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主旋律影視

2021-08-09 09:48:42 來源: 瞭望 2021年第32期

  

  

國産影視作品經歷了從模倣到創新的過程,一些文化元素逐漸具有高辨識度,容易引起觀眾關注

講故事方式擯棄了説教,更加微觀且多元

要用小人物的劇本講好中國近年來飛速發展的宏大故事,要有“千裏馬”,更要有好平臺把“千裏馬”和“伯樂”拴到一起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康淼 顏之宏 趙雪彤

  近年來,國産影視作品在利用小人物、小故事講好大時代、大背景下的中國故事上,發揮了積極作用。

  從講述中國脫貧故事的《山海情》在社交平臺上一片叫好,到敘述母女情深的《你好,李煥英》突破中國影史票房最快破50億元的紀錄,國産影視中的主旋律題材在價值觀傳播上“潤物細無聲”,在社會輿論中成為熱議話題。

  記者近期調研發現,國産影視作品在獲得國內觀眾追捧的同時,也逐步提高了海外觀眾的接受度,《山海情》《理想照耀中國》等主旋律影視作品被海外觀眾剪輯成短視頻,搬上海外社交平臺,得到海外觀眾大量點讚。

  叫好又叫座

  “眼裏的堅定任誰也能看出來,還有那份抉擇後的激動,對未來的憧憬,和對中國往後的希望,一個都沒落下”“25年匆匆光陰,巫山用生命指引光的方向,歷史的選擇,如你所想,當今盛世,當也如你所願”……近日,隨著紅色影視劇《理想照耀中國》的熱映,社交平臺上熱評如潮。

  就在前不久,同樣是紅色題材的對口扶貧題材電視劇《山海情》也被網友譽為“國劇之光”,不少青年觀眾直呼“太上頭”,模倣劇中的西北方言成為網友在社交平臺上“趕時髦”的新潮流。

  今年2月,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舉行前夕,脫貧攻堅政論專題片《擺脫貧困》第六集播出,中國工程院院士朱有勇扎根農村的故事登上熱搜。這位“農民院士”在網絡平臺上直播帶貨1小時賣出25噸馬鈴薯。網友表示:“這個院士幫農民種馬鈴薯脫貧、直播賣馬鈴薯,不就是現實版《山海情》嗎?”

  “電影強國建設徵程已經開啟,中國電影仍處在黃金發展期,前景光明、未來可期、大有可為。”中宣部常務副部長、國家電影局局長王曉暉在2021年全國電影工作會上表示。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急劇“冷凍”全球電影産業的背景下,中國電影行業率先復工復産,其中主旋律電影上演了“冬天裏的一把火”——《我和我的家鄉》《八佰》兩部影片逆勢突圍,聯手獻上約60億元票房,引領中國電影票房成為全球第一。

  辛醜年開局,中國電影市場又迎來最“牛”春節檔,總票房超78億元,約1.6億人次觀眾入場……中國電影票房紀錄不斷被刷新,同時創造了全球單一市場單日票房等多項世界紀錄。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桂琳表示,學界、業界認為,春節檔之“牛”,在于七部國産片從類型、題材、技術、視野開闊度、藝術創造力上,彰顯了中國電影開創新氣象、新景觀的勢頭。

  英國《經濟學人》雜志為此發文評論,與好萊塢大片相比,《你好,李煥英》似乎以更親密的焦點取悅了觀眾和評委。該片令人印象深刻的票房收入鮮明地提醒人們,中國電影業的狀況比好萊塢要好。

  新時代背景下,國內主旋律影視作品出現大發展、大繁榮,影視産業發展恰逢其時。桂琳説,現在影視人講故事擯棄了過去的説教,更加微觀且多元,一些根植于影視作品中的主旋律元素能夠“潤物細無聲”地滋養觀眾。

  形成話語影響力

  記者調研發現,一方面國際影視市場受疫情影響較大,海外線下影院關停、電影撤檔等客觀情況較為突出;另一方面我國影視制作水準提升、故事敘述能力有所改進,是激發我國主旋律影視作品在海內外擴大影響、市場佔有率相對提高的重要原因。

  我國主旋律影視作品從宏大敘事向“小真正大”轉化,契合海內外觀眾偏好。“過去國産電視劇電影比較偏愛宏大敘事的講述方式。”受訪專家一致認為,當前不管是商業作品還是主旋律作品,都開始通過小人物、真英雄的方式來呈現正能量、大情懷的內容,海內外觀眾也更能接受這類敘事方式。

  “中國特徵”在影視作品中獨樹一幟,形成具有高辨識度的中國文化符號。國産影視作品經歷了從模倣到創新的過程,一些文化元素逐漸具有高辨識度,容易引起觀眾關注。內容産業服務平臺新榜內容總監夏之南認為,以《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國産動漫為例,隨著年輕創作者的崛起,借助新媒體平臺,中國創作的動漫影視作品已經從日本或美國元素中剝離,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文化符號。

  文化是經濟基礎的體現,中國搶眼的經濟表現為影視作品創作提供了基礎支撐。青少年文化現象研究學者、知乎答主林雨笛認為,文化産業的繁榮需要強有力的經濟支撐,在疫情防控取得關鍵性勝利的背景下,中國復工復産效率最高,也是我國在影視作品創作上實現換道超車的重要原因。

  疫情背景下,多國影視産業停擺,中國影視産業拔得頭籌。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內地電影全年票房約為30.5億美元,雖同比下降近七成,但曾經全球第一大票房的北美市場卻僅有20多億美元。在疫情影響下,中國影視市場逆勢突圍,收獲國際廣泛關注。

  把“千裏馬”和“伯樂”拴到一起

  近年來,影視産業在講好中國脫貧和發展故事的能力建設上逐漸“收放自如”。不難發現,主旋律題材不僅是中國影視作品創作的力量源泉,也是觀眾喜聞樂見的“流量密碼”。

  在此背景下,有專家認為可以探索建立市場與“故事”對接的常態化平臺,讓市場更容易找到好故事、好劇本。

  “對市場而言,找到一個‘小人物、真英雄’的好劇本確實不容易。”廈門市委宣傳部文化産業處處長林宗寧認為,用小人物的劇本講好中國近年來飛速發展的宏大故事,要有“千裏馬”,更要有好平臺把“千裏馬”和“伯樂”拴到一起。在廈門舉行的金雞獎活動中,主辦方為市場資本與編劇團隊提供了具有廣泛號召力的路演平臺,贏得業內好評。

  影視作品作為藝術的重要表現形式,往往能夠呈現鮮明的地域特色,並在城市建設中大放異彩。浙江省影視審查專家庫成員、浙江傳媒學院教授徐洲赤舉例説,法國的戛納、尼斯,美國的洛杉磯等城市,都具有鮮明的影視作品創作特質,並且在影視行業具有廣泛的影響力。專家認為,選擇影視産業基礎較好且具有旖旎風光的城市作為影視産業的培育基地,給予資金、技術、人才等方面的政策支援和保障,既能為影視行業樹立創作標桿,也能為專業的影視創作團隊匹配優質的城市配套資源,有助于國産影視産業向更高水準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