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走近唐山港引航員:迎來送往千帆過-新華網河北頻道-新華網
> 正文

新春走基層|走近唐山港引航員:迎來送往千帆過

2024-02-22 09:07:18來源:新華網

分享至手機

  初春的唐山港,海風卷起白色的浪花。在唐山港曹妃甸港區,靠泊碼頭的巨輪一字排開,貨物裝卸一刻不停,遠方錨地各國船舶首尾相接。

  一大早,唐山港引航站引航員賈煒接到引航指令,他快速穿上制服,背起裝有對講機、望遠鏡的工作包,從引航站到工作船基地碼頭乘坐拖輪,奔向十幾海裏外在錨地等待引航的利比裏亞籍10萬噸級貨輪。

  賈煒在拖輪上執行引航任務。(受訪者供圖)

  “一艘外輪就是一塊流動的國土,引航員登輪指揮作業是國家引航權的象徵。唐山港引航站有48名引航員,我們是外輪進港時第一個登輪作業的人員,同時也是最後一個送別外輪的工作人員。”賈煒説。

  經過一個半小時的航行,拖輪來到200多米長的貨輪面前。賈煒一邊觀察海況,一邊通過高頻對講機聯繫船長,協調貨輪調整船身隔絕風浪。拖輪調整航速與貨輪相對靜止,引航軟梯順舷而下。賈煒檢查軟梯準備登船,“登船是最危險的環節,幾乎每年都有引航員在登船時摔傷,我也曾在4米高的位置摔到拖輪的甲板上。”

  賈煒攀登引航軟梯。(受訪者供圖)

  登船後,賈煒要在有限的時間內熟悉船舶及船上人員情況,並根據港區環境、潮汐、潮流等因素制定引航方案,還需時刻關注海面燈浮、電子海圖、雷達、北鬥係統等,確保船舶處于安全水域。

  “Slow ahead(慢速前進)。”賈煒發出指令,貨輪緩緩駛入港池。“這條船吃水很深,需要在平潮時間點前後的指定時間段內安全駛入港區,過早或過晚都將給引航任務帶來意想不到的風險和不確定性。”賈煒説。

  靠近泊位,貨輪航行愈發緩慢,賈煒的指令也越來越密集,不斷調整拖輪牽引和頂托力度,讓貨輪船舷緩緩靠向護舷。“船舶停靠碼頭需要慎之又慎,航速要控制在0.1節以下,一旦發生船舶、碼頭損毀事故,會直接影響港口運營。”賈煒説。

  貨輪靠港,係固纜繩,賈煒緩步走下舷梯,此時距離他登上拖輪已過去五個半小時。賈煒説,引航大型貨輪一般要六七個小時,小型船舶要三四個小時,平均每天要工作十多個小時。

  海面船舶不斷。“往年年初可沒這麼多船,可見今年港口活力十足。”賈煒感慨地説,剛參加工作時,他在船上跟著師傅做學徒,唐山港規模小、碼頭少、航道短,2000年前後唐山港吞吐量才突破1000萬噸,引航的船舶不過五六萬噸級。現如今,唐山港擁有京唐港、曹妃甸港和豐南港三個港區、100多個碼頭,40萬噸級船舶往來穿梭。

  一艘貨輪靠泊在唐山港曹妃甸港區礦石碼頭。新華社記者 楊世堯 攝

  “去年唐山港吞吐量首次突破8億噸。從我們引航員的直觀感受來説雖然船舶數量沒有明顯增多,但船舶大型化非常明顯,對我們引航員的技術要求更高,責任也更重。”賈煒説。

  潮起潮落25年,賈煒從一名學徒成長為一名正高級引航員,迎來送往間,六七千條船平安抵達或啟航。2023年,他榮獲“全國十佳引航員”稱號。賈煒表示,唐山港用30年時間走完了世界上許多港口的百年發展之路,沒有國家經濟和港口建設的快速發展,就沒有引航站今天的成績。

  新的一年,賈煒希望能平平安安引進每一條船,安安全全送走每一條船。(記者劉桃熊)

[作者: 劉桃熊 楊世堯  責任編輯: 高麗 ]
    載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