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旱之年都昌朱袍山秋子湖生態保護啟示錄
2022-12-13 09:31:20 來源: 江西日報
關注新華網
圖集

  原標題:留住水就留住了鄱陽湖

  ——大旱之年都昌朱袍山秋子湖生態保護啟示錄

  

  生態補水後,朱袍山秋子湖成候鳥理想棲息地。 記者 洪懷峰攝

  

 

  

  朱袍山秋子湖從康山河主航道生態補水。 記者 洪懷峰攝

  12月8日,是鄱陽湖保護區都昌監測站、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每月“逢八”聯合對越冬鳥類監測的日子。一大早,工作人員就深入鄱陽湖都昌水域的大沔池、黃金咀、朱袍山等湖區進行監測。

  當工作人員來到朱袍山水域,發現有東方白鸛、小天鵝、紅嘴鷗、鸕鶿等在一起嬉戲、覓食。小天鵝、豆雁的叫聲此起彼伏,不時有灰鶴從空中飛過。這裏儼然成為候鳥棲息的天堂。

  這一幕來之不易。今年鄱陽湖遭遇1961年以來最嚴重的氣象幹旱,身處鄱陽湖核心區域的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對朱袍山秋子湖及時“搶救”,為構建鄱陽湖“水、草、魚、鳥、人與湖”和諧共生探索出一條新路徑。

  罕見缺水

  11個秋子湖幹涸了8個

  鄱陽湖是我國最大的淡水湖,國際重要濕地。因每年冬季有數十萬只珍禽候鳥飛抵越冬,它也被人們稱為“珍禽王國、候鳥天堂”。

  今年因受幹旱、高溫、上游來水和降雨量減少等多重因素疊加影響,鄱陽湖遭遇61年來幹旱危機。公開資料顯示,11月8日8時,鄱陽湖標誌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顯示6.70米,低于原歷史最低水位(7.11米)0.41米。

  “鄱陽湖汛期反枯,從來沒見過這麼幹旱。”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局長李躍向記者介紹,鄱陽湖是一個吞吐型、過水型、季節型湖泊,汛期蓄水,枯水期吐水。豐水期秋子湖與鄱陽湖主湖區融為一體。秋子湖也因此被稱為鄱陽湖的“湖中湖”。在水文情況正常的年份,鄱陽湖一般從9月中下旬開始退水,10月份水位降至約12米,在緩慢退水的過程中,鄱陽湖中很多秋子湖(包括塹秋湖、碟形湖、沙坑/深水坑)逐漸露出真容,湖區的沼澤、泥灘也逐漸露出,湖裏的小魚、螺螄、蚌、蝦和沉水植物等,為越冬候鳥提供了豐富的食物。

  今年鄱陽湖枯水期比往年提前了100多天,原本在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有後湖、輸湖、三山、朱袍山、泥湖、馬影湖等11個秋子湖,今年幹涸了8個。而秋子湖是大型涉禽如東方白鸛、黑鸛和眾多適水遊禽的主要棲息地,同時因為幹旱,鄱陽湖的洲灘生境大規模發生變化,湖床上苔草成片瘋長,出現纖維化,蓼子草大面積死亡,而苔草、蓼子草是10多萬羽雁鴨類和鶴類資源的重要口糧,另外造成湖區生物資源大量減少,失水的秋子湖魚、蝦、螺、蚌等因缺水死亡,候鳥生態鏈失衡。

  生態補水

  朱袍山秋子湖“活”了

  大旱之年迎大考,常年與候鳥打交道的李躍深知,優良水質、豐富食物、隱蔽環境是越冬候鳥來鄱陽湖棲息的3個條件。

  李躍為此把目光轉向了未徹底幹涸的朱袍山秋子湖。朱袍山秋子湖是鄱陽湖都昌湖區最重要的秋子湖之一,正常年份水域面積近1000畝,但今年9月秋子湖尚存水域面積僅381畝,與區域內其他十余個秋子湖相比,朱袍山離康山河主航道近,地勢開闊,便于架設機械施工補水。

  從9月19日開始,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在省、市林業部門的指導與支援下,因地制宜實施朱袍山秋子湖生態補水。

  不過,補水作業剛開始的兩天,朱袍山秋子湖水位一點也沒見漲,湖床裂縫像漏鬥一樣,補進來的水一直下滲。李躍沒有放棄,組織人員日夜不停補水作業,朱袍山秋子湖面積逐漸增加,目前已經達到約860畝,水位接近往年正常年份。

  在對朱袍山秋子湖生態補水並支撐螺蚌等資源逐水繁育的同時,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投放了4000斤魚苗,另外組織人員把纖維化較高的苔草割掉,等它們再次萌發幼嫩新草,為候鳥提供食物。

  朱袍山秋子湖經過及時“搶救”,逐漸恢復元氣。周邊濕地蓼子草區域依水漸次變綠擴大,加上近期雨水滋潤,從黃金咀至朱袍山近5萬畝集中連片的濕地洲灘和秋子湖連為一體,重返水清草綠的豐茂生機。12月8日,鄱陽湖保護區都昌監測站、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聯合監測到東方白鸛、白鶴、白頭鶴、白枕鶴、灰鶴、小天鵝、豆雁、赤麻鴨、斑嘴鴨、綠翅鴨、反嘴鷸、紅嘴鷗、鳳頭麥雞、普通鸕鶿等41種鳥類,近6萬只越冬候鳥在都昌湖區多部位分布,特別是今年第6次“逢八”監測時,發現白鶴、白頭鶴、白枕鶴、灰鶴“四鶴同框”,在都昌鄱陽湖水域的朱袍山秋子湖區上演。

  科學留水

  保住鄱陽湖生命之源

  還留存有水源、魚、蝦、螺、蚌的地方,都成為候鳥雲集之地;而湖床幹裂、缺水少草的地方,已難見往年萬鳥齊飛的景象。在12月8日,鄱陽湖保護區都昌監測站、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聯合監測中,發現都昌後湖、三山、泥湖等幹涸的秋子湖內,難覓候鳥蹤影。

  “三山秋子湖區有4000余畝,地處核心湖區,人為幹擾少,食物豐富,曾是東方白鸛、白鶴、白頭鶴、白枕鶴、灰鶴、小天鵝等珍稀候鳥最佳的越冬棲息地之一。”李躍告訴記者,多年守護鄱陽湖與候鳥打交道的經驗告訴他一個事實:有水就有魚、有螺螄、有蚌、有蝦、有沉水植物、有草洲等,自然也就有了候鳥。這説明水是鄱陽湖的生命之源,沒有水,鄱陽湖的生物多樣性無從談起。

  正因如此,李躍看到近期在降溫降水、冷濕氣流共同作用下,趁鄱陽湖水位上升至9米之際,決定以自然方式從康山河主航道調水抽水,給三山、後湖、泥湖等秋子湖實施修堤蓄水,一方面促進秋子湖內的沉水植物和魚蝦螺蚌資源恢復繁育,為冬候鳥營造較為理想的棲息環境,另一方面是未雨綢繆,為來年維護鄱陽湖的生物多樣性作準備。

  “鄱陽湖中大于1平方公里的秋子湖有102個,加起來約1000平方公里,佔湖盆面積約23%。來鄱陽湖越冬的候鳥,有三分之二棲息覓食在秋子湖。”省生態學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省科學院生物資源研究所研究員戴年華認為,都昌對朱袍山秋子湖進行生態補水與濕地修復,對探索鄱陽湖“水、草、魚、鳥、人與湖”和諧共生,保護鄱陽湖湖泊濕地生物多樣性,共建生命共同體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特別是黨的二十大報告中提出“提升生態係統多樣性、穩定性、持續性,加快實施重要生態係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有關部門應該以此為根本遵循,強化秋子湖生態修復與係統治理,尤其是對70個大于2平方公里的秋子湖,盡快進行生態修復和水生態管控,進行科學留水和蓄水,既要留住“天上水”,也要蓄好“五河水”,維護魚類等水生生物、越冬候鳥與鄱陽湖的持續和諧共生,繪就美麗中國“江西樣板”新畫卷。

  記者手記

  等不起 慢不得

  今年7月以來,鄱陽湖出現“汛期反枯”,土地皸裂,淺水洼地魚蝦螺蚌等水生動物大量死亡,對水生植物、濕地植物和依賴濕地的水鳥等造成的影響難以估量。

  鄱陽湖流域面積佔全省94%,匯聚贛江、撫河、信江、饒河、修河這五大河流及周邊中小河流之水。按理,鄱陽湖不會缺水,但鄱陽湖偏偏缺水,甚至有常態化趨勢。“小旱年年有,大旱隔三五”,這是流傳在濱湖群眾之間的順口溜。今年5月9日發布的《江西省鄱陽湖水利樞紐工程環境影響報告書(徵求意見稿)》,其結論也認為,“三峽水庫蓄水運用以來,鄱陽湖區枯水位降低、枯水期提前、枯水歷時加長的情況呈常態化趨勢”。

  種種跡象表明,鄱陽湖急需留住水。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搶救”秋子湖的實踐表明,留住了水,就留住了鄱陽湖。

  鄱陽湖是我省的母親湖,也是我國唯一加入“國際生命湖泊網”的湖泊,被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劃定為全球重要生態區。無論是從鞏固和提升鄱陽湖的生態地位,還是為保障我省濱湖群眾的生産生活需要,留住“天上水”“五河水”,鄱陽湖等不起、慢不得。(洪懷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中慶
載入更多
發現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陽”了怎麼辦?
發現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陽”了怎麼辦?
楊海峰:做強紡織服裝首位産業 贛南小城變身“時尚新城”
楊海峰:做強紡織服裝首位産業 贛南小城變身“時尚新城”
新華全媒+ | 南昌飛行大會上演空中精彩大戲
新華全媒+ | 南昌飛行大會上演空中精彩大戲
新華社江西分社2023年招考應屆高校畢業生公告
新華社江西分社2023年招考應屆高校畢業生公告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203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