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正文

誰在為學生假期“縮水”遮遮掩掩

2017年02月16日 16:36:45來源: 新華網—中國青年報

集體補課現象有著深厚的社會基礎,如果教育主管部門有錯必糾,讓違規補課的學校付出代價,學生與公眾不難理解其工作的難處。

寒暑假期總顯得美好又短暫,對遼寧省遼陽市一些中學的學生來説,今年寒假卻短得實在有些過分了。該市的中小學生本應享有33天的假期,但是,遼陽一中、遼陽二中、遼陽石油化纖高中等多所學校的學生發現,他們的假期被學校“壓縮”了將近一半,僅剩下不到20天時間。(澎湃新聞網2月15日)

溜走的假期都去哪兒了?答案不難猜——當然是補課。盡管教育主管單位三令五申,禁止在假期組織中小學生集體補課,但是,許多學校管理者仍然迷信補課。遼陽一中在寒假前就明確向學生傳達了假期補課安排,而遼陽二中、遼陽石油化纖高中等部分學校則提前了返校時間,一所學校的高三學生甚至在大年初七就要返校上課。

假期“縮水”當然令學生不滿,也違背了教育部門的明文規定。然而,當有學生向遼陽市教育局投訴的時候,教育局卻始終不願直面有學校組織集體補課的事實,一會兒表示“提前返校不是提前開學”,一會兒又説“對相關學校進行檢查之後,並無補課現象”。甚至在學校集體補課事實被媒體曝光之後,教育局還是閃爍其詞地表示:“學校各個社團都會組織豐富多彩的假期活動,培養學生興趣愛好……有的學生一聽到要去學校,可能就會‘理解偏差’,覺得去了就是上課。”

當事學生和公眾的期待十分簡單,就是希望教育主管部門承擔責任,誠實坦率地面對該市有學校違規組織集體補課的事實。集體補課現象有著深厚的社會基礎,如果教育主管部門有錯必糾,讓違規補課的學校付出代價,學生與公眾不難理解其工作的難處。但是,非但不對集體補課宣戰,反而想方設法為違規補課找借口,打掩護,實在令人失望。遼陽市教育局或許沒有故意縱容學校違規組織補課,但是,本能般地為補課找借口卻是不爭的事實。

類似情況不僅發生在遼陽一地,許多地方的學生都有過被迫補課、投訴無門的經歷。反對集體補課的觀念雖然早早就寫入了教育部的紅頭文件,卻遠遠沒能深入到所有教育工作者的內心。面對上級禁止補課的要求,有些地方的教育主管部門想的不是落實禁令,而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一邊應付上級檢查,一邊為學校的違規行為大開方便之門。

集體補課屢禁不止,是個典型的“囚徒困境”。學校的管理者並非不知道補課的不好,但是,如果自己的學校按照規定沒有補課,別人卻偷偷補了課,那本校學生自然就會在考試中吃虧。要打破這種“囚徒困境”,需要教育主管單位以強有力的態度,根除所有學校的集體補課現象,不留任何缺口。只要還有一個像遼陽市這樣縱容學校集體補課的地方存在,根除補課的目標就難以實現。(楊鑫宇)

[作者:楊鑫宇 責任編輯:沈亞楠]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