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使政府部門聯合執法清理“黑加油點”,督促企業為外賣騎手購買職業傷害保險,推動政府指定噪聲污染治理主管部門……去年以來,江蘇檢察推出係列創新舉措,牽引基層檢察官放大辦案社會效果,守護公共利益,助力社會治理。

  “六長”出題 聚焦中心大局啃硬骨頭

  “黑加油點”是一些地區公共安全治理中的“頑疾”。江蘇泰州泰興市也面臨同樣難題。去年,泰興市將其交由檢察機關牽頭辦理。

  “問題很嚴峻,也很棘手。”泰興市人民檢察院公益訴訟部門負責人夏行説。泰興檢察院初步調查表明,在S229、S356兩條省道泰興段沿線有6處柴油“黑加油點”,還有多輛流動“黑加油車”,在相鄰城市間流竄作案。

  “‘黑加油點’大都租用居民門面房,設施簡陋,多設于拐彎處。”夏行説,“如有車輛失控,抑或其他因素誘發爆炸,周邊都是民房,後果不堪設想。”

  現實中,治理難點在于,各部門各管一頭,各地區各管一片,給了“黑加油點”生存、閃躲空間。與此同時,市場有需求,不少工地工程用車,需要到府提供加油服務。

  泰興檢察院一邊將排摸線索移交公安機關查辦一批案件;一邊深挖案件背後深層次問題,向市政府主要領導反饋,促成多部門聯合執法,將“黑加油點”徹底剷除,並推動合規油企到府服務,滿足市場需求。

  這是江蘇檢察推行“六長”出題,聚焦中心大局啃硬骨頭的一個典型案例。江蘇省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部副主任朱建勇介紹,2023年以來,江蘇檢察創新推行“‘六長’出題、檢察機關答題”工作機制,目的在于運用司法手段,化解一些發展中的難題、治理上的頑疾。

  “六長”指地方黨委、人大、政府、政協“一把手”以及政法委、檢察院主要領導。

  “找準真問題,真解決問題。”朱建勇説,“‘六長’出題為地方化解了許多政府高度關注、群眾高度關切的公共利益難題,截至目前,全省各級檢察機關已獲‘六長’出題625題,涉及680項公益保護事項,已完成答題622題。”

  以案為鑒 放大辦案效果助力治理

  外賣平臺為外賣騎手代理注冊個體工商戶,在一些地區被視為新就業形態,然而背後卻隱含權益保障問題。

  “這是以合作名義掩飾聘用實質。”江蘇蘇州昆山市人民檢察院第五檢察部副主任謝玲玲説,騎手被注冊個體工商戶,與外賣平臺之間變成合作關係,表面看自由度更高,但在法律層面也失去“勞動者”的主體資格,在工傷舉證認定、勞動維權等方面將處于弱勢地位。通俗而言,一旦送外賣過程中發生事故受傷,注冊為個體工商戶的騎手理論上將無法獲得工傷賠償。

  注冊在昆山的一家外賣平臺就曾這樣做。相關問題線索經由最高檢指定辦理後,江蘇省檢察院牽頭蘇州、昆山兩級檢察院成立專案組,抽調精幹力量參與案件辦理,最終促使相關企業整改,為騎手注銷個體工商戶登記。

  案件辦理沒有停留在企業整改。昆山檢察院又在外賣騎手中開展問卷調查,組織專家學者進行探討,最終將案件暴露出來的、騎手關注的深層次問題和一係列建議反饋給政府有關部門。

  2023年5月,昆山市人社局以外賣騎手人群為重點開始探索新業態勞動者職業傷害保障試點,試點范圍覆蓋昆山范圍內頭部外賣平臺,推動相關企業按照每單0.05元的標準在騎手接單時自動為其繳納職業傷害保險。

  “一件個案辦理最終上升為一個職業群體的保障機制的建立。”謝玲玲説。據初步統計,截至記者採訪時,相關保險機構已收到職業傷害確認申請470余件,合計支付包括醫療待遇、傷殘待遇等在內的職業傷害保障待遇超400萬元。

  “案件是社會治理的一面鏡子。”江蘇省人民檢察院研究室副主任譚大金説,“以案為鑒,把每一起或每一類案件背後存在的問題根源分析透徹,對于完善社會治理機制,提升社會治理能力具有重要價值。昆山市檢察院辦理的這起保護外賣騎手權益的案件就達到了這樣的效果。”

  去年起,江蘇省人民檢察院聯合江蘇省委依法治省辦組織開展優秀社會治理檢察建議及回復評選活動。譚大金介紹,此舉正是以評選活動帶動辦案檢察官們透析案件發生根源,助力提升社會治理能力及法治化水準。

  據統計,2023年,江蘇檢察機關針對履職辦案中發現的社會治理問題,向黨委、政府反饋研判報告662份,制發社會治理檢察建議1167份,其中30余份檢察建議推動形成長效機制或出臺規范性文件。

  以事立案 一體履職從根上化解問題

  近年來,一些地區噪聲污染佔比上升,困擾人民群眾日常生活。

  據江蘇省污染防治綜合監管平臺數據統計,2020至2022年,噪聲污染投訴數量連續三年佔全省環境投訴第一位,佔比從45.6%上升到48.3%。

  2023年初,江蘇省人民檢察院走訪全國人大代表時,有關人大代表反映了這一情況,希望檢察機關能介入,並通過法律途徑推動問題解決,增強老百姓獲得感。

  2023年3月,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決定對噪聲污染一事以事立案,設立專案組,各設區市檢察院設專案分組,同時省、市、縣三級檢察機關和生態環境部門共同成立本級工作專班,建立日常聯絡工作機制。

  “沒有明確監管部門是問題關鍵。”江蘇省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部主任嚴中良介紹,噪聲包括工業生産噪聲、建築施工噪聲、交通運輸噪聲、社會生活噪聲等四大類,其監管職責涉及生態環境、公安、住建、交通運輸等多個部門,存在“九龍治水”之難。

  嚴中良進一步解釋,2022年6月生效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噪聲污染防治法》中,有9個條款對19項噪聲違法行為明確“由地方人民政府指定的部門”處理。然而,在專案辦理前,江蘇僅有南京一個設區市政府出臺文件,明確相關監管部門及其職責,其他設區市政府均尚未明確。

  針對這一現實,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決定雙管齊下:一方面加大辦案力度,解決一批噪聲污染突出問題;另一方面推動各地盡快指定監管執法部門,解決噪聲污染治理的關鍵難題。

  江蘇省檢察機關從2023年2月開始,三級院一體履職,歷時一年開展噪聲污染治理專項行動,共立案辦理噪聲污染公益訴訟案件594件,制發檢察建議228份,磋商210件次,公開聽證48件次,解決了一批群眾反映強烈的噪聲污染問題。

  在辦案的同時,又以案促治,通過典型案件透析、召開聽證會等多種舉措,推動12個設區市完成噪聲污染防治法規定的噪聲污染監管部門指定工作,最終解決了噪聲污染防治的關鍵難題。

  “統計數據表明,2023年,全省生態環境係統受理承辦的噪聲信訪事項同比下降30%。”嚴中良説,“以事立案,三級院一體履職,是工作機制的一次創新,增強了辦案力度,也從根上化解一個群眾普遍關切的問題。”

  今年2月,江蘇檢察治理噪聲污染案入選最高檢“高質效辦好每一個公益訴訟案件,更高水準守護人民群眾美好生活”典型案例。(本報記者朱國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