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為中心
砥礪奮進
關閉
寶勝集團

超前規劃,還是面子工程?

超前規劃,還是面子工程?

有交通部門和道路運輸企業負責人直言,高鐵配套汽車客運站規劃建設有“一味求大”、“講面子”的傾向,以至于“攤子鋪得過大”。

防城港:走向世界的“西南門戶”

防城港:走向世界的“西南門戶”

中國大陸海岸線的最西南端,坐落著北部灣畔唯一的全海景生態城市。防城港市,一座極具特色的海灣城市、邊關城市、港口城市,被譽為“西南門戶、邊陲明珠”。

以租賃破題多層次住房供應體係

從租賃破題,通過完善租賃市場來平抑和引導房價回歸理性,是穩定房價預期的一條有效途徑。因此,完善住房租賃市場乃是當務之急。

主動實施全面風險經營

由“資金中介”轉向“服務中介”

向我們的文化傳統致敬

“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不忘本來才能開辟未來,善于繼承才能更好創新。

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價值內涵

引導好經濟全球化方向,需要“眾力”

中國華信

華爾街對稅改熱情降溫

華爾街對稅改熱情降溫

高攀

稅制改革是特朗普政府經濟政策的重點,也是支撐過去幾個月美國股市上漲的重要動力。

雅百特不實披露案折射證券執法趨向

12日,中國證監會宣布對雅百特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調查、審理完畢,由于當事人主張申辯,已進入告知聽證程序。

  •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我國的巨額儲蓄是因為加入世貿組織、我國的人口紅利、農村到城市的人口流動三個因素綜合造成的。如何用好巨額的儲蓄?一方面,可以採用對外投資的方式。對外投資可以釋放我國的過剩産能,獲取先進技術。既能爭取更高的回報,也可以把貨幣輸到國外去。我國現在已經從凈資本流入國變成了凈資本輸出國,這説明中國國內基本完成工業化,因此可以把工業化輸出到別的國家去。另一方面,可以用時間換空間。首先,可以依靠經濟增長稀釋貨幣,但是我國經濟增長速度在放緩,靠高速經濟增長來稀釋貨幣作用有限。其次,可以通過更加有效的投資進而提高資産的收益率,以更多的實物資産來對衝貨幣增長。但這也是十分困難的,我國的投資回報率下降很快,在可以預見的未來,投資回報率還得下滑。發達國家的實際投資回報率在4%到5%之間,我國基本上也要回歸到這個水平。還有一個辦法是向未來轉嫁成本,也就是通過負債向未來的人們預借消費。

  • 上海證券研究所總經理助理兼首席分析師·胡月曉:“資金荒”的實質,是基礎貨幣成本的上漲,通過商業銀行的信用創造過程和同業市場的傳播,抬高了各層次流通貨幣的利率,使得各類資産的估值水平不同程度下移,加大了全市場的調整壓力,股、債、期多殺局面一再出現。如果央行能在合適時機採取適當的政策組合,降低基礎貨幣利率,那麼“資金荒”將有效緩解;同時貨幣偏緊下,風險利率上行仍將壓制資産泡沫。基礎貨幣利率降低通過引導市場一般利率水準的下行,將提升各類金融資産的內在估值,金融市場有望逐步回暖,政策重點關注的金融風險也將消弭。

  •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金融去杠桿得循序漸進。明斯基的金融不穩定理論告訴我們,在存在金融活動的經濟體中,不穩定是經濟運行的常態,而且這種不穩定恰恰是在經濟穩定時期醞釀而成的。政策制定者必須嚴密關注現實經濟活動的變化,特別是重大的制度性和方向性的轉變,唯有如此,才能有的放矢,提前防范係統性金融風險的爆發。針對當下緊鑼密鼓的政策布局,銀行業委外資金紛紛被贖回,金融去杠桿初見成效,但這同時造成流動性緊張局面愈加嚴峻,流動性風險逐漸凸顯。流動性管理思路重點還是“疏”字,而非“堵”。

  •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近期市場擔憂流動性衝擊影響實體經濟。從目前數據來看,流動性衝擊對實體經濟的拖累暫且有限。流動性變化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可以經由信用渠道、利率渠道、資産價格渠道發生作用。例如信用額度的緊張會影響投資活動的開展,融資成本的上升會降低投資項目的回報等。信用方面,盡管受到信用債發行萎縮、貸款額度管控、表外監管趨嚴等一係列因素影響,過去幾個月實體部門廣義融資的增長是大體穩定的,並沒有出現大幅下滑。特別是如果考慮到企業利潤的改觀,企業可用資金的增長還要更積極一些。此外,從期限上看,過去一段時間企業短期資金融入有所下滑,但中長期資金融入增長平穩。這些都有助于保障投資活動的開展。

  • 建設銀行資産管理部副總經理·童文濤:2017年銀行資管規模增長將放緩。一是被動收縮,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統計口徑,銀行資産管理業務尤其是中小銀行資管業務的增長速度將進一步放緩;監管環境日益趨嚴,銀監會出臺了係列文件規范銀行資管業務,以往“野蠻”增長的局面將會受到全面管控。二是主動收縮,今年以來,銀行資管業務産品端的價格不斷升高,負債端成本越來越高,但是資産端的收益還沒有上來,負債與資産之間的收益差不斷收窄,使銀行資管業務以往快速增長模式不可持續。

  •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財政研究室主任·楊志勇:收入分配問題仍然需要強調公共政策工具的作用。這裏的公共政策工具必須是多樣化的,是政府不同稅收政策和支出政策以及規制政策的綜合體。當前,最需強調的收入分配政策工具應該是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政策。個人所得稅在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上仍要發揮作用,但應充分考慮國際稅收競爭的影響。至于遺産稅,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都不具備開徵的條件。

  • 經濟學家·沈建光:在今年房地産與金融去杠桿的宏觀背景下,積極財政應該更為深入,應起到宏觀經濟穩定器的作用。包括用好財政存量資金,做好減稅降費工作,在加強監管的同時,確保在建項目實施等。伴隨著一攬子減稅降費新政落地,期待今年減稅降費能夠增至萬億元,緩解實體經濟運行壓力。同時,應加快稅制改革以及中央與地方政府事權與支出責任劃分改革的步伐,盡快完成房地産稅立法工作,讓積極財政能夠落到實處,防止短期內多重政策收緊造成無序去杠桿風險。

  • 海通宏觀分析師·姜超:自從政治局會議提出要統籌監管係統性金融機構、金融控股公司和重要金融基礎設施,避免監管空白,一行三會近期不斷加強監管協調。由于監管密集出臺,導致前期市場波動加大。隨著一行三會統一協調監管的加強,央行需要保持流動性平穩適度,這在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已經表述得較為明確,意味著目前市場流動性可能較長時間內處于區間震蕩格局,金融安全是央行政策的底線。

  • 華中師范大學減貧與發展研究院院長·陸漢文:扶貧對象瞄準偏離、扶貧項目“名實分離”,一直是扶貧開發面臨的深層挑戰。這種局面與扶貧對象基礎能力差、利用機會的競爭力不足有關,也與自上而下、自外而內開展扶貧開發面臨信息不對稱等約束條件有關。《“十三五”脫貧攻堅規劃》提出,健全貧困人口精準識別與動態調整機制、精準施策機制、駐村幫扶機制和貧困退出機制。這些措施抓住了現代信息技術為克服信息不對稱問題帶來的機遇,也抓住了通過正向激勵改變扶貧資源競爭行為這個關鍵節點。

  • 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院長·徐勇: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國高度重視扶貧工作,設立專門扶貧機構,大力開展扶貧開發,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成效舉世矚目。同時也應看到,一些貧困地區過度依賴外力,將扶貧看作是一項福利,理解為給錢給物,其貧困狀況雖然短期內得到改善,但很容易反彈。作為扶貧的主導力量,政府既要積極引導社會力量投入脫貧攻堅,又要大力激發貧困地區、貧困群眾脫貧的內生動力。

8診股神器
9華南城網 美團

宣城探路農房抵押貸款喚醒沉睡資本

安徽宣城宣州區探索農房抵押貸款20年,一度因銀行不良率過高導致探索停滯。去年底,宣州區被納入全國農房抵押貸款試點,讓這項基層探索重獲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