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生死相托 血脈相連——人民子弟兵與地震災區群眾跨越時空的真情
2018-05-11 19:12:0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5月11日電 題:生死相托 血脈相連——人民子弟兵與地震災區群眾跨越時空的真情

  新華社記者梅常偉

  進入5月,來自祖國大江南北的牽挂潮水般涌入四川——

  在北川老縣城,在汶川映秀鎮,在綿竹漢旺鎮,在許多當年受災嚴重的地區,人們總能看到身著各色軍服的熟悉身影:松枝綠、浪花白、天空藍……

  10年前,面對那場新中國成立以來破壞性最強、波及范圍最廣的地震,解放軍和武警部隊逾10萬官兵全力投入抗震救災,創造了一個個生命的奇跡。

  10年來,部隊官兵一茬茬走,又一茬茬來,但與地震災區群眾結下的深情厚誼始終未改,成為一段段別樣人生際遇的共同底色。

  十年追尋:“他改變了我的人生”

  又到“5·12”了,能不能找到救過自己的解放軍,強天林心裏沒有底。10年了,他年年都在找,卻年年一無所獲。

  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一陣劇烈的晃動把午睡中的強天林驚醒了,有人大喊“地震了,趕快跑!”

  地震?沒等他緩過神,強天林就被擁擠的人群裹出宿舍樓。緊接著,教學樓、宿舍樓“碎了似的塌下來”。霎時間,塵土漫天,哭喊聲亂作一團。

  強天林所在的青川縣通信中斷了,接連3天,他沒有家裏一點消息。他決定不等了,無論如何都要回家。走到東河口時,余震襲來,一心趕路的強天林,沒注意到山上滾落的土石正砸向自己。

  就在這時,那位解放軍出現了。他大步衝過來,一把將強天林攬進懷裏,用身體擋住那些土石。強天林毫發未損,解放軍卻受傷了。

  “牽著我去關莊鎮安置區的路上,他的手一直在滲血。”強天林永遠忘不了那一幕。

  或許是巧合,兩天後,強天林的家人到了安置區,帶他們來的也是那位解放軍。

  從那以後,強天林黏上了那位解放軍,不管他清理廢墟,還是搭建板房,強天林總是跟著。那位解放軍經常拿出牛奶面包和強天林分享,給他講自己的從軍故事,告訴強天林“要好好讀書,走出大山”。

  強天林默默記下了解放軍的話,決定一門心思學習。

  2009年,強天林初中畢業,順利考入綿陽市江油中學。高中3年,他從年級排名600多名,一直追進前30名。2012年9月,他考入國防科技大學,成了一名解放軍。

  領到軍裝那天,強天林特地去拍了照片,想寄給那位解放軍,卻發現根本不知道該寄往哪裏、寄給誰。

  強天林多方打聽,但一直沒有消息。

  2017年7月,成績優異的強天林在優先挑選畢業去向時,選擇了陸軍第82集團軍某旅——在汶川地震當晚就抵達災區的中國國際救援隊,就隸屬于這個旅。

  2018年初,強天林通過網絡視頻再度尋人。

  “當年他救了我,現在我能去救別人了。”強天林説,“我一定要找到他,讓他知道,他改變了我的人生,讓我成為和他一樣的人民子弟兵。”

  十年逐夢:“成為中國空降兵兵王”

  程強立志當空降兵是在2008年,當時他只有12歲。

  這個夢想,也是他的家鄉——四川什邡許多孩子的夢想。

  那一年,地震發生時,程強和小夥伴們正在遊泳。當他手腳並用爬上岸,發現眼前的村子已變成一片廢墟。

  由于通訊中斷,程強和鄉親們當時還不知道,部隊已經全面啟動應急機制,緊急馳援災區。震後第2天,救災部隊抵達什邡。

  起初,人們並不知道來的是哪支部隊,只知道解放軍來了,就有救了。

  “每個人都背著很多東西,走路速度很快。”程強説,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他們頭盔上的“空降”二字,紅旗上寫著“黃繼光生前所在部隊”。

  對于黃繼光,程強並不陌生。他知道黃繼光是個了不起的戰鬥英雄,也是自己的老鄉。如此種種,程強對那面紅旗、對那群官兵有種天然的親近感。

  官兵們刨廢墟,他跟著;官兵們拆危房,他跟著;官兵們進村入戶,他也跟著;官兵們擔心他,攆他回家,他還是如影隨形……他説,跟著解放軍有安全感。

  後來,部隊撤回了,把程強的心也帶走了。長大當空降兵,成為他最想實現的夢想。

  2010年,程強初中畢業。他覺得自己長大了,迫不及待地跑去報名參軍,卻被告知,他還未達到服役年齡。

  2013年,程強高中畢業,再次報名參軍。這一次,他如願以償。填寫服役意願表時,他想都沒想就選了“空降兵”。

  到部隊後,程強從班長那裏得知,黃繼光生前所在連隊是他們的友鄰單位,只有能力素質過硬的新兵,才有機會加入。

  怎麼才能過硬呢?別人做1遍的動作,他堅持做3遍;別人休息,他給自己“開小灶”。第一次實彈考核,他打出了50環的滿分;傘降訓練,他成為第一個跳示范傘的新兵……新訓結束後,他來到了夢寐以求的黃繼光生前所在連隊——“模范空降兵連”。

  當年救過自己的恩人,如今成了自己的戰友,程強心裏別提多高興了。而新的夢想也在此時萌發,他要當“黃繼光班”的班長。

  那年,程強參加集訓比武,首輪考核拿下滿分,卻因第二輪發揮欠佳被別人趕超。失利後,他加大訓練強度,終于在第三輪比武中奪得第一。

  2016年,部隊赴青藏高原參加比武,程強和5位戰友組成戰鬥小組,挑戰10多個極限課目。最終,他第一個衝過終點,並帶領全組奪得冠軍。

  2017年10月19日,黃繼光英勇犧牲65周年紀念日。在連隊舉行的祭奠儀式上,程強被正式任命為“黃繼光班”第38任班長。

  就是在那一天,他又有了新的目標——成為中國空降兵兵王。

  十年守護:“尊重和善待每一個生命”

  初次見到周飛虎,是在解放軍總醫院重症醫學科,他是這個科的主任。他説:“但凡找到我們的,沒有一個病情不是又急又危險。”

  2008年5月15日,周飛虎第一次見到唐鈺嵐時,是在成都一家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

  彼時,大量重傷員被源源不斷地轉運到那裏,整個醫院超負荷運轉依然應接不暇。唐鈺嵐病床旁的監護儀上,心電圖變成了一條直線,忙碌的醫護人員以為貼在唐鈺嵐身上的導聯脫落了,便沒做進一步處置。

  周飛虎卻從唐鈺嵐發紫的嘴唇上,判斷她已經停止心跳,當即進行心肺復蘇,把唐鈺嵐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事實上,唐鈺嵐被救援人員從廢墟裏挖出來時,人處于休克狀態,大腿上的傷口已經腐爛化膿。到醫院後生命體徵雖然穩定,但隨時都有惡化的可能。

  有醫生建議截肢,唐鈺嵐不同意,威脅説如果截肢就自殺。

  “你現在動都動不了,怎麼自殺?”周飛虎問。

  “把輸液的管子拔了。”

  “放心吧,死不了。”

  生死攸關時刻,周飛虎看似玩笑的幾句話,是不想讓唐鈺嵐放棄生的希望。萬幸的是,經過多次手術,唐鈺嵐的腿保住了。

  “因為曾經生死相托,我跟周主任就像家人一樣親切、溫暖。”唐鈺嵐説,那段歲月對她而言,是不幸,也是幸運。

  救援結束後,周飛虎返回北京,但唐鈺嵐的病情他始終記挂,唐鈺嵐能下床了、能走路了,他不管多忙都會問候一下、叮囑幾句。

  “知道她越來越好,有種説不出的滿足感和幸福感。”周飛虎説,他偶爾還會催唐鈺嵐趕緊找個對象。

  10年來,與死神較量仍是周飛虎的工作常態:天津大爆炸、西非埃博拉疫情、中國赴馬裏維和官兵遇襲……周飛虎總是臨危受命,把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搶救回來。

  抗擊埃博拉的兩個多月時間裏,周飛虎共參與接診患者61例,收治埃博拉疑似和可能患者38例、埃博拉確診患者5例,重症病人救治成功率達80%以上。

  每每得到這些消息,唐鈺嵐既高興又心疼。

  “周主任尊重和善待每一個生命。”唐鈺嵐説,“他就是我心中的超級英雄。”(參與採寫:孫紹建、劉強、蔣龍、羅國金)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媽媽,我愛你
媽媽,我愛你
北川新縣城:生態羌城 幸福新生
北川新縣城:生態羌城 幸福新生
探訪打造國産飛機的智慧車間
探訪打造國産飛機的智慧車間
NICU裏的“新生媽媽”
NICU裏的“新生媽媽”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98061298702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