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要聞 >> 正文

霍爾果斯:奔跑在“一帶一路”最前沿
2017-03-22 作者: 記者 李曉玲採寫 來源: 經濟參考報

  在21世紀歐亞大陸中心地帶的版圖上,霍爾果斯恐怕是出鏡率最高的地理標識:它既是中國最年輕的邊境口岸城市,也是中國同周邊國家的首個跨境貿易區。充滿活力的霍爾果斯,正經歷由古絲路驛站向“一帶一路”重要核心節點的歷史嬗變,引擎帶動作用逐步顯現。

  霍爾果斯,這個擁有悠久歷史的口岸,自古便是絲綢之路新北道上的重要驛站,連通著中國和中亞各國,是我國西北地區與世界對話的主要窗口。隨著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逐步實施,沉寂了多年的霍爾果斯也在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的帶動下煥發出新的生機。

  絲路古驛站 百年老口岸

  中國與哈薩克斯坦的邊界以蜿蜒的霍爾果斯河為界,霍爾果斯口岸便因此而得名。霍爾果斯在準噶爾語中是畜牧地的意思。早在隋唐時期,這裏就是絲路北道的一個驛站。清朝初年,這裏為中國境內駐防之地。同蘆草溝和清水河一樣,霍爾果斯當年也是著名的伊犁九城之一,時稱拱宸城。同治年間,中俄劃界後遂成為邊境哨卡。

 
霍爾果斯市全景 
 
霍爾果斯口岸國門 
 
界碑 
 
 霍爾果斯區位圖

  史書記載,霍爾果斯曾是古代烏孫國管轄的屬地,其范圍甚至綿延至河對岸。張騫出使西域時就曾到過那邊,還留下一段美麗動人的歷史故事,細君公主和解憂公主遠嫁烏孫的故事也與這裏有關。

  歷史上的霍爾果斯,一直都是專司邊貿的口岸,是西域交通的重要通道。1881年,中俄簽訂《中俄改定陸路通商章程》,霍爾果斯成為中俄兩國正式通商口岸。新中國成立後的1950年至1962年間,霍爾果斯口岸進入了一個興盛時期。1962年中蘇關係惡化後,進出口貿易完全停止。至今,已是擁有136年通關歷史的老口岸。

  百年老口岸霍爾果斯,在其對外覆蓋半徑1000公裏范圍內,正是中亞地區人口最稠密的地區,是經濟發展帶和市場中心。當時的霍爾果斯口岸,僅是只有一條街,每天過貨量不過一兩輛車的小口岸。1983年11月,霍爾果斯經國務院批準正式恢復開放,實行陸路客貨運輸常年通行,是我國與周邊國家開展經濟、文化交流的國際大通道和橋頭堡。

  二十世紀90年代,尤其是蘇聯解體之初,人民生活急需的輕工業産品嚴重短缺,急需大量進口,通過霍爾果斯進口商品成為最便捷的渠道。以邊貿為主的霍爾果斯口岸,一度紅紅火火。當年在口岸上工作過的老人們回憶説,當時配合伊寧這個國務院批準的對外開放城市,中亞各國以及俄羅斯的客商大批涌向這裏,霍爾果斯每天都是客商熙熙攘攘,車輛川流不息,伊寧市幾個定點對外接待賓館也天天爆滿。1992年8月,中哈兩國政府同意口岸向第三國開放,允許第三國人員、交通工具和貨物通行。霍爾果斯口岸也因此進入前所未有的快速發展階段。

  為了更好地發揮口岸優勢,2004年9月,我國與哈薩克斯坦國正式簽訂協議,在中哈邊境霍爾果斯口岸共同建設全世界唯一跨國界的、由兩個國家的國土構成的邊境合作中心。2006年6月正式開工建設。2012年4月,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正式運營。面積5.28平方公裏的合作中心,是一個集商貿洽談、商品展示銷售、倉儲運輸、金融服務等多種功能于一體的綜合貿易區,享受相應的關稅減免優惠政策,人流、物流、資金流在其中可以無障礙跨境自由流動。

  2010年,霍爾果斯再次升級成為國家級經濟開發園區,擁有一區四園佔地73平方公裏;2014年,霍爾果斯建市,成為我國最年輕的口岸城市,行政區劃面積擴大到1908平方公裏。

  從一條街到上千平方公裏,這是霍爾果斯從一個小口岸到國家級大園區的升級之路,也是霍爾果斯從邊貿小鎮邁向國際化城市的轉變之路。經濟的快速發展一步步助推霍爾果斯成就了集通關、貿易、物流、加工、倉儲、金融、旅遊等多功能于一體的邊境口岸新興城市和我國向西開放的重要樞紐。

  絲路新節點 繁華國際城

  23歲的溫州女孩陳聰聰兩年前和家人從我國東部沿海搬到新疆邊境口岸霍爾果斯,置業、經商、生活。2014年9月,這個擁有百余年通關歷史的口岸正式挂牌成為霍爾果斯市,陳聰聰也成為這個絲綢之路經濟帶上最年輕城市的“新市民”。

  “我媽媽覺得這裏的環境像多年前的義烏。義烏的商貿興起的機會我們錯過了,來這裏是找第二次商機。”在位于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的義烏國際商貿城,陳聰聰和母親分別經營一個服裝店和毛毯店,每天都有很多哈薩克斯坦顧客光顧。

  淘金者們像陳聰聰一樣,源源不斷地自霍爾果斯東邊而來。“錯過了深圳特區,錯過了上海自貿區,不能再錯過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一句當地口號呼應了他們內心涌動的商業熱情。

  “一帶一路”倡議深入推進之下,霍爾果斯口岸進出口貿易迎來增長。據霍爾果斯海關的最新統計,2016年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出口貨運量為2600萬噸,外貿進出口總額8億美元,增長10%;進出區人員突破500萬人次,較上年增長36%;出入園車輛也達到了近10萬輛次。

  “外商到烏魯木齊、到義烏、到廣州採購,都需要簽證,而到我們這裏不需要,原來添加在商品價格中的這些採購成本都可以減掉,價格的優勢特別明顯。”義烏國際商貿城有限公司董事長金興忠告訴記者,這裏進行的國際貿易,都以人民幣標價、結算和流通。

  金融界人士預測,作為全國首個跨境人民幣創新業務試點區,未來3年內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將聚集上百家金融機構,並將逐步顯現絲綢之路經濟帶上區域性國際金融中心的雛形。

  “我們的目標是在5年內把中亞和俄羅斯的中高端産業商吸引到我們這裏,成為一個展貿平臺和接單發單的場所。”金興忠説。

  在扎根霍爾果斯邊境貿易20載的河南人于成忠眼裏,如果沒有對中亞國家的貿易,霍爾果斯“啥都不是”。靠騎著一輛自行車拉蔬菜在新疆伊犁起家的于成忠,1997年聽朋友説霍爾果斯“錢好賺一些”,就來了。“那時戈壁灘一樣,只有幾間破舊的房子,做外貿的‘老八號’市場都是平房,房子特別特別的舊,東一間西一間,還特別臟。”于成忠回憶道。從烏魯木齊拉了2800件橘子到霍爾果斯,他成了這個邊貿市場極少的蔬果出口商。

  中亞五國地處溫帶,屬大陸性氣候,不適宜熱帶氣候水果的生長,因此這就需要大量進口。于成忠的生意從老邊民互市,做到了物流中心,10年後進駐競天國際客服中心;他建起了有溫室大棚的蔬菜基地,將常溫倉庫改裝成保鮮庫,確保了出口蔬菜、水果的品質,提升了伊犁河谷的蔬菜水果在中亞五國的競爭力。

  2010年5月,第一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決定成立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一年後,國務院下發文件明確對霍爾果斯特殊扶持政策。于成忠也于2010年2月成立了霍爾果斯金億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開始了他自稱為更加“正規”的發展。

  “這幾年的快速發展,霍爾果斯最大變化是一切都變得正規了。現在有正規的海關監管庫,海關邊檢服務、企業的出口都很正規。”于成忠説,“原來就是一個很偏遠的小鎮,現在成為一個國際化的新興城市。一個五星酒店已經建好,三四星級酒店都有好幾家。我們老家河南農村的變化,根本無法和這裏相比。”

  這個城區建設面積僅有21平方公裏的百年口岸,一條亞歐路作為主幹道貫穿南北直通國門,眼下客商往來穿梭,商業樓盤正在旺售,遊客手提大包小包走出免稅商店,商家的貨物一車車地進出口岸。

  暢通國內外 榮耀中西亞

  千年國門,百年口岸。

  隨著“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的不斷推進,霍爾果斯已然成為我國實施向西開放戰略的重要支點城市,成為全國關注、世界矚目的口岸城市,也進入了發展的機遇期、黃金期和關鍵期。

  2014年,國務院批準霍爾果斯建市。隨著城市化進程全面提速,原本處于邊境前沿的霍爾果斯口岸加快國際金融港、物流港、航空港、信息港和旅遊谷的建設步伐,“大通關、大物流、大通道”的新格局逐步形成,霍爾果斯也日漸成為集區域加工制造、中轉、採購、金融貿易服務和旅遊休閒購物等功能為一體的國際貿易“自由港”和“無水港”,成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重要支點的排頭兵。

  作為霍爾果斯最主要特色的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如今品牌效應彰顯。這裏實行7天14小時通關工作制,免稅購物方興未艾,中免大廈、楓葉國際、中哈黃金城加快建設,業已成為全國最大的免稅購物區。

  據了解,目前,遊客在合作中心內,中方每人每日可享受限額8000元人民幣的購物,哈方1500歐元免稅額每人每天過境即買即免。這一政策與海南離島免稅店限額相比更為優惠。受這一商機吸引,一座免稅航母正在合作中心如火如荼地建設中。這就是投資5.5億元興建的中哈黃金城項目。新疆新蕾集團董事長顧勇介紹説,中哈黃金城項目佔地2.3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9萬平方米。屆時將引進全球知名免稅品採購商——德國海內曼公司進駐。與合作中心現有的中免、港免免稅店不同,中哈黃金城將在合作中心首創引進國際免稅商品O2O電商平臺,讓顧客足不出戶通過網購即可送貨到家。

  隨著去年7月合作中心內哈方區域首個投資項目金雕中央廣場的正式運行,霍爾果斯的“免稅購物”品牌更是優勢凸顯。金雕廣場運營負責人季鋼説,除了設有免稅店,金雕廣場還把中亞五國和其他國家的特色商品集中呈現在中國消費者面前。最受中國消費者追捧的是哈薩克斯坦的食品,特別是面、油、酸奶、蜂蜜、餅幹、巧克力等,“因為哈薩克斯坦的食品無污染,品質好,進入合作中心的遊客都會光臨金雕廣場,這裏的日銷售額可以達到50萬元以上。”

  霍爾果斯開發區黨工委常務副書記、管委會主任,市委書記王剛説,今年要大力推進免稅購物區建設,打響免稅購物旅遊品牌,提升全國最大免稅購物中心國際知名度。據他介紹,今年霍爾果斯將強化合作中心免稅店和免稅商品管理,實行準入制度和備案制,完善商品全過程追溯體係,提升商品的檔次和質量。同時力促中免商場、中哈黃金免稅城、甘肅楓葉國際三個大型免稅購物城營業。此外還要爭取開通免稅購物網上購物渠道,逐步形成規范化、專業化、品牌化、多樣化的免稅業態。

  雖然建市才不過兩年多,霍爾果斯已經成為中國向西開放的橋頭堡,伴隨著“一帶一路”項目的快速推進,人們看到這個城市的輻射力在快速擴散。與中國的其他口岸城市相比,這裏是中亞天然氣管道進入中國的首站,也是亞洲最大的天然氣集輸站場,被譽為西氣東輸二線、三線運行的“動力艙”。不久前,“好望角號”列車滿載玻璃、自行車、瓷瓦等貨物從霍爾果斯鐵路國際口岸站駛向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幹,拉開了中亞國際貨運班列的序幕,運輸時間比傳統海運節約一半。

  因為特殊的地理優勢,“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發展與霍爾果斯越來越密切。由于霍爾果斯向西半徑1000公裏的范圍剛好輻射到中亞人口最稠密的地區、又背靠中國內地大市場,霍爾果斯的經濟一直在大環境放緩的情況下逆勢上揚。當地官員透露,招商部門每天接待的客商都有十幾批。

  旅居意大利多年的黃小蕾決定在霍爾果斯市安家了,她覺得人在霍爾果斯,意大利並不遙遠。專門經營意大利名品的她為自己的貨物精心設計著海運、鐵運路線,因為“一帶一路”大通道的建設,無論海運還是鐵運到霍爾果斯都能為她的生意帶來不錯的價格優勢。

  作為新疆跨越式發展新的經濟增長點和我國向西開放的重要窗口,它從千年前古絲綢之路的輝煌中走來,歷經風霜,傳載榮耀,成為中國西部一顆璀璨的明珠。在又一個百年機遇來臨時,霍爾果斯又浴火重生,書寫著走向輝煌之路的富裕與騰飛的傳奇。

凡標注來源為“經濟參考報”或“經濟參考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産品,版權均屬經濟參考報社,未經經濟參考報社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播放。獲取授權
買買商城

房地産領域成消費投訴重災區

房地産領域成消費投訴重災區

2016年,隨著房地産市場的火爆,房屋中介、家裝建材、家具家電市場迎來了高速增長。在房屋熱銷的背後卻是住房類商品投訴量的急速增加。

·部分特色小鎮現“房地産化”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