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第一動力”的歷史自覺——中國創新的時代答卷
2018-02-24 11:20:2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2月24日電 題:“第一動力”的歷史自覺——中國創新的時代答卷

  新華社記者陳芳、楊玉華、董瑞豐、陳聰

  歷史在這裏交匯,又在這裏遞進。

  2018年1月8日,人民大會堂,中國“火藥王”王澤山、“病毒鬥士”侯雲德共同獲頒“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習近平總書記緊緊握住兩位大獎得主的手。

  如潮的掌聲,是對復興大道上科技成就的禮讚,也是對中國堅定走創新之路的共鳴。

  40年前,同樣如潮般的掌聲曾在這裏響起。萬眾矚目的全國科學大會上,提出了科學技術是生産力的重要論斷,發出了“向科學技術現代化進軍”的時代強音。

  時序更替,夢想前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天眼”探空、神舟飛天、墨子“傳信”、高鐵賓士……中國“趕上世界”的強國夢實現了歷史性跨越,其背後蘊含著當代中國共産黨人對創新這個“第一動力”的高度自覺。

  從“科學的春天”到“創新的春天”,從“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産力”,到“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帶領下,13億中國人民接續奮鬥,開啟新徵程。中華大地上,一個具有轉折意義的創新周期已經開啟……

  穿越歷史的回聲——一個國家的夢想與“第一動力”的時代交響

  “在中國,人們稱他‘量子之父’。”2017年末,英國《自然》雜志評選的年度十大人物,首次出現了中國科學家潘建偉的面孔。

  量子技術的潛力令人難以想像:經典電腦需要100年才能破譯的密碼,量子電腦可能在幾秒間就突破。世界競逐因此你追我趕。

  要讓量子技術這個決勝未來的關鍵掌握在中國人手中!這是“第一生産力”自覺在潘建偉心中投射下的夢想火種。

  中國“墨子號”量子科學實驗衛星首席科學家潘建偉院士在中國科大量子存儲實驗室內了解科研情況(2017年4月20日攝)。新華社發(張大崗 攝)

  27年前,在中國科技大學讀書的潘建偉,只想搞明白量子力學“為什麼”,在他身上萌動著中國改革開放後一代青年人的科學求真熱情。

  決心把中國的量子通信技術做成世界第一,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他被問及最多的就是:“這個靠譜嗎?”“美國都沒做成,你有什麼把握?”

  潘建偉憋了一股勁,他想證明,在這片曾誕生四大發明、墨子、張衡的土地上,千年之後,依然能為天下之先。

  十多年間,從多次刷新光量子糾纏世界紀錄,到發射“墨子號”量子衛星回答“愛因斯坦之問”……為了量子夢,“量子軍團”分秒必爭,“敢于冒險”的火花在自覺實踐中綻放。

  當潘建偉向量子之巔“進軍”的同時,遠在千裏之外的深圳,一家企業在“時間就是金錢”的商品經濟大潮中呱呱落地,他們也要向科學技術發起“衝鋒”。

  2018年,這家名為華為的中國通信企業穩居世界五百強,年銷售額達6000億元。18萬華為人中,接近一半的人從事研發,是迄今為止全球規模最大的研發團隊。

  30年專注做一件事情,就是“對準全球通信領域這個‘城墻口’衝鋒”。在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心裏,對“第一生産力”的自覺,就是守住這座“上甘嶺”,守住華為的“創新之魂”。

  合肥,中國經濟版圖中一個不太起眼的角色。不沿江、不沿海、沒有大礦。

  對這個“追趕中的城市”而言,什麼是“第一生産力”的自覺?就是破除機制束縛,打破科研與生産力之間那堵“無形的墻”。

  2004年,合肥申請成為全國第一個國家科技創新型試點市。這一舉動,一度被視為“冒進”。

  在全國率先破除“科技三項經費”體制,改“按類分配”為“按需分配”,對科技創新主體,不問出身,真幹真支援!

  這樣的突破,和上級的統計口徑“對不上”。但改革一步一步推進,合肥的“科技創新鏈”變得越來越完善。

  主動邀請京東方落戶,拿出近百億元共建合資項目。到2017年底,最先進的液晶面板在這裏投産,合肥躋身全球液晶面板顯示産業重要基地。

  人們恍然大悟:如果沒有多年前“第一生産力”的充分自覺,這個內陸城市怎會誕生一個産值超千億元的新興産業?

  工作人員在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查看混合磁體裝置(2017年9月27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軍喜 攝

  幹部主動去科研機構“挖寶”,搞“精準成果孵化”……十多年來,合肥“無中生有”了積體電路、機器人等多個新興産業,熱核聚變、穩態強磁場率先突破,區域創新能力已穩居全國第一方陣。

  “這是一場沉默者的長跑,既要有創新的‘眼力’,更要有堅守的耐力。”安徽省一位領導這樣總結合肥的自覺之道。

  浩瀚的歷史長河中,創新決定著文明的走向。

  當沉睡的東方民族跨越百年滄桑,科學技術越來越成為現代生産力最活躍的因素。如何聚力創新發展實現趕超,成為中國必須回答的時代課題。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産力。”鄧小平的經典論斷振聾發聵。

  如一聲春雷,長期以來禁錮創新的桎梏打開了,蕭瑟許久的大地迎來科學的春天。

  “第一生産力”的歷史自覺,在1978年的中國,播下一顆巨變的“種子”。這顆神奇的“種子”,以驚人的速度不斷“生長”。

  “察綏寧甘青新六省……經濟價值甚微,比平津及沿江沿海一帶,肥瘦之差,直不可以道裏計。”大西北如何突圍?這是幾十年來擺在中國西北角的“天問”。

  八百裏秦川的平分線上,中國唯一不依托大城市的“農字號”高新區給出時代答案。在這裏,“第一生産力”正演繹新的精彩。

  楊淩曾是西北角一個“越窮越墾、越墾越窮”的荒峁峁。1997年,第一個“國字號”農業高新區在此批準設立,為西北角脫貧指明瞭方向。

  土蘋果沒水分沒甜味怎麼辦?在果樹旁套種油菜,品質堪比紅富士;熱帶水果養不活怎麼辦?用LED補光、用二氧化碳施肥,就能在大棚裏實現“南果北種”……千百年的土辦法在這裏遇上自主創新的火花,現代農業夢在“第一生産力”自覺的活力中充分涌流。

  “學農業科技,不再讓父老餓肚皮。”一批85後大學生在這裏搖身變成“農桑創客”“土壤醫生”,一批農業科學家被冠以辣椒大王、雜交油菜之父、白菜女王的稱號……這座被賦予“國家使命”的“農業特區”因自覺創新重獲新生,“楊淩農科”品牌價值已超600億元。

  “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帶領下,中國創新發展迎來了新時代。

  “這是對馬克思關于生産力理論的創造性發展,強調的是創新的戰略地位,對社會經濟發展的‘撬動作用’。”在中科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院長潘教峰眼中,正是這個“第一”的認知,解放了創新活力。

  從“第一生産力”到“第一動力”,是一種動能,讓頂尖人才資源不斷蓄積。

  265萬——2016年留學回國人員的總數,一個史上罕見的“歸國潮”正在出現,帶回全球最先進的創新理念。

  387萬——2016年研發人員總數,一支強大的科研創新隊伍屹立世界東方。

  千秋基業,人才為先。一個“人”字帶來自覺創新的不竭動力。變“要我創新”為“我要創新”,越來越成為全民族的一種精神自覺與行動自覺。

  從“第一生産力”到“第一動力”,是一股洪流,通過改革紅利得以磅薄而出。

  敢于在沒有路的地方,探出一條新路,是勇敢者的抉擇。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科技體制改革“動真格”,向數十年難除的積弊“下刀”。科研人員如何既有“面子”更有“裏子”?“松綁”+“激勵”成為中國科技改革的關鍵詞,越來越多的“千裏馬”正在創新沃土上競相奔騰。

  從“第一生産力”到“第一動力”,是時代偉力,助推中國實現歷史性躍升。

  2017年12月6日,滿載乘客的西安至成都高鐵列車呼嘯穿過秦巴山脈。蜀道“難于上青天”的千古沉吟、孫中山《建國方略》中的鐵路藍圖,在新時代的中國化為現實。

  每天早高峰,全國平均每分鐘有4萬份手機叫車的訂單等待響應;每百位手機網民中,就有七成在用手機支付;中國網購人數和網購交易額達到全球首位……中國全方位創新的活力曲線圖在世界鋪展。

  “從量的積累到質的飛躍,從點的突破到係統能力的提升,‘第一動力’結出累累碩果,讓中國在越來越多的領域成為開拓者、引領者。”中科院院長白春禮説。

  新時代的飛躍——“第一動力”的自覺引領中國創新取得歷史性成就

  2018年新年剛過,北京,雁棲湖畔。中國科學院大學禮堂的大螢幕上,打出了一組歷史、科學與哲學的宏大命題——

  “推動文明進步的力量是什麼?”“中華民族有什麼樣的創新特質?”“新一輪科技革命如何釋放發展生産力?”……

  西裝革履,一絲不茍,聚光燈打在臺上,中科院院士張傑正在為大家講授思想政治理論課。面對千余名碩士生、博士生,他從東西文明發展曲線,一直講到新時代的戰略選擇。

  “把創新作為新發展理念之首,這是文明史上改變世界的創新之舉,深刻揭示世界發展潮流、中國發展規律。”張傑説。

  察勢者智,馭勢者贏。

  2013年9月,十八屆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的“課堂”,第一次走出中南海,搬到了中關村。

  “創新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也是中華民族最深沉的民族稟賦。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惟創新者進,惟創新者強,惟創新者勝。”習近平總書記的宣示鏗鏘有力。

  “第一動力”的自覺,在新時代加速孕育、萌動,在中華大地上漸次開花。

  ——這是對“第一生産力”認識的飛躍,堅持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指導我國創新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

  2015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

  2016年5月,《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發布,成為面向未來30年推動創新的綱領性文件。

  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明確“創新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係的戰略支撐”。

  這是中國領導人遠見卓識的清醒判斷,更是關乎國家命運的偉大抉擇。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的基礎上,不斷探索創新發展的內在規律。

  科技部部長萬鋼指出,從“第一生産力”到“第一動力”的科學理論飛躍,標誌著黨對“第一生産力”的重要性認識達到了新高度。

  短短五年,中國的決策者以一往無前的決心和魄力,推動創新驅動戰略大力實施,基礎研究實現多點突破。戰略科技力量布局不斷強化,中國正站在飛躍發展的新起點。

  短短五年,科技體制改革“涉深水”,向多年束縛創新的藩籬“下刀”;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管理改革對分散在40多個部門的近百項科技計劃進行優化整合;科技資源配置分散、封閉、重復、低效的痼疾得到明顯改善。

  ——這是中國高品質增長的跨越期,“第一動力”成為強大引擎。

  超過80萬億元的經濟總量,成為年度表現最好的主要經濟體;6.9%的增速,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強心針”。新年伊始,中國經濟交出的這份“提氣”的成績單,詮釋了這個東方大國為世界作出的發展性貢獻,這是對“第一動力”的深化理解。

  當經濟中高速增長成為新常態,用創新續寫中國高品質發展的輝煌,成為中國“找尋”與“探索”現代化路徑的必然選擇。從解決好産業轉型升級“卡脖子”問題,到通過科技創新讓人民生活更美好,“第一動力”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跨越新關口。

  2017年12月6日,西安至成都高速鐵路全線開通運營,由西安北站駛出的列車經過西成高鐵跨西寶高鐵特大橋。 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高鐵、海洋工程裝備、核電裝備、衛星成體係走出國門,中國橋、中國路、中國飛機……一個個奇跡般的工程,編織起新時代的希望版圖。

  “科技的發展不是均勻的,而是以浪潮的形式出現,每當浪潮接替期,便會涌現新的窗口機遇。”《浪潮之巔》作者吳軍認為,從西學東漸到成果井噴,曾錯失世界科技革命浪潮的中國,如今已迎來創新能力突破的拐點。

  ——這是世界格局的重塑期,“中國號”巨輪駛向新彼岸。

  中國發明,世界受益。支付寶覆蓋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數十萬商家,20多個國家、數百座城市分享綠色騎行的“中國模式”。

  “泰國版阿里巴巴”“菲律賓版微信”“印尼版滴滴”……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許多在中國熱門的移動應用實現本土化,讓當地民眾體會到“互聯網+”的方便與實用。

  依靠“第一動力”的自覺,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在30%以上,是舉足輕重的穩定器與壓艙石。

  依靠“第一動力”的自覺,中國從過去的“世界工廠”變成“全球超市”。

  依靠“第一動力”的自覺,中國從模倣者、跟隨者變為世界各國期望搭乘的創新發展“快車”“便車”,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作出更多貢獻……

  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認為,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必由之路,是一條中國特色自主創新的“自覺之路”,是把創新、發展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中國道路”。

  新徵程再出發——唱響“第一動力”的進行曲,闖關奪隘

  “我為中國人民迸發出來的創造偉力喝彩!”

  在2018年新年賀詞中,習近平主席回望一年來的科技創新、重大工程,飽含深情地説。這既是對過去成就的高度讚揚,更是對未來奮鬥的激勵鞭策。

  從西元6世紀到17世紀初,在世界重大科技成果中,中國所佔比例一直在54%以上,到了19世紀,驟降為0.4%。盡管中國古代對人類科技發展作出了很多重要貢獻,但為什麼近代科學和工業革命沒有在中國發生?——著名的“李約瑟之問”,讓無數中國人扼腕深省。

  而今,站在新時代,迎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革命的機遇之門,中國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有條件和能力搶佔制高點、把握主動權。

  近500年來,世界經歷了數次科技革命,一些歐美國家抓住了重大機遇,成為世界大國和強國。“中國也要用好科技第一生産力的有力杠桿,樹立創新自覺與自信,走出一條人才強、科技強到産業強、國家強的發展路徑。”科技部黨組書記王志剛表示。

  這是一場朝著科技創新“無人區”的新遠徵,中國應敢于“領跑”。

  2018新年伊始,中國暗物質衛星“悟空”號團隊的科研人員緊鑼密鼓地投入一場新的科研國際賽跑。“悟空”團隊不久前去歐洲的合作機構訪問,會議室陳列的該領域全球最知名的三個科學標誌,“悟空”赫然在列,他們開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信。

  克隆猴“中中”和“華華”在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非人靈長類平臺育嬰室的恒溫箱裏(資料照片)。北京時間2018年1月25日,它們的“故事”登上國際權威學術期刊《細胞》封面,這意味著中國科學家成功突破了現有技術無法克隆靈長類動物的世界難題。新華社發(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提供)

  從“天眼”到“悟空”,從深海載人到量子保密通信,從釀酒酵母染色體人工合成到“克隆猴”誕生,中國對科學和技術“無人區”的探索日漸成為常態。

  “聚沙成塔,國家實力不斷增強,創新活力不斷迸發,讓越來越多不可能的事情成為現實。”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説。

  這是一場國家創新體係的新比拼,中國用“國家行動”發起創新總攻。

  2020年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2030年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到2050年建成世界科技創新強國。

  適應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的新形勢新要求,十九大報告裏,創新型國家的總攻目標已然清晰,從國家到地方,中國創新的時代答卷正在書寫新的篇章。

  “推動中國高品質發展,就要加速探索建立高效協同的創新體係,加快解答‘由誰來創新’‘動力哪裏來’‘成果如何用’的創新之問。”白春禮説,這是新時代中國創新發展的重大命題,主動識變、應變、求變是唯一選擇。

  在“創新之城”深圳,“未來30年怎麼幹”成為主政者的新時代之問。在1月中旬召開的市委全會上,深圳提出了再出發的新目標:2035年將建成可持續發展的全球創新之都、本世紀中葉成為競爭力影響卓著的創新引領型全球城市。

  在“經濟高地”蘇州,牽手大院大所“創新源”,在資源集聚上做“加法”,成為發展新路徑。一場發揮創新引領作用、追求原創性成果、構建標誌性平臺、打造開放性創新生態的“創新四問”行動,正在重塑蘇州的發展之路。

  在“數據新城”貴陽,“中國數谷”建設正加速“西部洼地”崛起。通過建設“扶貧雲”“福農寶”,越來越多的農戶不僅有了幫扶“朋友圈”,更分享到智慧農業的新福利。第一個國家大數據綜合試驗區的核心區,第一個大數據交易所所在地……貴陽堅定不移把發展大數據作為戰略引領,推動全省發生從思維模式到生産方式、生活方式的創新“質變”。

  這是一次凝聚全球高端科技創新人才的新賽跑,誰擁有更多人才誰就擁有創新優勢。

  人才,未來創新驅動的關鍵所在。世界級科技大師缺乏、領軍人才和尖子人才不足、工程技術人才培養同生産和創新實踐脫節,已成為創新強國人才建設的短板。中國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吸引各方人才,做偉大復興“生力軍”。

  抓住一個大有可為的歷史機遇期,中國不能等待、不能懈怠。

  以建設高效協同創新體係為目標,推行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大創新,更加科學地配置資源,激活萬眾創新的“一池春水”,中國尋求在推動發展的內生動力和活力上有根本性轉變。

  增強中國技術、商業模式輸出能力,實現從被動跟隨向積極融入、主動布局全球創新網絡的歷史轉變,中國致力探索以人類健康和幸福為目標的新發展模式。

  行路有道,東風正來。

  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第一動力”的自覺,已成為標示創新中國的新標桿,匯聚起創新發展徵程上的磅薄力量,書寫著決勝未來的新奇跡。(參與記者:徐海濤、周琳、劉宏宇、周暢)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44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