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正文

讀懂“網紅會診單” 背後的患者期待

2017年01月13日 17:12:41來源: 燕趙晚報

一張2016年12月13日的會診記錄單,因為字跡工整清晰,被網友稱為“病歷界的一股清流”。這張走火網絡的會診記錄單,是新疆中醫醫院呼吸一科醫生馬紅霞手寫的。馬紅霞1月11日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將病例寫工整是相互尊重,與人方便也是與己方便。(1月12日澎湃新聞網)

一張字跡工整清晰的會診記錄單走紅,看似意外,其實也不意外,一直以來,社會對醫療中的“天書病歷”司空見慣,詬病已久,正因為所謂的稀缺,才被視為“清流”,才會引人關注而走紅。

社會詬病“天書病歷”,熱棒工整會診單,歸根結底,醫用文書的書寫仍然是醫療行為關係的延伸。無論是病歷、處方、檢驗單,還是會診單,都是看病、檢查、治療的資訊載體,對于患者而言,看起來清晰不清晰,辨識方便不方便,實際上是滿足自身對就醫知情的重要組成部分,可能限于醫療知識壁壘,不一定都能看得懂,但這種訴求不可抑,是應有的權利。因此,要求醫生書寫工整,是對患者權利的保障。

但在醫院和醫生看來,病歷等醫用文書用以保障患者知情權的定位並不那麼清晰。比如,《病歷書寫基本規范》中,並沒有提及患者的知情保障。病歷的規范尚且如此,其他的醫用文書在實務中則被視為醫療各環節之間的資訊溝通方式,而將患者排除在外。比如,“網紅會診單”就是輔診醫生提供給主診醫生的治療方案或者建議,由此不難理解當紅醫生在採訪時表示:將病例寫工整是相互尊重,與人方便也是與己方便,這個尊重與方便是指醫生之間的,而非對患者的尊重。

醫用文書書寫潦草或工整,並不是簡單的態度或時間問題,其根本還是對患者的訴求和知情權有沒有尊重的問題。一張書寫工整的小小會診單贏得社會一片讚許,其背後的期望更需要行業與醫生讀懂。□木須蟲

[作者:木須蟲 責任編輯:沈亞楠]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