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用按摩椅:要享還要公

2023-10-30 18:25:35 來源: 瞭望 2023年第44期

  

  ➤即便按規范程式引進共用按摩椅,也不意味著能在公共場所隨意擺放安置共用按摩椅,而應滿足適度性和差異性的布局原則

  ➤共用按摩椅投放的大原則,需要堅持公共利益不受傷、共用經濟不過度、商業利益不越界

  ➤讓共用經濟行穩致遠,使之既滿足部分人的需求,又能符合大多數人的利益,需著力建設覆蓋事前、事中和事後的全鏈條動態監管體係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于雪 賈雯靜

  10月10日,中消協公布2023年第三季度消費維權輿情熱點。其中,“消費者反饋不合理設置的共用按摩椅增添困擾”以82.8的社會影響力位列第二,僅次于預制菜。

  一段時間以來,公共空間裏一排排本不起眼的共用按摩椅,頻頻陷入輿論漩渦。西部某省會城市國際機場T2航廈某登機口附近座位被共用按摩椅盡數“攻佔”、重慶火車西站某女乘客長發被卷進共用按摩椅險釀事故、按摩椅能不能離開電影院等,或引發熱議、或登上熱搜。

  過量投放、安全隱患、體驗不佳、衛生堪憂……透過共用按摩椅的爭議,公眾想要明晰,共用按摩椅何以在公共場所“攻城略地”?公共場所投放共用按摩椅的比例、位置等需要恪守哪些原則?以共用按摩椅代表的共用經濟形態,又該如何在公共利益和商業利益中取得平衡?

  共用按摩椅“攻城略地”

  擠佔了誰的利益

  某候機廳裏“一眼望不到頭”的共用按摩椅、某高鐵站共用按摩椅超過6成……共用按摩椅大舉進駐公共場所,正在遭遇越來越多詬病,例如侵佔普通座椅空間、商業行為過分侵佔公共服務等。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表示,公眾之所以對候車室等公共場所投放的共用按摩椅不滿,主要是沒有把握好投放尺度,有公共利益為商業利益讓路之嫌。

  2021年12月印發的《“十四五”公共服務規劃》,對基本公共服務、非基本公共服務和生活服務做出清晰界定。

  其中,基本公共服務是保障全體人民生存和發展基本需要、與經濟社會發展水準相適應的公共服務,政府承擔保障供給數量和品質的主要責任。

  非基本公共服務是為滿足公民更高層次需求、保障社會整體福利水準所必需但市場自發供給不足的公共服務,政府通過給予一定的支援政策增加普惠性服務供給,實現大多數公民以可承受價格付費享有。

  生活服務則是公共服務體係的有益補充,為了滿足公民多樣化、個性化、高品質服務需求,完全由市場供給,政府主要負責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引導相關行業規范可持續發展。

  以候車廳這樣的公共場所應該提供怎樣的公共服務為例,《中華人民共和國鐵路法》《鐵路旅客運輸規程》等規定,旅客享有自主選擇旅客運輸服務和公平交易的權利。同時,鐵路運輸企業不得限定、強制旅客使用某項服務或者搭售商品。

  據此,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乘客購買車票即意味著與鐵路相關部門簽訂了承運合同,承運方應當給乘客提供正常的候車空間和條件,包括為旅客提供基本的休息空間、通行空間並保障旅客出行安全等。而共用按摩椅的過量投放,“等于剝奪了很多人坐著等高鐵的權利,涉嫌侵犯乘客的自主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朱巍説。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叢虎認為,候車廳等公共場所的功能定位是公共服務,乘客理應免費獲得能滿足基本候車需求的空間和環境。共用按摩椅屬個人消費項目,使用該服務的乘客係少數,可適度提供,且不能強迫或誘導消費,否則屬于利用公共設施的優勢形成的不當行為,涉嫌強制消費。

  需要注意的是,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水準不斷提升,基本公共服務、非基本公共服務與生活服務之間的邊界也隨之發生變化,但無論三者邊界如何改變,基本公共服務、非基本公共服務和生活服務的優先級不同,並且公共利益必須優先保障。

  共用按摩椅何以“遍地開花”

  在共用按摩椅引發商業行為過分侵佔公共服務的討論背後,橫亙著一個不容忽視的疑問:共用按摩椅何以能在公共場所“攻城略地”?

  對高鐵站、航廈等公共場所引進共用按摩椅應遵循怎樣的程式,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教授楊偉東表示,目前法律尚沒有明確規定。

  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中國行政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王靜進一步解釋,高鐵站、地鐵站、公交站等屬公用事業和基礎設施,其建造需遵循《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特許經營管理辦法》,但內部的座椅等設施,不屬于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范疇,應算作地方鐵路局內部的物品採購,遵循企業內部採購流程即可,但地方鐵路局仍屬具有公共服務性質的企業,同樣應把公共服務放在第一位。

  鑒于共用按摩椅“鳩佔鵲巢”惹人嫌的情況,楊偉東建議出臺適用于全行業的管理辦法,細化相關規定,並適時向公眾公布相關服務的引進流程、投放比例原則、日常維護管理及後續收益分配使用情況等,便于公眾監督。“要以乘客需求為導向,警惕過度追求商業利益弱化公共服務職能。”楊偉東説。

  專家提醒,即便按規范程式引進共用按摩椅,也不意味著能隨意擺放安置共用按摩椅,而應滿足適度性和差異性的布局原則。

  適度性,即安裝的數量比例要合適。王叢虎向記者表示,比例設定應考慮車站性質、人流特點、車站空間布局、公共資源使用效率等因素,在提供足夠的一般性公共座位的基礎上,可適度提供共用按摩椅等個人消費項目。

  國鐵集團也曾就共用按摩椅發布通知,要求設置多功能候車座椅的車站,必須確保候車區域旅客候車座椅總數不減少,多功能候車座椅數量不得超過全部候車座椅的20%,並在各候車區分散均衡設置,不得影響旅客候車、通行。

  所謂差異性,即布局數量應因地而異,適時調整。比如在人流密集的交通樞紐或空間有限的老舊車站,如無法保證旅客都有座位休息,則不適合安放共用按摩椅,而一些規模空間較大的新建車站或人流稀少的交通點位,則可在保證普通座椅充分供應的前提下,適當配置共用按摩椅。

  楊偉東建議根據公共場所的規模、人流量等建立科學評估機制,借助大數據等技術手段量化分析,合理確定共用按摩椅的數量、空間分布等,並依據公眾需求動態調整。

  “總之,共用按摩椅投放的大原則,是要堅持公共利益不受傷、共用經濟不過度、商業利益不越界。”馬亮説。

  共用經濟該如何管

  由共用按摩椅過度投放引起爭議的一角,可窺見共用經濟亟待平衡公共利益與商業利益的時代話題。

  近年,共用經濟形態以百變之姿滲透進日常生活,在帶給人們便利的同時,也引起對公共空間的使用權利不明、程度過當、方式失范、規則缺失等討論。比如,共用單車也曾面臨亂停亂放、侵佔公共空間等爭議,一些布局在公園、住宅區內部的集裝箱式共用健身房、共用琴房等,也在興起伊始陷入違規佔用公共用地的泥沼,各類投訴時有發生。

  顯然,讓共用經濟行穩致遠,使之既滿足部分人的需求,又能符合大多數人的利益,考驗著管理者的智慧。

  專家建議,針對佔用公共空間較多的共用經濟類型,大原則是要嚴把政策底線,統一治理的尺度和原則,優先保障公眾基本權利,在公共利益不受侵害的前提下,以人民群眾的實際需求為導向,科學、合理、適度、有序配置與公共空間相適應的其他服務,著力建設覆蓋事前、事中和事後的全鏈條動態監管體係。

  在事前,對共用經濟進行合規指導和規范化管理。馬亮建議對進入規模化發展的共用經濟模式,加快制定相關行業規范,包括服務內容、方式、標準等,強化頂層設計。

  王叢虎説,政策制定在從定性向定量轉變的同時,還要注意讓管理部門、生産企業、項目運營商、社會公眾及媒體等角色,都參與到政策制定和決策中來,傾聽公眾心聲,真正做到以市場需求為導向配置服務。

  在事中,應進一步強化技術支撐賦能,全面推進基于大數據、區塊鏈技術的預判式監管,實現“以網管網”,對市場競爭狀態和潛在風險進行持續監測預警。

  在事後,相關部門應及時介入引起爭議的矛盾點,整治過度侵佔公共空間、不符合程式規定等情況,並對新業態發展過程中面臨的問題給予有效引導。

  共用經濟能夠快速發展,離不開互聯網時代的紅利加持,離不開相關政策的扶持,更離不開社會公眾的高度認可。正是因為共用經濟滿足了公眾以靈活、便捷的方式最大化利用資源的需求,才使得共用經濟自出生伊始便擁有強大生長力,深刻影響了傳統服務模式轉型。

  但如果這種便捷以透支公眾本該享有的基本權益為前提,沒有堅持以市場需求為導向,背離優化資源配置的初心,而是過度佔用公共資源,變方便為不便,就可能既引發公眾不滿,又動搖共用經濟賴以生存發展的基石。換言之,共用經濟要享,更要共。

亂象    王鵬圖/ 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