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紅臉村”變身紅火村
2018-09-17 15:16:4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沈陽9月17日電 題:“紅臉村”變身紅火村

  新華社記者黃璐

  喝了20年酒的武廣智今年把酒戒了。“前後院的日子都越過越紅火,誰瞅著不眼紅,哪還有心思悶頭喝酒。”

  武廣智是遼寧省本溪市南甸鎮馬城村人,馬城村是水庫移民村,以前卻被叫“紅臉村”。不管是響晴的中午還是幹完活的傍晚,鄉間路上經常能碰見喝得臉通紅的人。

  “ 村民好喝酒,但那時候喝的是悶酒。”村主任孟憲余説,馬城村1994年因觀音閣水庫建設動遷到此,交通閉塞,僅有一條七彎八拐的路通往村外;田地少,人均1畝3分地,大多還是“不打糧食”的山坡地。

  村裏的老人説,馬城村窮了這麼多年,也難怪喝悶酒。

  今年5月,在中直單位工作的楊松濤來到馬城村擔任扶貧第一書記。下村第一天,楊松濤就和村兩委、部分黨員一起走訪群眾,他也察覺到了村子裏喝悶酒的問題。“悶就是看不見發展,找不到希望。”更別提還有“軟弱渙散村”“空殼村”“貧困村”三頂帽子壓在頭上。沒有團結有力的村兩委班子,沒有集體經濟,怎麼能讓這個電子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小山村脫貧致富?

  楊松濤認準了一個理,既然群眾中存在脫貧致富士氣不足的問題,村兩委就要先打個樣。“摘掉‘軟弱渙散村’的帽子!”

  7月初,馬城村突遭暴雨,部分村民組出現山洪和泥石流災情。楊松濤帶領村兩委班子和部分黨員冒雨救災,及時排除了村民的安全隱患。村民崔兆梅説:“沒見過這樣的村書記,大家夥都看在眼裏,暖在心裏。”

  打響了第一炮,馬城村支部把黨的建設緊緊抓在手上。每次支部學習的夜晚,村部燈火通明,黨員認真學習黨的十九大精神,互相交流鄉村振興和脫貧致富的好點子。老黨員武連威每次都還要準備發言草稿,分享心得體會。有了辯論交鋒,有了歡聲笑語。不見了以往喝酒紅著臉的、打瞌睡的,有的黨員剛下地回來,放下農具靠在窗邊也聽得有滋有味。

  7月,楊書記在縣裏開會帶回來一個好消息,馬城村頭上3年多“軟弱渙散村”的帽子,正式摘掉了。

  摘了一頂,楊松濤又開始琢磨“空殼村”“貧困村”的帽子怎麼摘。前幾屆班子管理混亂,還出現過賣村部的鬧劇,十年來村裏一直都沒什麼收入。楊松濤和孟憲余連著往外跑了十幾趟,去附近發展好的村子取經。中草藥材種植項目,回本慢,村民不好接受;蔬菜大棚項目,馬城田地土層薄,肥力差,生長起來不容易。老孟開玩笑地説:“這一個月沒白跑,做了發展的排除法。”

  馬城地處水庫旁,空氣濕潤,通風條件好,適合木耳種植。楊松濤眼前一亮,馬上召集全村黨員和部分農民代表研究,到附近的馬家溝木耳基地學習。最終木耳種植項目得到村民一致認可。

  點子有了,楊松濤又開始查詢相關扶貧政策,為項目募集資金……,縣移民管理局幫扶的三個種植大棚,一個晾曬大棚建設起來,以扶貧價格談下來的約4萬棒木耳菌棒也開始培育。

  夜晚,聽到大棚裏下雨似的灑水聲,楊松濤長舒一口氣。

  8月12日,第一批木耳收獲了。採摘下來的秋木耳質量好,産量高,收獲4000斤,獲利20余萬元。村會計劉紅説:“十多年了,村裏賬上第一次有了收入。”

  木耳種植大棚,為村裏提供了近30個就業崗位,村民農閒的時候打工不用出村。扔掉酒瓶子的武廣智現在就在木耳大棚當技術員,每個月比以前多收入1500元。

  馬城山水相依,風景如畫, 幾家冒尖戶聯合搞起了農家樂旅遊項目,一個月營業額近7000元,吸引了一批想要加盟的農戶……酒越喝越少,脫貧致富的熱情和想法活泛起來。“紅臉村”現在變成了紅火村。

  水庫旁,蒼龍山下。太陽能發電項目的光伏板閃著光輝,投資185萬元的硬化路面正在鋪設,馬城村的新變化正慢慢展現出來。“明年我們的綠色農業基地還將擴建,生態旅遊的合作也在洽談中,貧困村的帽子遲早要摘掉!”楊松濤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8年“越南小姐”出爐
2018年“越南小姐”出爐
重慶百余小朋友共畫“團圓”迎中秋
重慶百余小朋友共畫“團圓”迎中秋
福建武警在深山峽谷和陌生海島開展“魔鬼”大練兵
福建武警在深山峽谷和陌生海島開展“魔鬼”大練兵
甘肅肅南:高原“精靈”黑頸鶴雪中嬉戲
甘肅肅南:高原“精靈”黑頸鶴雪中嬉戲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9951129955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