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南京4月14日電 題:江蘇打造路跑賽事“矩陣”

  新華社記者王恒志

  蘇州馬拉松、鹽城馬拉松、金壇茅山半程馬拉松14日同時開跑,細心的跑友不難發現,這三場馬拉松都還有另一個“頭銜”,蘇州和鹽城馬拉松同屬“大運河馬拉松係列賽”,金壇半馬則是常州“全域馬拉松”成員。

  作為舉辦路跑賽事數量在全國位居前列的省份,江蘇正通過塑造整體形象、提升專業化水準、走特色化路徑等方式,努力打造層次分明、特點突出的路跑賽事“矩陣”。

  《2023中國路跑賽事藍皮書》顯示,2023年中國田協認證路跑賽事共308場,江蘇舉辦36場,在全國遙遙領先。中國田協首次發布的2023年路跑賽事典型案例中,江蘇有13場入選各類案例,同樣位居全國各省份之首。2024年馬拉松季開始以來,每個周末都有多場路跑賽事在江蘇各地舉行。

  江蘇省體育競賽管理中心副主任林峰表示,對江蘇來説,未來路跑賽事更注重“質”的提升。這個“質”,不僅包括辦賽水準,還看重賽事為城市帶來了多少實實在在的貢獻度。

  辦賽水準高不高,最基本的一點在于是否從跑者角度去思考和解決問題。江蘇將以人為本的思維也用在了馬拉松賽事運營上。

  今年迎來十周歲生日的無錫馬拉松,2015年首創“候補退出機制”,給跑者更多選擇機會;“智能領物係統”大大縮短選手領物時間;基于人臉識別技術的“參賽選手身份識別係統”,可以從源頭杜絕替跑……跑友“劍客”説:“一場好的馬拉松,就是把跑友們想到、沒想到的問題都先想到了。現在馬拉松很多,雖然多數都要抽簽,但其實還是雙向選擇,我們會用腳來投票。”

  如何給城市帶來貢獻度?辦賽水準高是第一步,建立起自己獨有的IP和賽事文化才是核心要義。

  主打太湖櫻花IP的無錫馬拉松,用十年時間,在所有跑友心中留下“錫馬粉”的印記。無論是十裏芳堤賽道上“櫻花如霰曉鶯啼”的美景,還是粉色手套、粉色戰袍,都是錫馬成為跑友心中“此生必跑馬拉松”的加分項。

  剛剛舉辦第二屆的蘇州馬拉松,正處在IP打造期。盤門、寒山寺、閶門、山塘街、平江路、東方之門……這條可以盡覽蘇州古韻今風的賽道,令蘇馬一“出生”就成為熱門賽事。

  依托南京江心洲環島江堤,首屆南京半程馬拉松打造出一條獨具特色的全江堤賽道,真正實現全程“人在江邊跑”,很多跑友都是衝著這條少見的長江江堤賽道來的。

  “草莓馬”“桃花馬”“螃蟹馬”……江蘇更多中小型路跑賽事注重結合當地文農旅特色,打造屬于自己的馬拉松品牌。已經舉辦到第九屆的溧水半程馬拉松,2024年進一步優化賽道,經過傅家邊科技園、草莓廣場等點位,全景式展現“草莓馬”核心特色,而2.4萬份、1.5萬余斤草莓補給,更確保每一位參賽者實現“草莓自由”。

  有了美譽度和吸引力,為城市帶來貢獻度也就水到渠成。無錫馬拉松超八成參賽選手來自外地,約65%的跑者來自江蘇省外,賽事期間估算産生餐飲、住宿、交通、旅遊等各類經濟效益約2.83億元,較去年提升45.5%。

  主要面向周邊城市跑者的中小規模賽事,帶動全家短途遊效果則很突出。據溧水半馬的不完全統計顯示,參賽者陪同人員為家人和親屬的比例達到40.19%,賽事舉辦期間帶動參賽旅遊5.65萬人次,本地和外地參賽者平均個人消費分別為1099.33元/天和2036.55元/天,累計産生直接經濟效益5489萬元,同比上漲21.2%。

  直接經濟效益之外,還有更多“大賬”。多位跑友直言:“辦馬拉松其實是雙刃劍,辦得好城市知名度、美譽度都會上升,如果辦得不好反而會影響城市形象。我們圈裏都會有一些‘黑名單’,大家口口相傳,對城市印象也會不好。”

  如何提升整體美譽度,江蘇開始有了“整體包裝”的意識。京杭大運河流經江蘇8個設區市,是江蘇重要的文化載體,江蘇希望通過打造“大運河+馬拉松”的整體IP,為現有的城市馬拉松賦能,未來實現更強的集聚效應。

  2023年江蘇13個設區市都舉辦了馬拉松比賽,如今各地也開始注意到打“組合拳”的重要性。常州提出打造“全域馬拉松”,2024年將舉辦7場馬拉松賽事,打造“一區一馬一特色”群眾體育路跑賽事品牌,並為參賽者提供各類惠民活動。南京則通過首次舉辦半馬賽事,打出“春跑半馬、秋跑全馬”的品牌組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