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飛閱長江國社@湖北融媒體炫直播新華訪談手機網欄目中心創新業務品牌活動

一棵漢陽樹和一座城市的綠色夢想

2021年12月31日 15:56:46 |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武漢12月31日電 題:一棵漢陽樹和一座城市的綠色夢想

  連迅、趙夢琪、閆健招

  在位于武漢市漢陽區的武漢市五醫院住院樓背後有一個青瓦小院,一棵被命名為“漢陽樹”的古銀杏樹在這裏靜靜生長。專家考證,這棵樹至今已有542年的樹齡,是武漢市主城區最老的樹。

  漢陽樹高28米,胸徑1.5米,冠幅達21.8米,就像一把碩大的傘遮蔽著身下小院。歷經500多年的滄桑後,漢陽樹仍然枝繁葉茂,每年吸引大批遊人。

  秋冬季節,漢陽樹黃了,吸引眾多遊客參觀。新華網發 閆健招攝

  一棵漢陽樹,人們跨越時空守護

  秋冬季節,漢陽樹又黃了,黃橙橙的樹葉遮天蔽日,隨風搖曳,飄然落地。每天早上,守樹人鄭琴會都會撿拾落地的樹枝和果子,把小院收拾幹凈。但她不掃落葉,因為一地金黃的落葉看起來很漂亮,她希望來的人都能看到。

  “每年11月下旬到12月中上旬,漢陽樹最漂亮。陽光從樹葉中透過來,漢陽樹上像落滿了星星,閃著亮光。”鄭琴説,天氣晴朗時候,總有很多遊客來參觀。有武漢市民,也有武漢周邊的群眾,還有省外的人。孩子們在樹下歡快奔跑,撿葉子、撿果實,大人們有的在樹下舞蹈,有的仰望大樹沉思,院子裏一片熱鬧。經常有遊客主動索要鄭琴的聯繫方式,希望她來年在漢陽樹最美的時候能通知自己。

  據鄭琴介紹,她今年45歲,是接替家人來守樹的。原來,鄭琴的公公李正家曾是漢陽樹的守樹人,專門守護漢陽樹多年。在公公去世後,鄭琴的丈夫接著守護漢陽樹。平時鄭琴幫著丈夫守樹,和漢陽樹有很深的感情。由于丈夫身體不好,從2021年元旦開始,鄭琴接替丈夫,開始一個人守護漢陽樹。

  漢陽樹守樹人鄭琴寫守樹日志。新華網連迅攝

  鄭琴説,守樹人的職責除了維持小院整潔,還要照顧大樹的生長。“樹要定期澆水、施肥,風刮斷了樹枝超過5釐米的創口要擦藥,得像自家孩子一樣悉心守護。它已經活了500多年,不能在我手上出現問題。”

  遊客參觀時,鄭琴會給他們講述漢陽樹的歷史。據史料記載,約1481年前後,漢陽樹開始生長,此後一直籍籍無名。直到1874年前後,在漢陽顯正街上,有一家“春茂公米店”生意興隆。米店老板張行方為兒子張仁芬買下街對面的一座大宅子,漢陽樹就是宅子的一部分。此時,漢陽樹已經400余歲,張家特意為宅子取雅號“銀杏軒”,把漢陽樹當做自家生意興隆人丁興旺的“庇護神”。1985年,漢陽區園林局正式將這棵銀杏樹命名為“漢陽樹”,並辟出一處小院,安排專人看守至今。

  聽著鄭琴的講述,看著眼前這棵飽經歲月洗滌的樹,遊客們倣佛穿越時空隧道回到從前,許多感慨和疑問不禁油然而生:一顆種子變成參天大樹,要經歷多少風雨?顯正街曾是漢陽古城最熱鬧的地方,一棵樹在鬧市中存活數百年,需要多少人呵護?這樣一棵樹獨自生活500多年,會不會孤單?

  遊客在漢陽樹下合影留念。新華網連迅攝

  武漢市園林科學研究院高級工程師、武漢市古樹名木保護研究中心主任史紅文説,漢陽樹是漢陽區唯一超過500年樹齡的古樹。自然災害和城池變化,是影響百年古樹成材的重要外因。武漢歷經幾次洪水,由于漢陽樹地勢較高,得于幸免。明朝中期以後,漢陽城的城墻因為戰爭毀壞又重建,但漢陽樹再次安然無恙。能在中心城區成長為參天古樹,除了奇跡之外,或許是一代又一代武漢人跨越時空的接力守護,才讓漢陽樹存活數百年且旺盛成長。

  漢陽樹高28米,胸徑1.5米,冠幅達21.8米,就像一把碩大的傘遮蔽風雨。新華網發 閆健招攝

  一棵漢陽樹,承載悠悠故園情

  每年來看漢陽樹的人絡繹不絕。有人為了看風景,有人為了找記憶,有人為了尋根源。

  鄭琴説,經常來看漢陽樹的,有一位叫羅建華的老人。老人今年76歲,家住在漢陽國博附近。坐著緩緩而行的554路公交車,經過15站的距離,老人每月都要來看漢陽樹幾次。

  據羅建華介紹,他就出生在顯正街。小時候羅建華經常和小夥伴們在樹下玩耍。有時候他和四五個小夥伴牽著手圍抱漢陽樹,孩子們都感嘆漢陽樹的高大粗壯。羅建華回憶,小時候在漢陽樹下有4戶人家,大門常年開著,4家人總是特意把洗米水、洗菜水澆在土裏,滋養漢陽樹生長。

  參觀漢陽樹的遊客,都會感嘆漢陽樹的粗壯。新華網連迅攝

  後來羅建華家搬離了漢陽樹,他心裏一直牽挂著樹。幸好他和樹還在一個城市,有時間就會去看一看。從懵懂無知的少年,到如今蹣跚走路且戴著助聽器的老人,漢陽樹見證了羅建華的幾十年人生歷程。每次來看漢陽樹,他都會聞一聞漢陽樹的氣息,帶一片銀杏葉回家。

  鄭琴説,在眾多來客中,還有一位老人自稱是銀杏軒的後人,名字叫張昌萬,他在外省居住,幾乎每年都要回到漢陽看一看漢陽樹。張昌萬還把自己編寫的書《巍巍漢陽樹——記懷清齋主人張仁芬》,送給了當時的守樹人李正家。張昌萬説,雖然張家老宅已經不在了,但漢陽樹還在,站在漢陽樹下,他有一種落葉歸根的踏實感。

  一顆漢陽樹,讓無數人牽挂。新華網連迅攝

  一棵樹,為何讓這多人留戀?生態環境專家、湖北大學研究生院院長李兆華説,從遠古時代起,樹木和人類就息息相關。在遠古,樹木不但是人們躲避猛獸延續生存的重要棲身之所,也是人們衣食住行都離不開的生活資料,而樹木頑強的生命力,也契合了人們生生不息的追求和對大自然的敬畏。國人尤其愛樹,“壽比南山不老松”“落葉歸根”等佳句代代相傳,“房前屋後栽花種樹”更是人們對優美人居環境的不懈追求。

  一顆漢陽樹,勾起人們多少內心深處對親人、對故鄉、對先人的記憶,怎能不讓人魂牽夢繞?

  漢陽區建成的墨水湖綠道,讓城市一片生機盎然。新華網發 漢陽區委宣傳部供圖

  一棵漢陽樹,描繪城市綠色夢想

  一棵古樹,不僅承載著人們的記憶,也是一座城市的文化沉淀。史紅文説,古樹是活著的文物,和館藏文物不同,樹是會呼吸的生命體。他介紹,500年樹齡及以上是一級保護古樹,300年-500年樹齡是二級保護古樹,100年-300年樹齡是三級保護古樹。漢陽樹周邊還有幾棵古樹,如歸元寺的皂莢、西大街的司綿木、晴川閣的臭椿,樹齡都不及漢陽樹長。

  近年來,隨著人們生活水準的不斷提高,文化旅遊産業蓬勃興起。為了讓更多的人欣賞這些活著的文物,2020年,武漢正式啟動了“漢陽古樹”周邊的城市更新建設工作。近期出臺的漢陽古城歸元二期(建橋片)建設方案透露,500多歲的“漢陽樹”及周邊,將被打造成對公眾開放的城市公園,初步命名為“漢陽樹公園”。“我們將漢陽樹保護起來,並拓寬周邊,形成面積約5000平方米的開放性公園,比現在的面積大了10多倍。”項目建設方中海企業集團湖北區域公司設計總監鄭源説。

  漢陽區打造長江觀光旅遊帶,讓城市融入“綠色海洋”。新華網發 漢陽區委宣傳部供圖

  李兆華説,一顆漢陽樹的屹立不倒,承載的是人們對綠色環境、優美人居的夢想和孜孜以求。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這個夢想和追求在一點點實現。過去5年,漢陽區不斷改善生態環境,已新建各類公園18個。漢陽積極創建國家生態園林城市、國際濕地花城,空氣品質優良率、綠化覆蓋率位居中心城區前列。漢陽區提出高標準建設美麗城區,2022年將縱深推進生態治理,新建5個口袋公園,實現300米見綠、500米見園,讓漢陽更宜業宜居。

  在武漢,2021年全市補栽了2萬多棵大的行道樹,新建“口袋公園”100座,大大提升了市民的綠色獲得感。近5年,武漢市累計建成各類公園416個,新建綠道1007公里,建成區綠化覆蓋率42.07%、綠地率37.05%,每人平均公園綠地面積14.04平方米,較2016年底分別提高2.42%、2.87%、2.83平方米。武漢市計劃未來5年內新建城市綠地5000公頃、造林綠化10萬畝、新植樹1000萬株、新增花灌木200萬株,至2025年,建設80個濕地類型公園、50個小微濕地和百里長江生態廊道。

  武漢市建成的口袋公園讓市民出門就進入公園。新華網發 何小白攝

  如今,漢陽樹受到特級保護,長勢不錯。專家預測,如果保護得力,漢陽樹還可以再活500年。李兆華説,未來,隨著環保理念的更加深入人心和人們生活環境的不斷改善,會有越來越多的小樹長成大樹,大樹長成古樹。漢陽樹會融入城市的綠色之中,成為城市一抹艷麗的彩色畫幅。

  武漢市打造四季有花、花開不斷的城市美景,讓市民在城市置身花的海洋。新華網發 李永剛攝

一棵漢陽樹和一座城市的綠色夢想-新華網
漢陽樹高28米,胸徑1.5米,冠幅達21.8米,就像一把碩大的傘遮蔽著身下小院。歷經500多年的滄桑後,漢陽樹仍然枝繁葉茂,每年吸引大批遊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21128220499