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正文

對待“假課文”要有“真”態度

2017年03月21日 11:45:28來源: 新華網—新京報

從“真”的態度看,愛迪生救媽媽的故事,即便可以虛構,也應該做好注釋:本文內容未經證實。互聯網時代,孩子獲得“真”的權利優先于求“真”的思維。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最近,一篇《校長怒了!還有多少假課文在侮辱孩子的智商》的帖子在網上流行,再次引發了大家對語文課文的關注。説是“再次”,因為大家對語文課本的“挑刺”從來沒有停止過。就在三個月前,還有小朋友指出人教版教材關于宋代官帽的一幅配圖有誤。

平心而論,教材有“刺”與讀者“挑刺”,都屬正常。教材的地位非常特殊,其人物或言辭,流傳之廣,影響之深,可以説無出其右者。這一點,我們每個人,只要回憶下自己的成長歷程,相信都會感同身受。因為如此,教材當然得力爭盡美盡善。但是,“零誤差”的確也很困難。因為小到標點,大到故事,它不得不長期面對著全國人民的“挑剔”。

這其實完全可以成為一段佳話:語文教材在全體人民“火眼金睛”的錘煉之下,輸攻墨守,不斷改進,終于鑄就了毫無瑕疵的精品。這樣的受益者當然是我們的孩子。但這需要一個前提:攻守的雙方,都持著“一切為了孩子”的善意。

相對于匿名批評狀態的“網友”,教材的編者理應理性。因為無論“挑刺”者如何誇張或者作秀,他們畢竟提出了一個“真”的問題;而如前所言,教材有小的瑕疵,本也無可厚非。但若被批評者裹挾進情緒的泥潭,諱疾忌醫,反倒會成了問題。

目前專家的回應,大致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一、教材可以批評,但不要拿來炒作;二、有些修改可能“會牽扯到歷史深處的東西,……要由專業的機構、權威的專家經過反復的、嚴謹的考證”;三、有些修改是為了“適合教學的需要”;四、比如兒童文學作品,很多就是虛構的;五、小故事屬于文學作品,可以適當虛構。

爭論最激烈的《愛迪生救媽媽》一文,把電影中故事拿出來,而這個故事實際上並不符合歷史。分析上面的回應,前四點都回避了“愛迪生的故事”是否有問題的判斷,也回避了是否屬于“有些修改”的范圍,甚至多少有點“王顧左右而言他”,扯虎皮做大旗的味道——一個小小的愛迪生的故事,會牽扯到哪些歷史深處的東西,或者為了什麼樣教學的需要呢?正面回應問題的,只有第五條,但是,卻引出了一個“真”問題:語文教材中,類似愛迪生這樣的故事,可以虛構嗎?

説是個“真”問題,是因為這個問題在歷史上曾經發生過多次爭論。比如,在1963年《人民日報》與中國作協聯合舉辦的報告文學座談會上,就曾經達成如下看法:“(2)如寫出真姓真名,更要求完全真實,經得起考核;(3)寫真姓名就全部真,假就全部假,不要真假不分”。在半個世紀之後的今天,“真假”倒再次成了問題。退一步,語文教材中,這一問題也許並不能只由一兩位專家説了算,應該經過慎重討論,形成一個公之于眾的標準。

從“真”的態度看,愛迪生救媽媽的故事,即便可以虛構,也應該做好注釋:本文內容未經證實。互聯網時代,孩子獲得“真”的權利優先于求“真”的思維。(作者劉志權係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作者:劉志權 責任編輯:沈亞楠]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