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杭州:留住千年古韻 放飛時代夢想
2017-08-04 11:16:36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杭州8月4日電 題:杭州:留住千年古韻 放飛時代夢想

  新華社記者沈錫權、商意盈、魏一駿

  駐足錢塘江,坐擁西湖月;牽著運河走,枕倚西溪眠。

  杭州的魅力,得益於大自然的饋贈,讓秀美與靈動在天地間延展;也得益於“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在這座東南名城的踐行,使繁華與古韻在山水間交融。

  這裡曾有過一次次關於發展和保護的糾結,一場場關於管理與治理的對話,在快與慢、新與舊、大與小之中把握住了生態與經濟良性互動發展“拐點期”,踐行綠色生産和生活,為“美麗中國先行區”探路。

  “快”與“慢”的共存

  在杭州余杭區,與章太炎故居一墻之隔的倉前古街,有12個800年歷史“無蟲、無霉、無鼠、無雀”的“四無糧倉”,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現在被改建成了“種子倉”,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夢想小鎮”。

  從小鎮成立至今不到3年,已集聚創業項目910余個和創業人才近8700人,創業企業進入夢想小鎮需要經過激烈的競爭和角逐,以信息技術、互聯網、物聯網為基礎的最前沿最新潮産業正在蓬勃興起。

  “夢想小鎮”裏的皓石教育是一家為兒童提供線上線下體驗式學習的教育公司,創始人宋揚説:“‘夢想小鎮’這樣一種發展模式給我們創造了拎包入駐的‘築夢’‘圓夢’機會,這裡有全國最濃厚的互聯網創業氛圍。”

  同處余杭區的阿里巴巴總部和夢想小鎮,徹夜通明的燈火、溫熱的咖啡、匆匆的步伐、極快的産品更新速度……演繹出代表著産業快速發展的節奏。而從夢想小鎮驅車不過20分鐘,就能達到余杭區的永安村,呈現的卻是一番田園牧歌景象。

  夏日正午的明朗陽光下,一方方青翠欲滴的沃野在視線中延展,直到在遠處地平線與藍天相接,稻田中幾隻白鷺正在優雅踱步,扛著鋤頭的老農蹲在田邊悠閒抽煙。

  “永安村全村保有永久基本農田8342畝,保護率達96%-97%。”村黨委書記張水寶説。永安村已然成為杭州城市西部的一道綠色屏障。

  “慢”的堅守背後,則是余杭區對於耕地和環境保護的不懈投入。余杭2016年財政總收入超400億元,位列浙江省縣(市、區)第一。從2011年起這個區實施耕地保護有償制度,對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戶進行補償,主要用於農田基礎設施修復、地力培育等,累計撥付補償資金已達9796萬元。

  余杭是杭州經濟社會發展變遷的縮影。

  在這裡,經濟發展飛速。杭州是全國第十個邁入“萬億俱樂部”城市,三産佔比超過60%,信息經濟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高達20%以上,擁有阿里巴巴、網易、海康威視等全球知名的高新技術企業。

  在這裡,生活也可以很慢。山水相依,湖城合璧,隨處可見大片綠意盎然的農田濕地,西湖、運河、玉皇山、富春江等符號化的地理樣本,經過修復和保護,保持著天然純粹的美。

  “新”與“舊”的融合

  在位於杭州拱墅區的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波光粼粼,岸邊橋西直街上是一排排整齊的白墻黑瓦建築,裏面錯落有致地分佈著書屋、咖啡吧、手工皮具店、老字號藥房等。

  拱宸橋東西橫跨大運河,是京杭大運河到杭州的終點標誌。在拱宸橋邊舒羽咖啡吧小憩的何女士連連感嘆:“眼前是流淌千年的運河、佇立300多年的古橋,手裏是香濃的咖啡,這種新舊融合、中西融合的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沿著京杭大運河再往南走,便是集中連片的老廠房。這裡每一塊磚瓦都記錄著曾有過的機器轟鳴,人流如潮以及貨物往來時的喧囂熱鬧。然而,隨著時光的更迭,商業模式的變遷,它們也逐漸變成了城市中心一座座被遺忘的孤堡。

  是拆除、廢棄?還是創新、利用?杭州市拱墅區區委書記朱建明説,在杭州原先的工業重鎮拱墅區,杭州絲綢聯合廠鋸齒狀的老廠房變身為“絲聯166”,長征化工廠舊址上建成“西岸國際藝術區”,陳舊的鍋爐、銹跡斑斑的機器、灰色的工業管道,在這裡與電腦、沙發、咖啡碰撞出了不一樣的文創文化。

  新與舊的融合,貫穿在杭州市民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

  古木森森,吳越國時期的梵天寺經幢歷經千年滄桑,默默矗立在夕陽斜暉中。山坡兩側,白墻黑瓦的民居映著滿山蒼翠。這是上城區饅頭山社區,地下深處是南宋皇城遺址所在,以前是出了名的臟亂差的城中村。

  借G20杭州峰會的東風,當地政府拆違建,修道路,加建衛生設施,社區原來有一個人員結構混雜的群租集聚地,清理之後建設為社區服務中心,配套建了老年活動中心、幼兒園等。在這裡生活了50多年的94歲老人李雅琴笑得合不攏嘴:“現在自己家門口又清爽又漂亮。”

  以舉辦G20杭州峰會為契機,杭州有序實施6大類605個項目,大力開展環境綜合整治,讓城市面貌呈現歷史與現代交融的新形象。

  “大”與“小”的統一

  綠色杭州的建設,傳承、修復不是一地一企一人的行為,不是擺放在沙盤裏只供參觀的“盆景”,而是處處皆有、人人能進的“風景”。

  600多年前,在黃公望作《富春山居圖》時,富春山水成為隱藏在畫卷中江流沃土的點綴風景;而在富陽大興造紙時,富春江的末端,曾一度淪為放逐污水奔騰而下的最後閘口。

  不能“吃祖宗飯、斷子孫路”,10餘年間,富陽先後實施6輪造紙行業整治,富陽境內大大小小的造紙廠,從鼎盛時期的460家,縮減到現在的125家。“富春江的清水和江畔美景終於回來了!”在富春江邊生活了幾十年的許再新老人説。

  綠色杭州的建設和發展始終注重每一位老百姓的獲得感。在國家5A級風景區西溪濕地,過去是被圍起來的,可進入性較差,而如今,和蒹葭蒼蒼的濕地美景相融合的是慢生活街區,隨時可供市民和遊客休憩,把生態美融在了生活美中。

  “美不應該高高挂在墻上供人鼓掌,必須可觸、可感、可分享,這種美才是最生動的美、活著的美。”西湖區委宣傳部副部長韋雋説。

  不光民有所呼、政府有所應,且人人都是參與者,杭州這樣的治理理念也促使著所有人加入其中,為保護環境,發展綠色生活和生産方式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杭州臨安市為了保護古村落,提出“五不”:不動山、不填塘、不砍樹、不搬河石、不拆有歷史價值房屋。清涼峰下百丈村是臨安的暴雨中心,村外山邊河畔層層疊疊的大石頭長年起到緩衝山洪的作用,保護了村子安全。

  “外地商人看中這些石頭想出錢購買,統統被我們拒絕,給再多錢也不賣。”村民盛明其説。如今,這一景觀每年吸引3萬名國內遊客。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夢幻荷塘
    夢幻荷塘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1431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