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
新華報刊網
關閉
寶勝集團

人口過度集中加劇大城市“擁堵病”

人口過度集中加劇大城市“擁堵病”

“車多路堵、地鐵擁擠”仍然是人們的普遍感受,“海量人口”出行依然是一道亟待破解的世界性難題。

霍爾果斯:奔跑在“一帶一路”最前沿

霍爾果斯:奔跑在“一帶一路”最前沿

霍爾果斯,這個擁有悠久歷史的口岸,自古便是絲綢之路新北道上的重要驛站,連通著中國和中亞各國,是我國西北地區與世界對話的主要窗口。

住房信貸應實施差別化政策

實施差別化的住房信貸政策,合理把握信貸投放,既要滿足居民合理購房需求,又要防范風險、抑制泡沫。

工業互聯網呼喚最高級安全防護

宏觀審慎管理應松緊適度

向我們的文化傳統致敬

“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不忘本來才能開辟未來,善于繼承才能更好創新。

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價值內涵

引導好經濟全球化方向,需要“眾力”

中國華信

銀聯禁令能否抑制赴港購樓潮

銀聯禁令能否抑制赴港購樓潮

老切

後市如何,還要邊走邊看。但是如果人民幣貶值預期不改,內地客赴港置辦港元或美元資産的衝動勢必還在,光靠堵是挺難的。

什麼是真正的市場化破産重組

為了實現市場化的破産重組,我國當前的破産重組制度應該沿著為市場主體談判博弈提供服務的路徑改革。

  • 知名獨立財經撰稿人·曹中銘:目前的A股市場陷入高送轉怪圈。不僅上市公司方面熱衷于高送轉,投資者也大都希望上市公司能推出高送轉方案,以刺激股價上漲,並能在短期內實現暴利。然而,目前的高送轉已經産生諸多方面的問題。上市公司在回報投資者時,不應抱著“別有用心”的心態,除非是中小盤股與高成長性的上市公司,一般業績平平的上市公司,應盡量避免採取高送轉的方式“回報”投資者,而現金分紅則應成為整個市場回報投資者的主流。

  • 財經專欄作者·肖磊:中國缺少對做空機制和做空意義全面思考的改革者,從而缺少可以做空的産品和做空文化,市場也就缺少做空者。有句話説,看一個人的身價,主要看他的對手,而我的觀點是,中國資本市場今後能否取得根本性成功,並打造成“有容乃大”的國際性資本市場,主要看它如何對待做空者,以及能否“培養”出真正懂得如何做空的“對手”。

  •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上市難,退市更難。在我國A股市場,由于IPO排隊的時間成本太昂貴,再加上IPO行政批文的一文難求,以及IPO“堰塞湖”短期解決困難,因此,許多公司不願排長隊,它們更願意投機取巧、買殼上市,不管業績多麼差的公司的殼,它們都敢率領股民一起爭搶,從而形成了買殼上市與現行IPO體制之間的“博弈”,這是毫不掩飾的“制度套利”。

  • 特約作者·顧賓:亞投行作為21世紀新型多邊開發銀行,與傳統多邊開發銀行相比,面臨的形勢發生很大變化。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發達國家經濟普遍處于低谷,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國家成為全球經濟復蘇的引擎,亞投行成為對接包括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在內的各國發展戰略的機構平臺。借此形勢,亞投行應以亞洲為重心面向全球投資,投資地域擴大至發達國家。

  • 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目前看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重點要補四個短板:第一,在“四化同步”中補農業現代化的短板。核心是“讓農業強起來”。第二,在“城鄉一體化”中補農村社會發展的短板。核心是“讓農村美起來”,最主要的是支持農村環境綜合治理。第三,在“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中補農民收入增長的短板。核心是“讓農民富起來”。第四個短板,就是在新型城鎮化中補“1億農民工”的短板。核心是“讓農民工成為市民”。

  •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宏觀分析師·唐建偉:我國消費在GDP中佔比及貢獻率已經超過投資,消費減速的問題應該引起我們的關注。由于投資增速回升主要依賴基建投資,而基建投資則是政府和國企主導的,這種增長模式再度強化,其實不利于整個經濟體就業的增長(因為民企是就業的主力軍)和國民收入分配中勞動者報酬的增長,從而可能再次出現投資對消費的“擠出”效應。而一旦消費回落,整個工業企業利潤持續回暖的基礎就不復存在。

  • 國泰君安首席策略分析師·喬永遠:2017年中國宏觀經濟的企穩是本輪宏觀調控重要成果,需要呵護。為了達到控杠桿的目的,調控政策一方面應該致力于調整利率曲線的形態和市場預期。合理的調控應該使金融市場利率曲線上,短端利率上升幅度大于長端利率,讓曲線更加平坦化,縮小期限錯配的套利空間,達到金融去杠桿的目的。另一方面,應該加大金融市場曲線上的信用利差,以促使流動性向實體經濟有效傳導。

  • 交銀金研中心高級金融分析師·鄂永健:2017年,商業銀行將繼續抓好“一帶一路”、人民幣國際化、京津冀一體化、長江經濟帶等國家重大戰略推進實施中的業務機會,著力滿足重點領域投資項目的貸款需求,並密切配合“三去一降一補”的深入推進,加快退出産能過剩行業和支持企業轉型升級。未來不良生成形勢盡管有所企穩但不可掉以輕心,風險可控、收益穩定的領域仍是貸款投向的重點。

  • 知名財經評論人·莫開偉:應加大金融改革和金融服務力度,為實體經濟創造便利的融資通道,就是降低融資門檻,給有生存發展潛力的企業提供發行企業債券、上市融資等直接融資途徑,提高融資易得性;並大力改善銀行信貸服務方式,消除一切“轉貸”行為。

  • 融360聯合創始人CEO·葉大清:金融領域的供給側改革十分必要,放開金融牌照,用規則來管理而非身份限制,這樣內部構成競爭後,金融機構的利潤率降下來,這樣不僅可以促進金融機構內部去改革,還可以讓融資成本相應降低。以互聯網技術為代表的科技金融,也能從生産力上為這場變革帶來支持——高科技手段將取代傳統的風控體係,降低風險和成本的同時,提高資金安全性及效能。比如人臉識別可以直接解決面簽的問題,那樣就不用人工去審核,節省了人力成本。比如一些大數據採集、分析,可以幫助機構建立全新的風控體係,減少不良率,同時也降低了融資方的成本。

8診股神器
9華南城網 美團

宣城探路農房抵押貸款喚醒沉睡資本

安徽宣城宣州區探索農房抵押貸款20年,一度因銀行不良率過高導致探索停滯。去年底,宣州區被納入全國農房抵押貸款試點,讓這項基層探索重獲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