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正文

六個故事,六種表情——記京津冀協同發展中的人們

2017年02月22日 08:17:45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2月21日電題:六個故事,六種表情——記京津冀協同發展中的人們

新華社記者劉元旭、張虹生、李鯤

早春二月,大地回暖。肇始于三年前那個春天的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令三個地方的人感受到了澎湃的脈動。

京津冀21.6萬平方公裏的熱土上,1億多百姓經歷了怎樣的變化?記者在基層採擷了六個故事,記錄六個人的表情,一窺三地人們生活工作情況。

高興:“1公裏的巨大差距終于縮小了!”

1公裏很近,蔡金蓮去位于鄰村的四姐蔡金榮家串門都是步行;1公裏很遠,蔡金蓮家鄉的生活水平30多年來始終遠遠落後于蔡金榮的村子。

蔡金蓮和蔡金榮出生在位于京津冀交界處的瀝水溝村,那裏屬于河北省承德市興隆縣陡子峪鄉。30多年前,蔡金蓮留在了本村,四姐蔡金榮則嫁到了隔壁的將軍關村,而那裏屬于平谷區,屬于北京。雖然兩姐妹家距離只有1公裏,但生活水平差距卻越拉越大。

蔡金榮住上了二層別墅,蔡金蓮家的平房略顯破舊;蔡金榮上世紀80年代就喝上了深井打的自來水,蔡金蓮卻一直喝著雨水和山泉水混存的水窖水;連接姐妹倆家的是一條南北向的公路,蔡金蓮村裏在外上學的孩子中流傳著一句話:“坐車不用看窗外,一顛簸就知道回河北了”。此外,因為路不通,蔡金蓮去同鄉的前幹澗村還要先繞道北京,再繞道天津,才能到達。

雖然工資收入、醫療、教育等方面還有很多差距,但2014年9月,記者第一次見到蔡金蓮時,她只説了三個希望協同發展迫切解決的“小願望”——喝上幹凈的水、打電話不用擔心長途和漫遊、交通更方便;2017年2月9日,記者第三次見到她時,她家門口的路馬上要重修了,深井水通過自來水管道入戶了,手機長途和漫遊費取消了,她的小願望基本實現了。

“三年來,這1公裏的巨大差距終于縮小了!”蔡金蓮説。而問到蔡金榮對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期待,她説:“我就希望我妹妹能過得更好一點。”

堅定:“30年前我們放下鋤頭拿起網,如今我們毀網賣魚再尋出路!”

有人收獲,就總有人付出。

承德市寬城滿族自治縣的白臺子村黨支部書記李健民,現在總喜歡站在潘家口水庫岸邊,靜靜望著遠處自己經營了十幾年、年前剛剛清理完畢的網箱養魚水面,一站就是半天。

“30多年前,這裏修了水庫,淹沒了村莊和農田,我們放下了鋤頭拿起網。今天,為了守住這一缸碧水,我們毀網賣魚再尋出路!”李健民説。

上世紀70年代末,引灤入津工程在李健民的家鄉修建水庫蓄水,淹沒寬城縣4個鄉鎮17個行政村,共移民23000余人,其中留在庫區後靠的移民萬余人,沒了地的農民們開始琢磨著在水庫養魚。

2001年,李健民加入了養魚行列。“那時真的很掙錢,一個7米乘7米的網箱,養魚一年能賣3000多元,純利2000多元!”談起網箱養魚收入,李健民難掩興奮,“一般每年純收入都在20多萬元。”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庫區百姓開始網箱養魚,腰包越來越鼓的同時,水庫也不堪重負,水底的飼料沉淀物達到數米,水質急劇惡化。

為保護潘家口水庫這一京津冀地區的重要水源,在落實協同發展戰略過程中,河北省自上而下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自去年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財力全面清理網箱養魚。拆除了網箱,對于李健民來説就等于砸掉了金飯碗。聊起此事,他話語中透露著不舍。

“但是,養魚的太多,魚死的也多,何況下遊人民還要喝水,網箱確實應該清!”李健民語氣堅定。在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中,為留住綠水青山而做出奉獻的漁民們,正在探索著轉型的道路,走向新的金山銀山。

驚訝:“真沒想到,傳統工業園實現了華麗轉身!”

轉型升級是發展的必由之路,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中,一個故事格外生動。若不是深入調研,記者難以想象,“天津京津電子商務産業園”竟是由地毯園轉型升級而來。

“真沒想到,傳統工業園實現了華麗轉身!”在天津武清區崔黃口鎮,天津京津電子商務産業園有限公司總經理楊東芳激動地説。

崔黃口鎮地處天津武清區東北部,毗鄰北京與河北,是聞名中外的地毯之鄉。2009年8月,天津市政府批準在此設立天津地毯産業園。然而,受經濟危機影響,低附加值、高環保成本的地毯産業逐漸走入夕陽,2011年底,地毯産業園年稅收僅為5000萬元。

“轉型升級從那時起已經成為園區的共識,但問題是,該怎麼轉。”楊東芳對那時的困惑記憶猶新。

2012年,大型電子商務企業開始全國布局,一些企業看重武清地處京津之間的區位優勢和空間優勢,地毯園也在那時敏銳把握時機,首次“觸電”,引入全國知名電商唯品會。

2014年3月,京津冀協同發展剛剛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不久後,園區正式更名,借重北京豐富的電商資源,園區發展駛入了快車道。目前,電商園已累計引進企業千余家,其中,電商及上下遊配套企業400余家,2016年實現三級稅收15.96億元。

同時,作為有著百年歷史的優勢産業,楊東芳認為園區轉型升級不能放棄地毯,于是,她們通過專業團隊幫助改造傳統企業,目前已完成26家地毯企業的“觸電”轉型孵化。

2016年10月,憑借“電商+地毯”雙重特色,崔黃口鎮入選住建部公布的第一批中國特色小鎮。“從地毯園到電商園,京津冀産業合作幫助我們實現華麗轉身!”楊東芳對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讚不絕口。

幸福:“節約10小時,多陪她一天!”

資源共享、人員互通,這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主要內容,然而,為協同提供便利條件的,交通一體化先行功不可沒。在天津與河北邯鄲之間,高鐵的貫通讓經常兩地往返生活的刁洪旗和他的2萬名同事感到十分便利。

1969年8月,為解決天津工業發展有鋼沒有鐵的問題,中央決定在河北省邯鄲市涉縣建設天津鐵廠(現為天津天鐵冶金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天鐵),成為坐落在河北省的天津“飛地”。

與天鐵同齡,1969年,刁洪旗出生了。後來他像父親一樣成為現在的2萬余名天鐵職工之一。如今,刁洪旗的妻子還在天津生活。

550公裏,天津到涉縣的距離,因為有刁洪旗一樣的“天鐵人”行走,在京津冀版圖上,兩地之間一直保持著密切聯係。

2016年以前,刁洪旗們去天津探親需要乘坐4482次火車,每日一對,早上8點36分從天津始發,晚上10點28分到達終點站涉縣,全程將近14個小時。2015年12月底,津保高鐵的貫通改變了這一局面。

“乘坐高鐵,從天津到邯鄲最快只用2小時9分鐘,之後從邯鄲到涉縣坐汽車需要1個半小時,全程最快只要3小時40分鐘。”刁洪旗感到很滿足,“單程節約10小時,往返就是20小時,我每次回家就能多陪家人住一天!”

享受:“我趕上了一個好時代!”

如果説“天鐵人”的經歷是半個世紀前開始的京津冀協同故事,那麼,像齊曉紅一樣的“清華人”正在經歷的便是新時期更高層次的協同故事。

自從2010年接受清華控股成員企業“清控科創”安排,從北京來到天津華明高新區擔任孵化器“科創慧谷(天津)園區”總經理,齊曉紅已迎來了京津雙城生活的第7個年頭,她的公司以“孵化+投資”的模式帶動著一批天津創新企業的發展。

其實,剛來到這裏時,齊曉紅並沒有特別的感覺,那時的她經常感嘆當時的天津在金融、科技、人才方面的聚集程度,都難以與北京相提並論。

轉機發生在2014年。這一年,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地區之間交流更加方便,彼此之間也多了理解和認同。

為了吸引優秀的企業入駐,華明高新區竭盡全力為這裏的企業提供各種服務--開通政府部門直線呼叫號碼,方便企業辦事;安排免費班車,直通機場和地鐵;健身房免費開放,還在建新球場;供應低價的農業園有機蔬菜;還將建立幼兒看護室,方便上班族照顧子女。

“我享受的是100多平方米的專家公寓,感覺這裏很有人情味兒!”齊曉紅感嘆,經過仔細摸索,她發現,天津的發展特色在于工業集中,産、學、研結合極其便利,“專家們在北京是科學家,在天津就是企業家”。

2014年,科創慧谷(天津)園區成功引進了清華大學高端裝備研究院進駐園區,為整個華明高新區發展高端裝備制造産業打下基礎,一係列高端制造産業正在靠攏。

“我趕上了一個好時代!協同發展會讓每個區域都變得更好,我們不能錯過這樣的好機會。”齊曉紅説。

滿意:“異地刷醫保,在燕郊養老!”

協同發展中,機制體制障礙的破除往往能帶來效果的放大,也更能增強百姓的獲得感。

“現在,這裏看病不僅有北京來的專家,報銷也不用往返北京折騰了,我可以安心在此養老了。”在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鎮燕達金色年華健康養護中心單人公寓,85歲的京籍老人戴百祺愜意地坐在沙發上,打開了話匣子。

耄耋之年的戴奶奶,退休前為北京一所職業學校的教師,唯一的女兒已移居新西蘭。為了找一個適合自己養老的地方,她在北京市內一連跑了近30家養老院,但不是住不進去,就是價格太高,最終她住進了距北京通州一河之隔的河北燕郊的一所養老院。

然而,與生活在燕郊的數以十萬計的“北京人”一樣,她對京冀醫保不聯通帶來的不便深感苦惱。

“異地醫保報銷開通之前,我如果選擇不回北京而在當地醫院看病,需要先開異地就醫證明,再自己墊付醫藥費,然後再回北京報銷,十分麻煩。”戴百祺説。

在老人的期盼中,這個問題在今年1月初終于成為“過去時”。與養老中心一墻之隔的大型綜合性醫院--燕達國際醫院與北京醫保係統順利聯通,北京參保人員持卡就醫可直接結算。此外,在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下,北京的優質醫療資源正不斷向這裏輻射。(參與採寫:高博、齊雷傑、王曉潔、孫琪)

[作者: 責任編輯:吳廣慶]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