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司法責任制讓最高法法官繃緊弦兒
2017-12-20 09:28:51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外界看來很牛氣,我們下筆千金重”

  在河南新鄉開完一整天會,連夜趕回北京,第二天一大早又跑到單位上班。“原本可以第二天再返京,可一想到年底有這麼多案子要辦,心早就飛回來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李明義近日對記者説。

  今年7月3日,最高法機關首批員額法官選任完成。5個多月後,記者走進最高法機關採訪,看到的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包括李明義在內多名員額法官對記者説,司法責任制改革後,法官權力更大了,但肩上的責任也更重了,大家責任心更強了,更加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辦案時間。

  “年底結案壓力大、任務重,我在外面多呆一天,不僅耽誤自己的工作,而且作為合議庭成員還會影響到其他人的辦案節奏。”李明義解釋説,

  作為一名員額法官,敦促自己必須盡快返崗,以身作則。

  記者眼前的李明義在自己辦公室裏,周圍是成堆的案卷。

  事實上,早在兩年前,李明義就已經體驗到了司法責任制帶來的這種變化。

  2015年,李明義受命前往地處遼寧沈陽的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工作。最高法巡回法庭自啟動之日起就落實了“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理念,打破了原有辦案層級審批制度,省去了大量不必要的匯報審批環節,承辦法官有更多辦案自主權和對判決的最終簽發權。

  李明義至今還記得自己在二巡簽發的第一份判決書,“那種感覺真的很不一樣”,他坦言,案件由自己來簽發負責,別説判決本身的合法性及合理性,就連判決書中的每一個遣詞造句甚至標點符號都要反復琢磨,生怕一時疏忽出現問題。

  “這就是司法責任制的威力。在外界看來,可能以為法官權力大了很牛氣,但我們法官個個都深知背後責任重大,判決下筆如有千金之重。”李明義説,“當然利好也很明顯,雖然苦點累點,但這兩年自己辦過的案子無一被當事人提請再審,可以説司法責任制讓我們的工作更加優質高效。”

  李明義所説的種種變化,最高法第一巡回法庭法官司明燈同樣感觸很深。

  司明燈今年2月初到一巡工作,他説,就刑事審判而言,對當事人的刑事申訴是否立案審查,原來是分管副庭長審批決定,現在都由承辦法官直接負責;在合議庭裏,除庭領導參加評議的外,主審法官是當然的審判長並負責簽發裁判文書。

  在這種全新的責任體係下,今年以來,司明燈已審結刑事申訴案件50多件,全部由自己簽發結案。

  作為最高法刑一庭法官,鄒雷也是司法責任制的親歷者和踐行者。在他辦公室裏,同樣是一摞摞案卷堆積如山。

  鄒雷告訴記者,最高法刑庭有一部分案件為死刑復核案件。刑事案件涉及剝奪人的自由甚至生命,人命關天,錯殺不能復生,因此最高法刑事審判工作向來責任重大,要求非常嚴格,必須確保“零差錯”。特別是一些復雜、疑難案件,“有時吃飯睡覺都在想這個被告人到底該不該判死刑,寤寐思服、輾轉反側”。

  為此,最高法刑事審判實行非常嚴格的司法責任制,對案件質量終身負責,承辦人、合議庭對所辦案件嚴格把關。同時,鑒于刑事案件特別是死刑案件的特殊性,為了確保“零差錯”,還實行審判長聯席會議、院庭領導、審委會層層把關,共同承擔起這份重大職責。

  “這也可以視為落實司法責任制的另一種體現,是更高要求、更嚴標準的責任制,關鍵就在于刑事案件錯不得、錯不起。”鄒雷分析説,“比如一個合議庭由3名成員組成,不僅審判長要對案卷材料、對案情證據等進行梳理研判,每一名合議庭成員也都要完成這一工作,即所謂的交叉閱卷,並要求出具書面閱卷意見,裝入案卷永久保存。”

  “這也意味著,不僅承辦人、合議庭要對案件負責,審判長聯席會議、院庭領導、審委會也要對案件全面把關,每個環節都各負其責,容不得絲毫差錯。”鄒雷説,司法責任制敦促法官更加嚴謹負責地對待每一件經辦案件,每一頁案卷材料都要認真仔細研判,每一份裁判都必須經過深思熟慮。(記者 蔡長春 見習記者 董凡超)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柏林民眾紀念聖誕市場恐襲一周年
柏林民眾紀念聖誕市場恐襲一周年
烏克蘭大雪
烏克蘭大雪
卡塔爾舉行盛大國慶閱兵式
卡塔爾舉行盛大國慶閱兵式
冬日櫻花谷 美景宛如畫
冬日櫻花谷 美景宛如畫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139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