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正文

河北張石高速爆燃事故始末:兩名司機仍處于失聯狀態

2017年05月26日 14:47:57來源: 新華網-新京報

河北張石高速爆燃事故始末:兩名司機仍處于失聯狀態

5月24日,保定,浮圖峪5號隧道,工人在檢測隧道墻體。爆炸在隧道墻體留下大量破壞痕跡。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一車氯酸鈉帶走了至少13條人命。 5月23日6時20分,一聲巨響、刺眼的白光、渾濁的蘑菇雲,幾乎同時從張石高速的隧道內迸出。

車架碎片、煤塊倣佛從天上掉落,隧道口的煤車司機形容,“就像幾百人同時扔磚頭。”

約400米長的隧道內,9輛車18人,至少13人被爆炸吞噬。另外重傷3人,仍在醫院搶救,全身燒傷比例分別為42%、62%和95%。

還有兩人失聯,他們均為發生爆炸車輛的司機,其中一名司機陳福,女兒剛過百日,妻子發的微信,至今過了3天,仍未得到回復。

“開了十幾年大貨車”

馬芳(化名)多年習慣是,丈夫陳福出車期間,不打電話,免得他分神。

但這次,丈夫“失聯了”。

5月22日,陳福出車的第二天下午,她忍不住發了條微信。“告訴他,我帶女兒拍百天照,但她又哭又鬧沒拍成,打算下次再約。”

小女兒5月20日滿百天時,陳福特意回了趟家。第二天,他匆忙出發去拉貨,拍照的任務就留給妻子。下午,他發來微信,説吃了飯,準備開車了。

馬芳覺得,女兒的百天照是丈夫挂心的事,得説一下。誰知,等了兩天,一直沒收到回復。

陳福的駕駛技術好,大車小車都能開。馬芳説,開大貨車辛苦、危險,但一月上萬元的收入,是丈夫開車的動力。

此次跟他一起出車的,是老鄉楊凱。

開了十幾年大貨車,楊凱沒讓家裏人操過心。這個家族裏,男勞力多是大貨車司機,楊凱的父親也開了一輩子大貨車。“知道開貨車辛苦,本來給兒子計劃的道路是讀大學,但他天性愛玩,還是幹起了老行當。”他説。

兩人“搭班”已兩個月,和往常一樣,開著載有氯酸鈉的車輛,上路了。

車輛所屬的內蒙古弘鼎運輸有限公司相關人員説,車輛是公司車隊50輛貨車之一,執行危化品運輸任務。車上兩名司機均符合危化品運輸從業資質,此次運輸從內蒙古裝貨出發,計劃運往山東。到達爆炸地點時,行程已過半。

在這個工作人員看來,這不過是公司每月四五趟運輸任務中的一趟。“公司對危險品運輸要求嚴格,此前未發生過事故,兩名司機輪班,應該不會有疲勞駕駛的隱患。”

河北張石高速爆燃事故始末:兩名司機仍處于失聯狀態

5月24日,淶源縣醫院,受傷村民回憶事發經過。

非規定時間駛上高速路

23日6時,天透亮。家住保定的煤車司機張雷(化名),拐上張石高速,前往內蒙古拉貨。

20分鐘後,他駛到浮圖峪5號隧道附近。對面車道上排滿大貨車,通行緩慢。常年跑車的張雷知道,該車道多是內蒙古的貨車,交警常在路口疏導交通。

又堵車了。他拿起手機,想錄一段視頻發給朋友,此時,車已接近隧道口。

“剛放下手機,就看到對面一輛貨車著火了。”他説,由于自己所在車道沒車,就減速停靠在隧道口,又拿出手機準備拍攝。

瞬間,“嘭”的一聲巨響傳來,炸山一樣。只一閃,著火車輛就被一個白色火球包裹,蘑菇雲涌起、擴張。

張雷一下怔住了。他還沒回過神,車架和煤塊就都砸了下來,擋風玻璃被砸得稀巴爛。濃煙中,他看到爆炸車輛前,兩名男性跳下車往前跑。

現場視頻顯示,爆炸點另一側隧道口冒著白煙,路面上堆著鐵塊等雜物,不遠處一柱煙雲涌動。隧道附近,大貨車排起長龍,車輛挂體包裹嚴實。

救援人員形容,現場慘烈,一片狼藉。“爆炸的車後面連碎片都看不到了,附近路面上還能看到人的殘肢。”

24日,事發隧道仍能聞到刺鼻的燒焦味,隧道口墻體被燒黑,地面被一層煤渣覆蓋,隧道內壁上,隨處可見水泥脫落的痕跡。

保定市政府通報,事故共造成9部車輛受損,其中,載有氯酸鈉危化品的爆炸車輛正處隧道口,前後有5輛拉煤車,部分車輛事發時正處于隧道中。

根據通報,爆炸發生在6時20分。而按照規定,為規范行車秩序,預防裁運危險物品車輛交通事故的發生,2015年7月1日起,河北省高速公路19時至次日早7時,禁止載運危險物品車輛通行。19時前已駛入河北省高速公路的載運危險物品車輛,應選擇就近站口駛離。也就是説,事故車輛在非規定時間駛上高速路。

“不相信出這麼大事”

馬芳怎麼也沒想到,丈夫駕駛的貨車會出事。

25日淩晨,她和其他家屬從寧夏趕到淶源,未得到“確切消息”,需等待DNA比對結果。記者從事故處置組相關負責人處獲悉,目前兩名司機仍處于失聯狀態。

“他能出這麼大的事,我們不願意相信。”陳福的三哥稱,弟弟駕駛技術好,此前從未發生過事故。

他描述,陳福是家裏的小兒子,聰明勤快,家裏的活搶著幹,到哪都討人喜歡,也是讀書最好的。一米八的大個,讀高中時,因為體育好,還被選拔到市體育學校。畢業後,他一心想去當兵,但沒能成,才去開車。“先開大貨車,後來給石化公司開油罐車,還拿過單位的先進駕駛員的稱號。”

馬芳知道,開大貨車辛苦、危險,但從未跟爆炸聯想到一起。她只知道,去年底,丈夫換到現在的公司開大貨車,但並不清楚拉的是什麼。

楊凱的家人也不知道他拉運的是氯酸鈉,上網查了半天,才知道這東西有危險。

外出跑車,幾天跑一趟,他跟家裏聯繫不多。在父親看來,這個從小“愛玩”的長子,跟自己開了個“大玩笑”。

他念叨,老家不富裕,不少人都去開大貨車,因為收入高。楊凱有兩個讀書的孩子,他一人在外掙錢,自然也離不開這一行。“幹這個辛苦,但只要入了行,就得一直幹。十幾歲幹到老很正常。”

楊凱的弟弟説,這個月初,哥哥拉貨途經銀川,順道回了趟家,給兩個孩子帶了禮物,次日一早又匆匆趕回。“這是他最近一次回家。”

“燒得都認不出來了”

25日8時,保定市第五醫院重症監護室大門緊閉。王秀華直愣愣地盯著,嘴角顫動,淚水止不住。“唉,好好的人,怎麼燒成這樣?”一聲嘆息後,她轉過頭去抹眼淚。

她的兒子張平躺在病床上,病情危重。此次事故中,他全身燒傷面積達95%,“身上沒一塊好皮了”。

每當有醫生出來,王秀華就走上前詢問兒子情況。透過監護室紗窗上的小孔,隱約能看到張平。王秀華守在窗前,貼緊小孔往裏看。看一會兒,就蹲到地上歇一會兒,再起來看。

與張平一起“躺下的”,還有他的好友郭雷,燒傷42%,多處皮膚裂傷。

張平38歲,郭雷42歲。二人是吉林永吉縣人,均在滄州一家公司做貨車司機。

“要不是醫生説,我根本不知道,這就是我的侄子。”郭雷的叔叔郭春來搖搖頭説,侄子膚色偏黑,眼睛有神,鼻梁高挺,“現在被燒得都認不出來了。”

他介紹,侄子開了20多年貨車,常年在河北各地跑,農忙時便回家幫忙。“5月初,他回家幫著種地,待了20來天又回滄州,出事那天,是他回去後跑的第一個活。”

二人的朋友邵龍説,幾天前,他們還在一塊喝酒,“當時特別高興,都喝了不少。”沒想到,兩個兄弟全“躺下了”。沉默了一會,他使勁抽了口煙説,“幸好撿了一條命,以後還有機會喝酒。”

另一名重傷者張進來自山西,醫院出具的病情診斷顯示,其燒傷62%,呼吸道燒傷,病情危重。目前,醫生仍在全力救治。

24日,河北省發布緊急通知,要求開展道路交通安全大檢查,並對隧道安全設施進行全面的隱患排查,發現隱患立即整改。(文中失聯人員、傷者均為化名)(記者 李明 趙凱迪)

[作者:李明 趙凱迪 責任編輯:吳廣慶]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