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有涉農項目68%資金被盤剝,遭六層拔毛!如何封堵?
2017-07-22 10:17:57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坡耕地水土流失綜合治理工程朱朝項目,從招投標一直到項目驗收,經過六層“拔毛”,項目資金落地僅三成,拔毛率竟高達68%,項目完成度不足23%。省、州、縣多個層級的幹部涉案其中。

  ◆ 資金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被盤剝至這等程度的?

  ◆ 與“老虎”相比,人民群眾更厭惡與他們切身利益息息相關的“蒼蠅”,基層腐敗更容易影響群眾的滿意度和獲得感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王仁貴

  原本是扶貧惠農工程,卻成了某些人覬覦的“肥雁”。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是一個國家級貧困縣。該縣坡耕地水土流失綜合治理工程朱朝項目,從項目招投標到項目建設到項目驗收,經過六層“拔毛”,項目資金落地僅三成,拔毛率竟高達68%,項目完成度不足23%。省、州、縣多個層級的幹部涉案其中。

  近日,《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基層調研中獲悉了這一扶貧涉農資金運用中的“雁過拔毛”案例。據介紹,這一案件的發現源于審計署長沙特派辦于2015年11月開展的一次專項審計。審計署發現並上報該問題後,黨中央、國務院多位領導同志作出批示。此後,湖南省紀委迅速牽頭成立聯合調查組,經過五個多月的工作,查清了該項目實施過程中存在的嚴重違紀違法問題,50余人被嚴厲問責,被套取的國家資金如數追回。

  日前,在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工作電視電話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嚴厲要求嚴肅查處貪污挪用、截留私分,優親厚友、虛報冒領,雁過拔毛、強佔掠奪問題,對膽敢向扶貧資金財物“動奶酪”的嚴懲不貸。

  湖南省紀委副書記李宗文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從去年開始,我們將工作重心下移,將扶貧資金和涉農資金領域問題作為重點整治對象,把重心向基層延伸,切實解決發生在人民群眾身邊的腐敗問題。”目前,湖南省專門全面部署啟動的“雁過拔毛”式腐敗專項整治行動正在持續深化。

  以有力證據破解攻守同盟

  2015年,審計署長沙特派辦對湖南省農林水財政資金開展了專項審計。2013~2015年,湖南省小型農水項目近3000個。這些項目點多面廣,小而分散,資金量也較小。要在近3000個項目中找出可能存在問題的項目,並不容易。

  “農林水項目涉及金額較小,那就要在其中找一些重點項目。”審計署長沙特派辦農業審計處正處級審計員劉鬱春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農林水項目資金量相對較小,資金達到一千萬元的就已經是大項目了,審計要聚焦這樣的大項目。

  長沙特派辦先獲取了省水利廳三年裏所有的項目清單,然後與各業務處室進行座談。在對所有項目進行綜合分析後,將目光鎖定在了該縣坡耕地水土流失綜合治理工程朱朝項目上。

  選定這一項目還有一個原因,“這是一個水土保持項目,技術含量並不高,但資金量又比較大。”審計人員説。

  審計人員長途跋涉來到這一國家級貧困縣後,重點調閱了2013年坡耕地水土流失綜合治理項目資料。該項目2013年立項,審計時項目已完工近兩年,當地有關部門所提供資料也顯得比較完整,省、州、縣各級部門也都驗收通過,似乎看不出有什麼問題。但經驗豐富的審計人員沒有被假象迷惑,通過對資料進行分析,發現該項目實際完成投資額與申報的投資額雖比較接近,但實際完成工程量卻遠小于計劃工程量。既然投資額已經完成,為何工程量沒有完成?審計人員就此産生了疑問。

  審計人員要求縣水保局提供項目實施前後的各種資料,然後進行實地查看。審計人員依據專業經驗斷定,該項目大部分工程實際上並未實施。

  既然項目未實施,那項目資金又花到哪裏去了呢?帶著這一疑問,審計人員又對該項目的資金進行進一步審計。由于審計人員的追查,水保局相關人員覺得壓力越來越大,為求得“萬無一失”,準備悄悄轉移有關資料。而這時,卻被審計人員注意到了,憑著職業敏感,審計人員截下了會計手中的資料,並經查閱,發現了該局私自設立的小金庫,資金200多萬元,其中140萬元的收入正是來自于該項目資金。項目審計取得突破。

  審計過程中,龍某找來具體實施項目的2個村民包工頭訂立攻守同盟,拒不承認項目造假事實。但審計組已掌握了大量的問題和線索,審計人員在與包工頭的談話中將有關問題予以證實和證偽,破解了龍某和包工頭之間的攻守同盟。在充分的證據面前,龍某不得不承認了弄虛作假騙取財政資金的事實。

  工程防線如何一步步被擊穿

  審計查實,該項目申領中央財政資金1000萬元,其中600多萬元涉嫌被騙取;規劃治理水土流失面積303公頃,實際完成不到三分之一。

  湖南省紀委等部門最終查實,2013年9月,湖南省水利廳正式批準該縣坡耕地水土流失綜合治理朱朝項目實際投資1071萬元,在該項目招投標和建設過程中,縣水利局時任局長石某、水保局局長龍某、水保局副局長麻某等人,以及時任張家界市糧食局法規科科長胡某、花垣縣水保局司機舒某等人,通過操縱招投標、偽造工程決算資料、虛報工程量等方式,違規套取國家惠民資金677.99萬元。

  資金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被盤剝至這等程度的?

  審計人員發現,項目從招投標開始,石某就採取操控的方式,選定一個招標代理公司,由項目建設過程中參與進來的胡某找單位進行圍標,每個單位花費5萬元購買其資質。中標後,中標單位按合同價格的2.5%(25萬元)收取管理費,胡某提成21%(210萬元),然後將工程轉給了龍某個人設立的公司,隨後,龍某又將工程轉包給了當地的村民包工頭。

  經虛假招投標、工程轉包和施工轉包後,監理環節繼續作假。審計人員發現,監理日志、監理簽證,以及其他的監理資料都是假的。該項目監理公司名義上是常德一家工程項目管理有限公司,但實際上是湘西自治州一家監理公司監理員伍某借用其資質而已。在整個工程施工過程中,伍某很少到施工現場開展監理工作。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又有監理的“配合”,這一項目完成了相關材料的申報。

  審計現場認定的實際完工量不到三分之一。在工程量大幅縮減的情況下,要打通後續環節,就只能按照全部工程量來編造資料。對此,麻某以4萬元的價格請其同學劉某炮制了一整套虛假的竣工結算資料。審計人員剛到項目現場時,最先接觸的就是這一套假資料。

  此後的評審環節中,龍某向時任湘西州某局科長的王某送4000元紅包後,由王某根據龍某的要求出具了虛假投資評審報告。

  最後是驗收環節。由省水利廳組織省、州、縣三級相關部門對項目進行聯合驗收,包括水利、發改、財政等相關部門。最終他們給出的驗收結論是“同意通過年度驗收”。

  審計人員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項目實施過程中,省水利廳曾派過督查組進行督查,指出了其施工中隨意變更地點、工作量沒有完成、質量達不到要求等問題。省水利廳督查報告指出的問題,縣裏沒有做任何整改。即便如此,省、州、縣三級驗收組還是通過了驗收,且“工程質量達到良”,整個驗收過程變成了走過場。

  “雁過拔毛”專項整治提升百姓獲得感

  審計署將案件線索轉到了湖南省。2016年3月3日,湖南省成立了聯合調查組,明確由省紀委牽頭,省檢察院配合,湘西州紀委和湘西州檢察院承辦,對此案進行徹底調查。

  湖南省紀委第五紀檢監察室正處級紀檢員張心智對《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此案中,作為惠民資金的項目資金成為了少數人眼中的“唐僧肉”,被層層截留、“拔毛”,最終“瘦”了國家,“苦”了百姓,卻“肥”了貪官。該案涉案人員之眾、違紀違法之深令人震驚。

  湖南省紀委總結這一案件時指出,這一惠民工程經過六層“拔毛”,最後僅有三成資金落地。

  為爭取項目,石某、龍某等人利用長期以來靠紅包禮金維係所謂的關係網。這一筆筆所謂的“公關”費用,最終出自“雁”身。此為前期運作期間拔毛。除此之外,該項目還遭遇了工程轉包過程拔毛、工程監理過程拔毛、偽造資料環節拔毛、評審驗收過程拔毛和收送紅包禮金拔毛。

  聯合調查組根據違法違紀和失職事實,層層追責。張心智介紹,目前,紀檢監察機關對24名對象進行立案審查,並對其中5名對象實施了“兩規”措施,7名對象移送湘西州檢察機關。湘西州檢察機關對9名對象採取司法強制措施。湘西州公安機關對2名對象採取司法強制措施。此外,因收受紅包禮金被誡勉談話的35人。被套取的國家資金已如數追回,收繳紅包禮金112.877萬元(其中因該項目收送的禮金21.52萬元)。責成省水利行政管理部門對在該項目實施過程中存在違規行為13家企業依法依規予以處理。

  採訪中,無論是審計幹部還是紀檢幹部都對《瞭望》新聞周刊表示,與“老虎”相比,人民群眾更厭惡的是與他們切身利益息息相關的“蒼蠅”,基層腐敗更容易影響群眾的滿意度和獲得感。

  嚴肅查處群眾身邊的“微腐敗”,順應黨心民心。基于這一考慮以及審計案件的推動,湖南省于2016年3月全面部署啟動了“雁過拔毛”式腐敗專項整治。

  湖南省紀委“雁過拔毛”式腐敗問題專項整治辦工作人員謝平告訴本刊記者,2016年3月至12月,全省共發現問題線索21548件,受理舉報10049件,立案5675件,處理7951人。專項整治還針對扶貧領域腐敗問題,加大了整治和查處力度。同期,全省51個貧困縣共發現問題線索10795件,受理舉報4487件,立案2347件,處理3650人。其中,給予黨紀政紀處分2221人,移送司法機關181人,追繳資金13642.24萬元,退還群眾資金2062.74萬元。

  “湖南省對審計發現的上述水利項目違法違紀問題線索高度重視,‘雁過拔毛’專項整治行動到現在都還在持續,應該説效果非常顯著。”審計署長沙特派辦農業審計處處長彭君舟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成都二環高架穿“綠衣”
    成都二環高架穿“綠衣”
    重慶60米深地鐵站成“網紅”
    重慶60米深地鐵站成“網紅”
    江西永修:再現水上公路
    江西永修:再現水上公路
    我國最高速懸挂式單軌列車下線
    我國最高速懸挂式單軌列車下線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1362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