓,爭吵得面紅耳赤,甚至互相推搡,眼看就要動起手來。這樣的情景,近年來並不鮮見。

  “都是當爺爺奶奶的人了,還在大街上因為這些小事大打出手。”曾經親眼目睹此類糾紛的北京市民林峰西搖搖頭説,“就不能體面地跳支舞嗎?真是既可悲又可笑。大媽們有自身的問題,但這更加考驗政府的管理智慧。”

  採訪結束時,李曉娟給記者發來一條微信:難道資源有限,就要按“鬧”分配?   記者 趙麗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潛水教練擔任義務珊瑚保育員
潛水教練擔任義務珊瑚保育員
見證歷史變遷的老物件
見證歷史變遷的老物件
古鎮傳統廟會助推鄉村旅遊
古鎮傳統廟會助推鄉村旅遊
安徽黃山雲海佛光景觀齊現
安徽黃山雲海佛光景觀齊現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3743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